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业面临洗牌与重塑--2018年信托业务回顾及2019年展望

时间:2019/02/15 17:15:54用益信托网

一、2018年信托公司经营概况


根据银行间市场数据,2018年61家信托公司业绩普遍承压,收入有所下降,营业收入排名前10的信托公司合计实现收入395.14亿元,较2017年的410.9亿元减少15.76亿元,降幅为3.8%。中融信托和中信信托分别以营业收入58.74亿元和56.38亿元排前两位;收入30亿元以上的公司有7家,20亿元以上的公司有20家。对比2017年数据,安信信托、民生信托、上海信托跌出前十,兴业信托、外贸信托、五矿信托则成为新晋前十。


7.png


2018年净利润排名前10的信托公司合计实现净利润240.16亿元,同比下降3.78%,行业超六成信托公司出现业绩下滑。净利润排名前5的信托机构之中,平安信托净利润同比降低18.7%,重庆信托同比降低8.8%,华润信托同比降低2.83%;华融信托、中粮信托、新华信托降幅均超80%;中海信托、光大信托、云南信托则实现逆势增长,分别增长145%、102%、19%,行业进一步分化。


8.png


行业净资产收益率持续下滑,61家信托公司平均净资产收益率降至9.63%,较2017年的13.17%下滑幅度超26%。净资产收益率超过20%的仅有1家,超过15%的仅有7家,2017年同期这一数据分别对应9家、25家;排在前3位的为中海信托、万向信托和爱建信托,分别为25.21%、17.25%和17.18%。收入增速放慢或是2018年净资产收益率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


9.png


二、2018年信托业务发展回顾


1、资管新规及信托细则落地,信托公司受托责任指引发布


资管新规及实施细则均在2018年落地,2018年以来,监管部门持续加强对通道业务的监管,推动金融去杠杆,信托通道业务规模明显减少。资管新规为我国资产管理行业树立了统一的监管标准,使得过去推动信托公司爆发式增长的“通道业务+融资业务”模式丧失了发展空间。信托业务规模从2018年初的26万亿降为三季度末的23.14万亿,年内规模降低幅度达10%,主要原因是通道业务规模的下降。另外对打破刚性兑付、限制层层嵌套和资金池等多个方面的规范也都影响了信托规模的发展趋势。2018年信托公司受托责任尽职指引发布,对信托公司的尽职调查、投资者适当性等问题均作出了规定,进一步完善了行业基础设施建设。


10.png


2、慈善信托规模迅速增长,扶贫成为重要发力点之一


根据慈善中国网站公开数据显示,慈善信托从2016年萌芽时的1.99亿元发展到2019年1月的19.27 亿元,年平均增速达300%,发展迅速。其中信托公司担任受托人的有124单,占84.35%,信托公司和慈善组织担任共同受托人的15单,慈善组织独立担任受托人的有8单,受托人继续以信托公司为主,但越来越多的受托人加入到慈善信托中。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以扶贫济困为目的的慈善信托单数有明显的增长,占比近30%,慈善信托成为金融扶贫的重要工具。2018年万向信托的鲁冠球三农扶志慈善信托总规模达6亿元,是目前金额最大的慈善信托。慈善资金是国外信托公司的核心资金来源之一,未来随着慈善制度的不断完善我国慈善资金规模将具有巨大的增长潜力。


3、家族信托多点开花


家族信托的发展也是2018年信托业务的一大看点。2018年7月,信托细则发布,首次对家族信托的定义、目的、内容、委托人、受益人和财产规模等关键要素作出了明确规范,强调家族信托是定制化的金融服务。参与家族信托的机构数量由2013年的六家增加到2018年的三十多家,家族信托资产管理规模从2013年的十几亿到2018年的数百亿规模。其中平安信托、中信信托、建信信托等家族信托规模已经过百亿,已有布局的公司继续推出和升级家族信托品牌。中诚信托推出赤诚传家、挚诚世家及悦诚颂家三大系列家族信托,为客户提供量身定制的财富管理方案。未来,我国家族信托在配套的法律、税收制度建设、专业人才团队和标准化服务方面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4、资产证券化和消费信托业务爆发


资产证券化业务是不受资管新规约束的、受鼓励的业务类型,资产证券化将通过盘活资产在经济金融结构调整过程中发挥巨大作用。2018年不少信托公司瞄准服务实体经济谋求转型,把资产证券化业务作为重要发力点,根据wind数据,2018年16家信托公司共发行156只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金额达9323.35亿,比2017年增长56.11%。


2018年同样爆发的业务还有消费金融,消费金融充分利用了信托公司既可以融资又可以放贷的牌照优势,通过助贷机构扩展客户群体,是多家信托公司发力的重点业务。通过消费金融,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认识到金融科技的重要性,云南信托提出“让科技使金融更简单”,外贸信托提出“打造有“科技范儿”的信托公司”,上海信托提出“科技嬴领,转型再出发”,各家信托加快金融科技布局。


三、2019年信托业务展望


1、严监管将继续,信托规模将进一步下降


2018年,受到严监管、去通道等因素影响,信托资产规模增速出现了近十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降幅达10%。虽然信托细则比预期的有所放松,但是仍难以扭转严监管的大趋势,可以预见2019年信托资产管理规模还会延续2018年下降趋势,信托通道业务规模将进一步缩小,“去通道”、“去杠杆”效果将进一步显现出来。随着前两年信托项目到期的大规模清算及新增规模的减少,2019年预计降幅会较2018年有所扩大。


2、面临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挑战


2018年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横空出世,堪称“万能牌照”,投资几无禁地。未来,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落地将深刻影响我国资管行业,大信托业的经营将更多元化。理财子公司使信托公司的“牌照红利”减弱,信托公司的资产管理业务面临更激烈的竞争。就购买渠道、投资门槛和投资的便利程度而言,银行理财子有绝对的竞争优势,就资产端而言,信托在获取优质非标资源和通道业务方面都将受到严重影响,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单一资金信托规模将面临大幅度下降。但信托在信托制度、非标投资管理经验和放贷资质方面仍具有优势,短期内不会对信托业造成巨大冲击。


3、本源业务将继续发展壮大


信托的本源就是受托服务,根据客户的具体需求,进行投资组合的配置,从信托起源以及英美发达国家的实践看,以服务客户为导向的信托将成为主流。在我国实践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通常是先确定信托投资项目后,再向合格投资者发行信托产品,未来新型的服务信托很可能是基于电子账户的发展和场景化金融的扩展,是电子版、低门槛的家族信托,更加有效地服务客户、服务实体、服务同业,降低服务的资金门槛。


慈善信托和家族信托是业内公认的本源业务,是信托业转型的重要阵地,是获得长期低成本资金的关键,也是信托业务部门的“自有资金”,扩宽了信托公司的业务方向。若是能上规模,将建立全新的资产配置业务模式,并且形成良性互动,为进一步对接高净值人士的理财、传承、保险和慈善创造信任基础、合作条件和合作流程。


4、财富管理将继续成为发展重点


相较于银行、证券公司有自己的网点,产品营销能力一直是信托公司的短板,销售能力不足影响了信托产品的募集速度,以前资金来源大多是同业资金,许多信托公司并未建立自己的营销渠道,2017年后半年,在严监管态势下,同业资金来源骤减,在市场和监管环境发展改变后,就非常被动。2018年多家信托公司都将财富中心建设作为转型的目标。未来,随着信托回归本源业务步伐的加快,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长和居民财富的累积,以家族信托为代表的财富管理类信托业务发展空间巨大,将会为信托行业带来稳定的利润增长点,并持续注入转型发展的创新动力。


5、转型的配套发展需要跟上


信托业的很多创新业务没有大规模发展起来,究其原因,多是受信托公司自身体制、思维的局限,需要自上而下,从战略高度做出转变,也需要前后台一起努力,需要共识、坚持和投入。一流的服务应对应一流的流程,业务流程应跟得上行业和公司的发展的需要,对于新的业务,风控标准和业务流程要持续进行优化,专业能力、专业的团队和专业流程须持续深化发展。须转变原来作为持牌金融机构的卖方心态,站在服务客户的角度,梳理流程、改进标准,把服务客户的流程优化、智能化,将是打破原来信托生态、融入新的信托生态的重要基础支撑。


6、信托科技是重要风口


金融机构大多提供同质化的服务,金融业竞争必定是金融服务的竞争,谁的服务好、产品丰富、申赎方便,谁就在下一轮竞争中就抢占先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金融服务都集成在手机APP上,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建立基于电子信托账户的综合金融服务,是信托业转型的重要利器,也是消费金融、现金管理等业务开展的基础条件。


信托科技可以全面提高和改善原有信托业的服务效率与管理能力,现在银行业的电子化系统的发展就是未来信托业的发展方向,这是符合发展趋势和历史潮流的。信托科技着眼点有两个方向,一是围绕居民个人的财富管理服务,包括慈善、税收筹划、保险、理财等综合服务。二是服务产业的科技信托,打造实业投行,建立产业链金融生态圈,提升产业资产管理能力、资产获取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


作者:尹璐
来源:用益研究

责任编辑:lengq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