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基金"业界良心"兴全怎么了:密集踩雷 只求规模?

时间:2018/09/14 14:26:59用益信托网

摘要:不少基民表示,希望兴全基金能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而不是一味赚取管理费。


兴全基金乍一看似乎还不错。通过兴业证券的中报,其控股的子公司兴业全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兴全基金”)的业绩浮出水面。今年上半年,兴全基金的公募基金管理规模1954亿元,较年初增长22%;实现营业收入14.43亿元、净利润4.87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64.51%和96.37%。


但基民们却在呼吁,兴全基金不要只想着扩大规模收管理费。在收入和利益同涨的表象之下,兴全基金问题重重。首先是频繁踩雷暴跌股,曾经的公募基金佼佼者,今年大有变身业界“踩雷王”的态势。


相应基金单位净值也跌跌不休。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近半年来,兴全基金旗下仅有的2只股票型基金的跌幅都超过了10%;11只混合型基金更是全线飘绿,无一不亏。今年开年的“爆款网红”兴全合宜更在上市后的三个月内,净值就急速下跌。


曾经“投资者利益至上”的兴全基金,让很多基民们伤透了心。业绩不佳的背后是人才流失。2017年初,兴全基金曾经的领路人杨东离开;2018年,傅鹏博、吴圣涛等明星基金经理也相继辞职。大将出走,兴全基金一直处在“缺人”状态。投研力量捉襟见肘、年轻基金经理能力不足,直接导致了今年上半年的踩雷不断和基金市值下滑。


兴全基金要怎样重回“业界良心”的位置?


密集踩雷


8月28日,深交所的一则监管函将兴全基金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这份名为《关于对金龙机电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兴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监管函》中,深交所指出,此前,兴全基金将持有的金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发行的可交债(可交换私募债)进行换股,换股后,其持股金龙机电比例达到5.66%。不过,兴全基金并未按照相关规定报告,违规被动“举牌”。


而违规“举牌”的背后是兴全基金的又一次“踩雷”。在金龙机电这一只股票上,兴全基金2个月内就亏损两成。参照金龙机电的近两月的股价4-6元之间,以及换股价即成本价6.13元/股来看,兴全基金卖出损失预估在20%左右。


金龙机电发布的简式权益报告书披露的兴全基金旗下各资产管理计划显示:2018年6月,兴全基金以每股6.13元的价格换得金龙机电2132.59万股;同月,兴全基金通过集中竞价将392.51万股卖出,每股价格为5.37-5.66元;7月,兴全基金仍以每股6.13元的价格换取396.51万股,同月,以每股4.13-5.62元将2112.72万股卖出;8月,兴全基金又以每股4.27-4.30元的价格卖出23.87万股。


这不是兴全基金今年的第一次踩雷。此前的5月,黄河旋风子公司失控,股价持续大跌。Wind数据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兴业基金有两只产品重仓黄河旋风,兴全趋势投资混合LOF持股1957.83万股,兴全新视野混合也持股1545.53万股。


其中兴全趋势投资混合一季度为增持,兴全全新视野混合则为新进。截至9月10日,黄河旋风股价为每股3.46元,较一季度末的8.65元已经大跌近6成。照此估算,兴全两只基金的损失或超过1亿元。


7月中旬,兴全基金重仓股再度曝出黑天鹅事件。7月16日,领益智造公告逾11亿元的预付款可能无法收回,之后该股连续2日跌停,3天内市值蒸发超过70亿元。


Wind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兴全有机增长持有领益智造4692.7万股,占流通股比例3.62%。二季度末,兴全有机增长持有领益智造4185万股,持股数量比一季度减少近500万股。领益智造股价在二季度大幅向下,显然该基金当时属割肉出逃。


除了上述股票之外,今年以来兴全基金还接连踩雷了退市吉恩、白云机场、东江环保、中兴通讯等个股。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募基金经理表示,今年A股市场震荡频繁,行情操作难度大,“雷”的数量高于过往,但如此频繁踩雷,其机构内部的投研体系和能力也可能存在问题。


“明星”出走


兴全基金频繁踩雷背后,是投研核心加速流失。


7月12日,绩优基金经理吴圣涛宣布离职。吴2012年加入兴全基金,此前是兴全投研体系的骨干成员之一,曾任基金管理部副总监。他管理下的兴全商业模式优选混合LOF在其管理的5年又205天中,回报率为163.46%,在同类基金中排名前列。


“明星”基金经理的出走,吴圣涛并不是第一个。早在今年3月,兴全基金副总经理、明星基金经理傅鹏博辞职。傅2008年就加入了兴全基金,曾先后担任兴全基金管理部副总监、兴全社会责任兼绿色投资(LOF)基金经理以及研究部总监。他也是兴全基金的一块“金字招牌”。其管理的兴全社会责任混合业绩曾遥遥领先于市场平均水平,在208只偏股混合型基金中曾排名首位。在其担任基金经理的九年时间里,回报率高达427.222%,资产规模也从13.88亿元攀升至86.32亿元。


“傅鹏博参与建立了兴全的投研体系,对公司此前的业绩和口碑有着重要贡献。”前述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在上述人士眼中,此前兴全总经理杨东的辞任,导致公司失去主心骨,引发了后面的离职潮。杨东是兴全基金元老级人物,参与了公司的筹建。其曾在2007年6000点和2015年4000多点时向基民明确发出泡沫警示,号召赎回。被基民誉为“业界良心”。


2017年1月19日,杨东离开了掌舵13年的兴全基金,宣布“奔私”。此后,兴全基金的副总经理徐天舒、杜昌勇,董事长兰荣,明星基金经理陈扬帆、杨岳斌、钟明等相继离开。虽然兴全基金在给媒体的回复中表示,人员流动是正常现象,也不会带来什么太大影响。但是从基金产品的业绩来看,投研显然已经伤了元气。


以兴全社会责任混合为例,在傅离职后,董理接手的92天里,该基金的回报率一度亏损15.02%。此后老基金经理董承非出马,共同管理。目前该基金的回报率仍亏损近10%。投资者也会用脚投票。至2018年6月30日,该基金的规模已经下降到了62.43亿元,减少20多亿。


另一只基金的业绩也证明了这一点。兴全商业模式优选混合LOF在吴圣涛管理的5年多来,收益率一度超过89.00%,大幅跑赢沪深300指数。但是吴离职才两个月,该基金就跌去8.44%。7月初兴全商业模式混合LOF在2857只同类产品中排名前20,目前已经断崖式下跌至近2000名。


此前的兴全基金以人员稳定著称,离职率都不到行业平均水平的一半。兴全基金总经理庄园芳也曾经公开表示,探索并完善长效激励机制,应对人才竞争压力,留住核心人才,始终是兴业全球基金的工作重心之一。


作为有着20多年投资生涯的资管老将,庄园芳曾经主管兴业证券研究、机构销售、固定收益、自营等多项业务,有着丰富的投研经验。如今,市场动荡,人才流失,如何稳定军心,保住投研能力,安抚投资者,需要庄园芳及其高管团队费一番脑筋了。


只求规模?


兴全基金官网显示,公司目前发行公募基金27只,由15位基金经理管理。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查阅数据发现,兴全旗下基金经理的任职年限平均只有2年多,可以说多位年轻的基金经理没有经过牛熊市的历练,从业经验十分有限。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截至今年上半年,兴全基金的公募基金管理规模1954亿元,较年初增长22%。这也让外界质疑管理能力与规模严重不匹配。而兴全合宜的业绩仿佛也证实了这一点。


2018年伊始,兴全基金高调推出兴全合宜。兴全合宜是其2015年7月以来发行的第一只权益类基金,凭借着以往的口碑和业绩,受到市场高度关注。兴全合宜曾一日募资327亿之巨,被称为“巨无霸”。


截至今年6月30日,兴全合宜的规模为302.37亿元,已较募集首日少了20多亿。这只规模庞大的基金,并没有预期中的好业绩。兴全合宜的半年报显示,当期收益亏损1.78亿元,利润亏损16.1亿元。截至9月7日,兴全合宜的单位净值已经跌至0.87元左右,跌幅为12.90%。仅4月23日,兴全合宜混合在深交所上市的第一天,盘中便一度触及跌停,最终以7.52%的跌幅收盘。随后其重仓的中兴通讯、白云机场接连遭遇大跌。


公开资料显示,兴全合宜的基金经理为谢治宇,其从2013年至今管理的兴全合润分级混合的规模仅为50亿左右,曾经管理的兴全轻资产混合LOF的规模也在50亿左右。“300亿与50亿的管理显然不是一个量级。规模骤增,调仓换股都需要技术,意味着配置的压力剧增。”前述公募基金经理说。


而兴全合宜的发行,也让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兴全基金已经摒弃了以往稳健的风格。在杨东掌舵期间,兴业基金在新基金发行方面也是比较克制。杨东认为业绩重于规模。


在2015年的牛市,兴全基金仅成立三只新基金;在2016年新发基金产品破千只的情况下,兴全基金仅发了一只新产品。现任总经理庄园芳在上任伊始也曾表示,在产品管理方面“重质不重量”,既不追求发行新基金,也不急于上马新业务,谨慎评估、稳后求胜。


但是基金管理的规模连年暴增,引发市场对其经营风格的质疑。在本刊记者的采访中,不少基民纷纷表示,希望兴全基金能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而不是一味赚取管理费。


庄园芳此前公开表示,公司发展并不需要急于求成和全面开花,而是一直崇尚精耕细作的“工匠精神”,更经得起时间的磨砺,进而达成公司客户与股东的双赢。但是眼下的兴全基金,如何达成这种双赢?


作者:宋 怡 青
来源:财 经 国 家 周 刊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