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行量与收益率齐升!基建信托机遇已来

时间:2019/03/15 09:54:05用益信托网

基建信托的回暖态势已经非常明确。


来自中国信托业协会的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4季度末的资金信托余额为2.76万亿元,占比稳定在14.40%~14.64%之间。从投向基础产业的新增资金信托数来看,4季度新增规模为1162.01亿元,环比3季度新增信托的876.66亿元增长32.55%。


根据用益信托网不完全统计,2018年9月,基础设施信托项目新发行225个,规模总计263.38亿元; 12月,基础设施信托项目新发行数量增长至492个,总规模增至563.92亿元;2019年1月,信托项目数量总量增至503个,发行规模达到533.16亿元。


复旦大学信托研究中心主任殷醒民表示,扩大基础设施领域投资的政策效应开始显现。从保持经济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大局来看,要增加有利于经济稳定增长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有远见的信托公司需要提前作好准备,为2019年的更多基础设施项目落地开出一个好局。“可以预期,政信合作的方式正变得更加规范,信托公司既要克服‘等一等’的观望情绪,又要谨慎选择具有较强财政收入能力的区域进行合作。惟有在别人之前跨出坚实的步子,下好先手棋,才能抢抓新的业务机遇。”


发行量与收益率齐升


2018年,受地方政府举债融资监管政策持续收紧以及市场资金面紧张等因素影响,政信类项目频频爆雷,曾经颇受信托公司青睐的基础设施信托也迎来了史上最严峻的考验。


一时之间,信托公司对于这项业务态度徒然谨慎,部分公司甚至在内部下达退出基础设施信托的指令。

555.png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1季度~3季度,基础设施信托总规模从3.11万亿回落至2.85万亿。不过,4季度开始,基础设施信托出现回暖迹象,不仅投放速度上升,收益率也出现上扬。


根据用益信托网不完全统计,2018年9月,基础设施信托项目新发行225个,规模总计263.38亿元,平均年化收益率8.54%。12月,基础设施信托项目新发行数量增长到492个,总规模增至563.92亿元,平均年化收益率提升到8.79%。2019年1月,信托项目数量继续增加,总量达到503个,发行规模达到533.16亿元,预期收益率持续增至8.82%。


殷醒民认为,2018年投向基础产业的资金信托规模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上半年信政合作政策调整的影响。下半年的政策倾向有所转变,2018年7月31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特别指出: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由于政策效应有时滞性,一方面是2018年4季度还是延续了前2个季度的减少特征,基础产业新增信托占比从3季度末的9.91%下降到4季度末的6.54%;另一方面从新增信托数来看,4季度新增规模为1162.01亿元,环比3季度新增信托的876.66亿元增长32.55%,扩大基础设施领域投资的政策效应开始显现。


三大原因奠定业务空间


百瑞信托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研究员谷晓明认为,在政府债务和平台违约风险得到逐渐释放的基础上,2019年基础设施信托将迎来新机遇。


第一,我国基础设施缺口较大。受城镇化率不断提高的影响,为了满足经济发展与人口流动的需求,城镇公共设施的供给压力依旧较大。同时,随着2019年中央1号文件《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的颁布,“扎实推进乡村建设,加快补齐农村人居环境和公共服务短板”的要求随之提出,说明乡村基础设施缺口亟待补齐,未来存在大量基建投资需求;


第二,业务模式创新给传统基础设施信托带来新的活力。近年来,信托公司不断探索新的展业模式,积极发展PPP、“股+债”及产业投资基金等方式,不仅掌握项目的主动权,还能促进信托参与基建项目的多元化发展。虽然政策积极鼓励信托发展新的业务方式,但是目前为止占主流的仍旧是贷款模式,主要原因在于创新模式发展环境的不成熟、与信托传统展业方式的不匹配以及信托主动管理能力的不足等。但是,我们应当看到的是,创新业务发展的外在环境已经逐渐发生了变化,基础设施信托也应该及时捕捉到新的发展机会。例如: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盘活存量资产。


2019年2月26日,京沪高铁正式启动IPO上市工作,为基础设施资产证券化探索出新的路径,在化解铁总、地方政府等债务风险以及为社会资本提供多种可供选择的退出路径等方面有重要意义。基础设施投资普遍具有资金投入量大、回收期长等特点,对企业资本金的占用时间长。实施资产证券化可以有效降低融资成本,扩大基础设施资金来源。早在2017年,国务院批转发改委《关于2017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就提出要“开展基础设施资产证券化试点”。根据光华管理学院课题组的数据显示:中国存量基础设施规模超过100万亿,若仅1%进行证券化便可撑起一个万亿规模的基础设施市场。从美国的经验看,基础资产较严格的准入条件设置是资产证券化成功发展的重要环节,即多选择现金流稳定增长的优质存量基础设施。综合资产付费模式、收益率、市场风险及规模等因素来看,高铁、物流、收费公路、燃气、供电、供水、机场、港口码头等都是适合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设施。京沪高铁IPO是我国基础实施资产证券化的标志性事件,尤其在基础资产的估值、规则等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为后续我国基础设施资产证券化市场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经验;


第三,  政策持续利好。基建是经济发展的先行条件,2019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提出了大湾区的五大战略定位。为了实现互联互通新格局,跨境基建必不可少,譬如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信息基础设施、能源安全保障体系以及水资源安全等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将对大湾区经济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撑。另外,为了促进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除了基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而加大力度补基建1.0的短板外,也需要着眼全球产业与技术竞争而着力推进基建2.0或新基建。进入2019年以来,以5G、特高压、充电桩和轨道交通为代表的新基建板块已经在资本市场上得到追捧。从政策层面上,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在稳投资的政策选项中除了继续覆盖传统的能源、交通等基建,对新基建也尤为重视。部分省份将加快推进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建设与5G商用步伐作为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这也必然要求新基建的超前发展。


2019年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发布,提出“2019年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2.15万亿元,为重点项目建设提供资金支持,也为更好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创造条件”、“加大城际交通、物流、市政……等基础设施投资力度,加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创新项目融资方式,适当降低基础设施等项目资本金比例,用好开发性金融工具,吸引更多民间资本参与重点领域项目建设。落实民间投资支持政策,有序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政府要带头讲诚信守契约,决不能‘新官不理旧账’,对拖欠企业的款项年底前要清偿一半以上,决不允许增加新的拖欠。”


空间可期注意风控


 “可以预期,政信合作的方式正变得更加规范,信托公司既要克服‘等一等’的观望情绪,又要谨慎选择具有较强财政收入能力的区域进行合作。惟有在别人之前跨出坚实的步子,下好先手棋,才能抢抓新的业务机遇。”殷醒民同样认为,基建信托业务目前空间可期。


在实际展业过程中,业内人士亦支招需要注意风险防控。


百瑞信托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研究员谷晓明表示,一方面,需要关注项目自身风险。虽然基础设施信托历来以高收益、低风险著称,但是基础设施项目投资受政策和地方政治生态影响较大,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风险。此外,在平台不允许政府背书的情况下,底层资产质量成为投资关键,投资者需要多关注项目本身造血能力,同时结合地方财政、经济状况,做到综合决策,降低投资风险;另一方面,需要明确投资者自身风险偏好。在打破刚兑的环境下,投资者不能只看收益而忽视风险,高收益往往对应高风险,投资者需要充分考虑自身风险承受能力来选择投资产品,同时还需要考虑投资的分散性,避免投资过于集中在单一品种、单一领域。


作者:杨 卓 卿
来源:证 券 时 报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