土地拍卖“临门一脚”被紧急叫停 国民信托债权处置再次生变

时间:2018/05/16 08:57:03用益信托网

5月14日,国民信托一纸公告打破了投资者近两年的期望。


此前国民信托曾有四款产品深陷天津渤钢集团债务危机,三款仍然悬而未决。其中事关国民信托-天冶线缆经营受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天冶线缆信托计划”)的土地拍卖已然箭在弦上,临门一脚被紧急叫停,这是为何?


在拍卖公示期最后一日临近结束之时,国民信托突然接到天津市一中院的电话,告知暂缓三处不动产的拍卖程序。国民信托相关人士对信托百佬汇记者表示,“这一消息对我们和投资者如同晴天霹雳,收到通知第二天公司向法院致函申请立即重启拍卖流程,积极通过司法程序推动进展,但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回复。”


1.webp.jpg


上演“闪电式”叫停


据记者了解,在拍卖公示期最后一日临近结束之时,国民信托突然接到天津市一中院的电话,告知暂缓三处不动产的拍卖程序。


从天津市一中院接收到北辰区国土局的停止拍卖申请函,到该院向国民信托下发中止拍卖决定书,这一系列动作在一小时内完成。“闪电式”的叫停行为令投资者无法接受,情绪十分激动。


在这封叫停土地拍卖程序的函中,北辰区国土局表示,“近日,我们接到群众举报,天津冶金钢线钢缆集团有限公司未按照《国有企业改革中划拨土地使用权管理暂行规定》(简称“《暂行规定》”)的要求,在土地证到期前办理相关手续。为此,特要求贵院在我局核实相关情况,依法完善有关手续期间暂时停止拍卖程序。”


当前市场聚焦在两个关键问题,一是中止期限,二是土地使用权是否被收回。据记者了解,目前三块不动产的使用权依旧归于债权人,但法院并未告知明确的中止时间。


这项目发生了什么?


2016年8月,项目在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天津高院”)正式立案;


2016年8月26日,天津高院要求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天津市一中院”)审查和执行;


2016年11月,三处不动产被查封;


2018年4月4日,天津市一中院下发执行裁定书;


2018年4月10日,天津市一中院下发网拍时间告知书,确定于5月11日10:00开始;


2018年5月10日下午15:00左右,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北辰区国土资源分局(简称“北辰区国土局”)向市一中院递送《关于停止天津冶金钢线钢缆集团有限公司土地拍卖程序的函》;


2018年5月10日下午16:00时左右,市一中院下发执行决定书;


2018年5月10日下午17:00~20:30,国民信托一行抵达市一中院进行当面沟通;


2018年5月11日上午8:30左右,国民信托将有关重启拍卖事宜申请函递交至市一中院、天津市政府;

截至5月15日,国民信托尚未收到回复。


国民信托“三个不认同”


国民信托相关人士表示,接到法院的暂缓拍卖决定书之后,公司立即前往法院,强烈请求立即依法恢复对融资人天津冶金钢线钢缆集团名下房地产的拍卖程序。3小时沟通无果后,国民信托联系律师协助“上书”。第二天一早便向市一中院、天津市政府递交了一份七八页的重启拍卖申请书。


国民信托言之确凿地表示,北辰区国土局要求停止拍卖的理由不成立,理由有三:


一、《暂行规定》并不适用于正常存续的国有企业因债权债务纠纷经法院拍卖划拨土地及地上建筑物的情形,天津冶金钢线钢缆集团有限公司并没有进行国有企业改革。


二、《暂行规定》并未就划拨土地使用权到期后办理续期手续作出规定。


三、北辰区国土局递交的函件中仅涉及一处房地产,对另两处房产并未提出异议,但三处不动产拍卖却被全部叫停,在曾经查封、评估等环节中,也未曾未提出异议。


一位资深律师向信托百佬汇记者表示,“即使是土地证过期,土地使用权+地上建筑物还是被执行人的财产。土地证过期,即竞得者会因土地证过期而面临无法续期的可能。这一影响并未在拍卖公告中提及,完善拍卖公告后,应该继续拍卖。”


另一位信托从业者也向记者表示,土地证过期通常不会对拍卖产生影响,交易完成后,竞得者补办相应证件即可。


处置生变不止一次


实际上,这已不是国民信托渤钢系列产品第一次面临债权处置突然生变。


据记者了解,国民信托-天冶轧三经营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天冶轧三信托计划”)在处置过程中,也遭遇突发变故。


国民信托相关人士告诉记者,2016年8月该项目在天津市一中院立案,直至2018年2月6日债务人的厂房设备等才被查封。


在天冶轧三信托计划债务人收到查封通知后,国民信托不久也收到一份法院函件,告知天冶轧三所在地的静海区法院在一周前已经对其财产进行了打包查封,并且出现了超标查封的情况。9亿债权查封了32亿资产,导致天津市一中院无法查封。


2.webp.jpg


值得一提的是,国民信托渤钢系列产品中的“天津钢铁集团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天钢信托计划”)本金已完全兑付。


据悉,天钢信托计划于2017年10月在北京法院申请立案,去年12月以溢价近1亿元完成拍卖交易。但国民信托渤钢系列产品中有关天津钢铁集团的另一只产品——国民信托-“天钢国贸股权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天钢国贸信托计划”)此前在天津法院立案目前尚无进展。


放到大环境来讲,渤钢集团债务危机爆发,不止国民信托一家公司踩雷。据记者了解,2017年3月华融信托因相关信托计划在北京三中院立案,8月份成功拍卖了渤钢的办公楼。


对等待两年的投资者而言,国民信托渤钢系列3只产品仍然悬而未决,耐心与信心逐渐幻灭……

作者:王莹
来源:证 券 时 报

责任编辑:liuyou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