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信托机构两违约项目还本付息 打破刚兑成空文?

时间:2018/08/04 08:46:08 作者:陈齐乐 来源: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yuz


两项目逾期近一个月后,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江信托”)选择了先行兑付投资人的本金和利息。


2018年7月27日前后,多名第三方信托销售在各个互联网平台上发布消息,称已经违约多日的中江信托两个信托项目开始分配本息。据了解,这两个项目分别涉及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阳集团”)与上海中技桩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技桩业”)。此前,亿阳集团曾被爆出债务危机并召开债权人会议;中技桩业实控人则遭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


关于此次兑付资金的来源,业内有传闻称中江信托申请了信托业保障基金,并以此资金进行兑付。


《中国经营报》记者以投资人身份致电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进行求证,确认了上述传闻。


上海法询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资管研究部总经理周毅钦认为,信托业保障基金不是信托公司的“最终贷款人”;如果信托公司拿信托业保障基金的贷款资金用来刚兑,属于违规。


两违约项目兑付


“金鹤140号、金鹤152号项目圆满解决,所有投资者本息今天开始分配,请大家今明注意查收。感谢大家一路对我司的信任与支持,我们始终把投资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7月29日前后,多名第三方信托销售人员在包括百度贴吧、微信交流群在内的多个互联网平台上发布了上述消息。


  他们所说的“金鹤140号”与“金鹤152号”项目,全称是“中江国际·金鹤140号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与“中江国际·金鹤152号上海中技桩业股份有限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据中江信托方面披露的信息,金鹤140号一期成立于2016年6月22日,规模2.1872亿元;其中9492万元期限为18个月,12380万元期限为24个月;二期成立于2016年7月1日,规模1.341亿元。两期合计3.5282亿元。以此推断,该产品最晚还本付息日应为2018年7月1日。


金鹤152号两期产品成立时间与金鹤140号一样,均为2016年6月22日与7月1日。金鹤152号一期规模为3.817亿元;二期规模为2.183亿元,期限最长也是24个月,因此到期时间与金鹤140号为同一天。


2017年12月,融资方亿阳集团被媒体报道陷入债务危机;2018年1月,中技桩业实控人遭到证监会的调查。金鹤140号及金鹤152号产品的本息兑付由此成为相关投资人最关心的话题。


之后,业内有传闻称,中江信托已向“信保基金”提出申请,希望后者能为其兑付上述产品的本息。两款产品开始分配本息后,业内亦有传闻称资金来自“信保基金”。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曾致电金鹤140号项目经理,该负责人向记者确认了上述传闻的真实性。


启用信保基金?


所谓“信保基金”,是指由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管理(以下简称“信保基金公司”)的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该公司官网介绍,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由中国信托业协会联合13家经营稳健、实力雄厚的信托公司出资设立,主要任务是“按照市场化原则,预防、化解和处置信托业风险,促进信托业持续健康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为逾期违约信托产品提供兑付资金,并不在信保基金的“救助条件”内。信保基金公司官网披露的《信托业保障基金管理办法》显示,只有在五种情况下,信保基金公司可以使用保障基金:一是信托公司因资不抵债,在实施恢复与处置计划后,仍需重组的;二是信托公司依法进入破产程序,并进行重整的;三是信托公司因违法违规经营,被责令关闭、撤销的;四是信托公司因临时资金周转困难,需要提供短期流动性支持的;五是需要使用保障基金的其他情形。


对此,周毅钦表示,信托业保障基金不是信托公司的“最终贷款人”。信托公司因资不抵债、破产重整、临时资金周转困难等情况,信托业保障基金可以伸出援手。但这一行为绝不等同于“刚兑保障”。如果信托公司拿信托业保障基金的贷款资金用来刚兑,则属于违规。


事实上,自2017年以来,中江信托多个信托计划曾频频“踩雷”。该公司曾与安徽蓝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山东龙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对簿公堂。业内对于其申请信保基金以兑付投资人本息的传闻由来已久。


目前看来,上述说法或最早来源《证券时报》今年3月底的一篇报道。报道中提及,“中江国际·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金鹤189号”)融资方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因伪造应收账款,致使金鹤189号担保失效。


对于该产品的兑付问题,中江信托某高管向媒体表示,“已经向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申请了贷款”。随后,中江信托多个逾期或违约项目,均出现了信托公司已申请信保基金的传闻。


资金疑云


如果兑付资金不是来自于信保基金,是否是中江信托通过法律追索程序从融资方处取得的呢?针对上述情况,《中国经营报》记者曾致电中江信托并向该公司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本文刊发时,该公司并未作出回应。


而从中江信托方面披露的多个最新项目进展公告来看,通过法律追索程序取回本息的可能性并不大。


2018年6月21日,中江信托发布了关于《〈中江国际·金鹤140号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信息管理披露报告第(11)号》,该报告称,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已于2018年3月底向中江信托、亿阳集团送达了一审判决书。2018年4月,亿阳集团提起上诉,目前中江信托尚未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案件的通知。同时,2018年6月13日,中江信托亦曾赴亿阳集团就债务重整进行会谈,探讨“新亿阳集团重整”方案。值得一提的是,据媒体报道,除了中江信托、国泰元鑫、华融信托,国民信托也身涉亿阳集团债务问题,而目前尚未有相关产品兑付信息。


此外,中江信托还于2018年3月31日发布了《中江国际·金鹤152号上海中技桩业股份有限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事务管理报告》,该报告称,中江信托已向江西省人民法院对融资人提起诉讼,采取财产保全。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中江信托所称的江西高院一审判决书,事实上是法院对亿阳集团相关资产的查封,并不涉及到处置。这份名为《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其他民事裁定书》(2017赣财保5号)的文书显示,江西高院“查封、冻结或扣押了被申请人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邓伟人民币53624.458756万元的银行存款或相应价值财产”。


一直以来,信托业都有“刚性兑付”的不成文规定,甚至被投资人视作考察信托公司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指标。虽然资管新规明确表态将对刚性兑付的机构进行惩戒,但似乎依然不能阻止信托公司为自身商誉而“明知故犯”。部分信托公司因为近期频频踩雷,为长久经营计,或许只能选择低调刚兑。


对此,周毅钦表示,保刚兑和破刚兑的老问题,困扰了中国资管行业很多年。从宏观上而言,保刚兑是中国金融发展中的症结所在,不理清无法良性发展。但从微观上来说,各家机构为了自身的声誉风险和未来业务开展都不愿意成为众矢之的,砸锅卖铁都要保住刚兑。


“两者交织的矛盾核心在于,全社会和监管对于破刚兑的容忍度在哪里?刚刚7月20日颁布的一行两会最新文件,我们可以看到,就是在去杠杆、破刚兑的情形下,市场、机构、融资人、投资人的各种不适、各种声音都出来了,央行的细则最终再度释放非标,缓解市场的融资压力。刮骨疗伤,不痛如何根治彻底。打破刚兑是未来资管业务能否健康发展的核心指标,只有打破刚兑,大浪淘沙,让优秀的资管机构脱颖而出,让管理不善的资管机构退出市场,让其管理者心痛肉痛,让其从业人员敬畏市场,才能改善中国资管行业的大环境。”周毅钦说。


记者亦曾致电信保基金公司并向其发送采访提纲求证中江信托求助的真实性,但截至本文刊发时,该公司未作出回应。此外,亿阳集团、中技桩业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