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影响下,证券投资信托增速下跌明显

时间:2018/09/10 17:46:46用益信托网

摘要:


2009年1月23日,银监会下发《信托公司证券投资信托业务操作指引》,证券投资信托业务开始成为信托公司参与二级市场的常规业务,和基础产业、工商企业、房地产以及金融机构一并成为资金信托的主要投资方向之一。证券投资类信托占资金信托比重于2015年四季度末达到最高,占比20.35%,成为仅次于工商企业信托的第二大配置领域,之后证券投资类信托占比开始回落,截至2018年二季度,证券投资类信托占资金信托比重降至12.94%。


纵观近几年证券投资信托产品的增速变化,其波动幅度远大于资金信托规模变化幅度,也大于其他四类投资领域信托产品的变化幅度。究其原因,主要是证券投资类信托既受银监体系本来的监管影响,还受到证监体系相关政策以及证券市场行情变化的影响。


当前,银监体系和证监体系加强对资管行业的行业规范或窗口指导,证券市场也呈现持续低迷行情,双重因素影响下,导致2018年前两个季度证券投资类信托规模增长幅度小于资金信托总规模增长幅度,环比跌幅较资金信托跌幅更大的情况出现。


一、证券投资信托发展概况


自2013年起整个证券投资信托市场规模呈现先增长后趋稳微降的态势,证券投资信托占资金信托比重从2013年底的10.35%增长至2015年底的20.35%的高位后,开始出现持续回落的态势。


2017年底,证券投资信托余额为3.1万亿元,相比2016年同比增加9.57%,但其增速在各大板块中屈居末尾,致使其配置比重再一次滑落至第四位,占资金信托比重降至14.15%,仅高于房地产信托10.42%的行业占比。


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证券投资信托存续余额为2.63万亿元,占资金信托比重降至12.94%,板块重要性持续减弱。


6.png


数据统计,2017年前三季度证券投资信托产品发行数量较为稳定,平均每季度发行714只,而2017年四季度发行数量达到1079只,远超过前三季度的平均值。而2018年前两季度证券投资信托发行数量大幅下降,其中第二季度发行数量未达去年同期发行数量的一半。


7.png


二、证券投资信托增长变化情况


2.1 与资金信托总规模变化比较


通过对2014年至2018年二季度证券投资信托和资金信托数据对比分析,可知,证券投资信托存续规模变动幅度大于资金信托存续规模的变动幅度。


此轮强监管下,从2017年起证券投资类信托和资金信托增速均处于下降的趋势,相较而言,证券投资类信托规模增长幅度小于资金信托规模增长幅度,环比跌幅大于资金信托跌幅。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证券投资信托存续余额为2.63万亿元,比2017年底减少4673.78万元,下降幅度达15.07%;环比下降11.97%,比上年同期下降6.4%。整个资金信托存续余额为20.36万亿元,比2017年底减少15515万元,下降7.08%,环比下降5.73%,比上年同期增长3.69%。


8.png


2.2 与其他投资领域资金信托变化幅度比较


按照中国信托业协会标准,资金信托按投向划分可分为基础产业、证券市场、房地产、金融机构、工商企业和其他六大类。2014年起证券投资类信托呈现爆发式增长,在其他投资领域资金信托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到2015年二季度末,证券投资信托强势同比增长114.23%,环比增长35.37%,带动全行业资金信托同比增长25.8%,环比增长10.1%。


2016年至2017年底,其他四类投资领域均呈现一定幅度上涨,带动资金信托平均每季度同比增长19.05%,平均环比增长5.14%。而同一期间内,中国证券市场弱势震荡,行情低迷,证券投资类信托平均同比增速仅为4.5%,平均环比增速为0.57%。


通过对各投资领域资金信托2014年至2018年二季度的存续规模变化情况对比分析,证券投资类信托同比变动区间幅度为-10.43%至114.23%,环比变动区间幅度为-11.97%至35.37%。而其他四类投资领域同比变动区间幅度为-5.08%至83.32%,总体环比变动区间幅度为-4.56%至18.24%。由此可知,证券投资类信托的变化幅度大于其他几类资金信托产品,如果仅考虑其中一种,其变动幅度相较于证券投资类信托将更狭窄。


9.png


三、政策市场双重影响


3.1 受政策监管影响


受银监体系监管


2009年1月23日,银监会下发《信托公司证券投资信托业务操作指引》,为信托公司开展证券投资信托业务,设立、发行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提供了方向和指引,证券投资信托业务开始成为信托公司参与二级市场的常规业务。


2016年3月,银监会向各银监局下发《进一步加强信托公司风险监管工作的意见》,其中明确,信托公司应合理控制结构化股票投资信托产品杠杆比例,优先受益人与劣后受益人投资资金配置比例原则上不超过1:1,最高不超过2:1,不得变相放大劣后级受益人的杠杆比例。银监会限制证券投资信托产品杠杆比例,结构化证券投资信托产品爆发式增长的态势得以遏制。


2017年3月银监会连续发布“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55号文”等文件,尤其是其中的“监管套利”、“不当创新”、“不当交易”等内容直接影响证券投资类信托。2018年4月27日,资管新规出台,限通道、去杠杆、去嵌套等监管要求接力制约信托公司证券投资业务发展。本轮监管下,信托公司纷纷主动暂停通道类结构化证券投资业务,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发行步骤趋缓。


受证监体系相关政策影响


2015年下半年,信托公司证券投资类信托规模出现断崖式下跌便主要与证监会连续下发的《关于加强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的通知》、《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等政策文件相关。


2015年6月12日,证监会下发通知,命令禁止证券公司为场外配资、伞形信托提供证券交易接口的行为。7月12日,证监会再次急发指导意见,要求证券公司对开立虚拟证券账户、借用他人证券账户、出借本人证券账户、代理客户买卖证券等行为进行清理。


自2015年清理整顿后,被监管层认为是2015年上半年A股“疯牛”行情催化剂的伞形信托业务停止增加,伞形结构证券投资信托产品的停止发行成为证券类信托规模急剧缩水的重要原因。


3.2 受证券市场行情影响


2014年底随股市上涨而上涨


证券市场行情对证券类信托影响最明显的就是起于2014年底的牛市行情。


2014年11月进入降息周期,股市一路上涨,2015年开始进入一波牛市行情。得益于“多方式运用,跨市场配置”的灵活经营机制,信托公司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