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信托公司参与新能源投资路径及风险关注要点探究

时间:2018/11/30 18:01:57用益信托网

2016年起火电增速减缓,占比明显下降,从源头减少了新能源电力上网/外送的主要竞争;2017年优先发电有关管理文件征求意见中提出纳入规划的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适用优先发电范围,为新能源优先上网提供了政策支持;近年来相关设备购置费用、安装费用、建设费用均下降,光伏、风电投资成本稳中趋降;绿色电力配额考核和证书强制约束交易等都给新能源投资带来利好。


但是,为进一步规范新能源行业发展、缓解财政补贴压力、加速实现新能源平价上网,国家能源管理部门年内调整光伏和风电政策。光伏 531 新政调控力度空前,既限制行业规模,又下调补贴标准,对光伏产业链的影响深远;明年风电行业将试水竞争配置资源,这是风资源分配方式近 20 年来的重要变化,将引入市场竞争机制,目的也是加速风电平价上网,同时技术的进一步提高降低了新能源发电成本,减轻了对补贴的严重依赖,分布式光伏和海上风电即将迎来爆发拐点,新能源投资迎来利好。


信托参与新能源投资,一方面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金融资本支持,另一方面,助力信托转型,扩展业务收入,发挥产融结合优势。鉴于新能源项目普遍较长的投资回报期和信托资金期限较短,就信托而言可能参与新能源的方向、路径、风险关注点如下:


一、信托参与新能源投资方向


目前西北地区弃光、弃风严重,中东部地区为较为理想的项目发掘地。鉴于市场、规模、技术的原因,最主要的新能源投资主要为光伏和风电,光伏装机超预期及531新政影响继续发酵,而风电需求处于阶段性低谷,并且风电对补贴的依赖性较小具有较好现金流,海上风电发展空间广阔,风电资产一般规模较大,是信托资金较好的选择。


风电资产的现金流稳定,可在运行两年后将信托受益权资产证券化,预计可实现主动管理的预期收益率,并且可以深度参与实体经济,掌握一定的优质资产。风电全投资收益率为9-10%,若资产负债率为80%,债务资金成本若为7%左右,股权投资收益率一般可达到13%-20%。由于前期征地等有较大不确定性,信托公司参与的项目最好是可以直接开工的项目,风电建设期为一年左右,风电资产的寿命为20年。若每年发展4-5个优质项目,5年可拥有几十亿的发电优质资产,年平均现金流入可观。


二、信托参与新能源投资路径


鉴于新能源项目普遍较长的投资回报期和信托资金期限较短的问题,可考虑投贷联动参与新能源投资  :


(1)项目股权及债权部分所需资金,分别设立2个信托计划进行对接,其中股权信托资金成本约12%-14%,债权信托资金成本约8%-10%。建设期付息由债权计划来保障。


(2)建设期及运营期前5年,新能源项目由股权信托计划完全控制,主要保障措施为合资公司派驻董事和财务负责人,掌管公司所有印章,交易对手持有股权质押给信托计划,公司章程约定资金使用方式等,实现公司现金流的完全掌控,现金运用主要用于债权信托计划付息、发电经营成本、股权维持费、偿债基金、所得税等。期间,偿债基金进入专户管理,由信托负责资金的运作,在必要时,例如国家补贴资金不到位,不足以支付信托收益时,用于支付信托收益。


(3)5年后,由偿债基金支付股权信托本金,不足部分由资源方补足。债权信托通过滚动发行产品进行接续,从第6年开始,资源方控制项目公司后,项目公司股权100%质押、未来收费权质押、资产抵押给债权信托,从第6-10年等额偿还借款本金。资源方亦可通过银行进行项目贷款,替换债权信托资金。本金偿还完毕后,债权信托结束。


三、风险关注点


(1)项目判断能力


信托参与新能源项目,由于大多数直接开发新能源融资方无法提供股东担保、无法作为共同还款人,希望通过项目固定资产抵押、项目公司股权质押、收费权质押等方式实现融资,实质上是基于项目的融资。这就需要信托公司思维转变,由短期融资思维向投资思维倾斜。需要分析项目的收益性,分析项目的盈利测算的合理性和可实现性,重点关注各地的补贴政策、上网电价、标杆电价、限电和弃电政策,具有现金流分析,盈亏平衡分析,敏感性分析的能力,增强投资判断能力。需要关注的是风电和光伏行业电价中都有一定的补贴,补贴到位的时间差也需要计算来合理安排资金流。


(2)资金期限匹配问题


由于信托募集资金通常都有一定的投资期限(通常不超过3年),而新能源行业的投资周期可能有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短融资周期配长周期问题待解,为解决资金的流动性问题,在设计融资方案时可以进行结构化分层,安排流动性支持以增加流动性。通过结构化分层,对优先级份额设定较短期限,期限届满时投资者有权选择向流动性支持者转让份额实现退出;对于次级投资者则持有份额至产品到期,同时获得较高的超额收益。可以考虑股加债模式,合理安排现金流,在建设期,项目无现金流入时,可以考虑超额募集或由次级投资者补足资金的形式用于支付期间收益。


(3)项目退出安排


在开展项目时必须充分考虑相关的退出机制,例如在项目建设期可以由信托计划先期介入,待完成建设施工,项目开始运营后再由银行发放贷款,置换原信托计划的融资。对于采取信托+有限合伙基金的方式实现资金注入项目的,可以通过基金赎回、信托计划受益权转让、有限合伙份额转让等形式实现退出。


(4)增信措施


新能源项目审核的关键点转变为新能源项目的整体盈利性、项目运营主体的建设经营能力和财务状况,还款来源依赖于项目的现金流和相应的增信措施。在实际操作中,可以采用股权质押、项目应收账款收益权、项目公司资产、其他社会资本方保证等增信措施,降低投融资风险。


(5)工程总承包


融资方是否能控制和保障工程承包的质量,也是新能源投资中关键的风险点之一,合作框架中应充分考虑相关风险,协商好关于选择工程承包商和制定验收质量的标准等问题,优先选择具有强资信的建设商予以分包。




作者:尹璐
来源:用益信托网

责任编辑:lengq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