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挖人潮渐起 4名新丁涌入 来者何人?

时间:2018/08/10 15:00:30 作者:屠城校尉 来源:屠城校尉 责任编辑:xiaoyx

充分竞争是好事。但2018年下半年,西安信托业却变得有点激烈了。


8月,西安金融棒棒糖获知,外贸信托、五矿信托、爱建信托已基本确定签约锦业路上的永利国际金融中心,民生信托也正积极选址,这就意味着4家从未在西安设点的域外信托公司,将在未来半年内集体开业。


来者何人?


在介绍这4家公司之前,我们先看看业内公司对“2018年上半年”信托收入进行的业内排名(摘取前15名)。 



很明显,来得这几家都是做得不错的。我们逐一扫描下。


1:民生信托:前身为1994年成立的中国旅游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2013年4月完成重新登记后,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著名的民营企业集团——中国泛海。


2:外贸信托:全名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由央企中化集团控股,成立于1987年,其西北业部区域总部设于太原。


3:五矿信托:央企五矿集团控股,2010年10月在原“庆泰信托”基础上完成司法重整变更设立。


4:爱建信托:全国首家民营非银行金融机构,其控制人为1993年即于上海上市的爱建集团(9.090, 0.00, 0.00%)股份有限公司(600643),兄弟公司还包括爱建证券。


从2018年上半年的统计来看,这4家基本超过了本土三家信托公司,都是业内较为强劲的竞争主体。


那么,从净利润角度看呢?



爱建信托(5.6亿元)恰好排到第15位,民生信托(8.8亿元)、五矿信托(7.9亿元)、外贸信托(7.5亿元)都位于其前。


除了数据,还有什么信息让大家直观有点印象呢?


一位业内很有声誉的专业记者说:“这样啊!外贸和五矿属于国企背景较为稳健,其中外贸以小微业务闻名业内,民生是民企背景,相对激进,成立不久,业绩进步很快,持续性待观察。”一句话,很清楚了。


为毛来西安?


回到主题之一,上述4家公司为什么来到西安?是西安市场的容量还很大吗?这要从“业务+财富”两端说起。


业务端:实际上就是融资方,看谁需要找到钱用。


在信托业强势崛起的初期,由于信托公司人员都比较少,项目也分布在全国各地,“随机性”就成为大概率事件,业务经理满天飞也成为常态。但随着信托公司对区域属性、行业属性的加深理解,尤其是许多区域型公司已具备深入本土的服务能力,这样就逼迫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在全国异地设点。


这一变化大约起于2010年前后,多家信托公司都逐渐形成了全国布局,咱们本土的长安信托、陕国投、西部信托也逐渐进入了上海、北京等发达区域。那么2018年明显是一个“经济下行+金融强监管”并向利空的阶段,为什么此时这些公司仍然要挺进西安呢?


西安金融棒棒糖的看法是,除贵州等“生猛”个例之外,陕西人还是比较“乖”的,在借助信托资金发展上,都相对保守,因此我们始终不见大的平台公司或国有企业陷入“信托资金的兑付危机”(当然西安东郊有一个小小案例,在预警之后好像也解决了),即使是民营企业也不见有类似新闻从西安传出。加之从宏观意义上讲,西北地区毕竟欠发达,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重点项目,受到政府支持的力度还在加大,例如本轮央行放水之后多条高速铁路会加快开工,这些都强化了外地信托公司进入的冲动。



财富端:就是找到高净值客户(个人)和机构,把他们的钱通过信托公司借/投出去。


这一点尽管并不用多加解释了,但从真实数据看,西安并不是一个“非常大的财富聚集区”,我们本土信托公司都去上海、北京、深圳找“有钱人”去了,市场空间还有多大呢?但作为新进入的信托公司,设立财富管理部门的成本其实并不高(理财师收入主要靠佣金),最差也是“交叉挖掘”。西安金融棒棒糖得到的信息是,在上述4家信托公司中,主要是业务部门落地,只有2家公司会同步设立财富部门。


读到此时,糖豆们可能非常想知道一个信息,除了这4家还有哪些外地公司早已进入了呢?西安信托市场的格局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说实话,校尉君知道的已有中信信托、中航信托、四川信托和新时代信托进入西安。如果问询市场发展阶段,我们的评价是:与西安在全国的经济地位差不多,竞争激烈程度在全国排中等。


如何挖到人?


官网悬挂肯定是最基础的动作,例如外贸信托早在年初就挂出如下信息:



五矿信托也一样,他们的信息是:



 实际上校尉君很清楚信托公司对人才的偏好特点,那就是“独立作战能力”,但这种人又恰恰是“老东家极力挽留或者重用的”,因此,这几家新来的信托公司都采取了“业务还没有动,猎头电话就打个不停”的挖人大招。


先看业务端:有公司开下面这个薪酬数,其实只是“部门骨干级员工”的待遇,西安业务端的负责人收入,肯定远超这个数,因为团队长承担着最重的压力(例如每年实现的利润要求普遍是5000万元起步)。此外在分佣环节,首先是“业务团队整体分佣”,年底算帐,具体怎么分基本由团队长决定。如果校尉君没有记错,业绩好的区域负责人,几百万收入是很普遍的。但正因为这个人数非常关键,其面试环节需要一直到公司总裁或董事长级别,年度会议也肯定是要出席的。



在财富端挖人则较为不同。财富端的“城市总”级别较高,也相对更重要。而大量的财富顾问则可能“流动性”强一些,其底薪一般在4000-5000左右,重点靠销售信托计划的业绩提成,压力更为直接。但随着浮动收益产品的增多,打破刚兑新规的落地,财富端的营销压力在未来还要加大,对销售人员的挑战,糖豆们可想而知。


由此可以预期,“业务团队负责人”和“财富城市总”是很难通过公开招聘选到的,除了同行、同事、校友推荐,更多的要依靠猎头团队。


28日上午,北京某猎头公司向西安金融棒棒糖讲述了他们在西安的情况:


“我们在当地储备了50名财富顾问的名单,电话几乎全打过了。但这些人此前在网上提交的资料都过于稀少,我们也是打过几轮电话之后,才能基本摸清他们的意向。”


“财富顾问选择跳槽最重要的是公司背景,因为不同背景的公司代表着不同的产品供给风格,这直接决定着产品好不好卖,其次才是提成政策,最后才是职务调整。”


“一毕业就加入信托公司的肯定不行,起码要在银行干过几年,这样委托我们的大信托公司才有兴趣”。


但遗憾的是,这家公司在西安的猎头工作并不顺利,“西安当地信托公司国有居多,基本很稳定,大家跳槽的意愿都不强”。至于业务端的负责人,“这个更难挖了,他们如果有意向,大多通过朋友、同学直接推荐了”。


(图:永利国际金融中心)


作为本土金融的观察者,我们必须回答这样一个问题:4位新丁真的会引发信托挖人潮吗?


这是一个略带夸张的说法,但也有一定依据。例如我们猜测每家机构至多就十几个人,加总不过超过60人,但信托业本身是一个人数少的行业,68家公司全部从业者不超过2万人,平均1家也就300来人(最大的平安信托也不到1000人),这就意味着60人的“转会规模”也确实能给西安信托市场带来一些震动。而且,我们预期,这个外埠公司赴陕潮,还会继续下去。 


挖人是财经市场上永恒的主题,西安金融棒棒糖一直认为:“人”是金融业的核心竞争力,根本不是金融牌照本身、资本金本身,甚至所有行业都一样,只不过金融业表现得更为突出一些。


面对这些新入局者,校尉君觉得:让人流动起来,这就是市场本身的魅力,好事一件。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