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人寿踩雷华业资本8000万短融债,已进行起诉

时间:2019/03/27 09:27:52用益信托网

华业资本的“萝卜章”事件致其陷入债务危机,也拖累多家金融机构“踩雷”。这一次,是华夏人寿。


华业资本3月26日发布公告称,收到华夏人寿提起诉讼的应诉通知书。在起诉状中,华夏人寿要求华业资本支付已于去年10月实质性违约的“17华业资本CP001”本息8576万元,及本息的逾期利息。


而已经深陷债务危机的华业资本最后是否能够如愿还本付息,将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记者就此事分别致电华夏人寿及华业资本,华夏人寿董事会秘书彭晓东表示,需要向投资人员进一步了解情况;华业资本的投资者关系电话则无人接听。


华夏人寿“踩雷”


公告内容显示,2017年10月12日华业资本发行“17 华业资本 CP001”短期融资券,发行规模5亿元,起息日为2017年10月13日,年利率为 7.2%,主承销商为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华夏人寿认购了其中的8000万元。


该短融券应于2018年10月15日兑付,但华业资本至今未能向华夏人寿兑付短融券的本金及利息,构成实质违约。


公告显示,华夏人寿的诉讼请求是要求华业资本支付“17华业资本CP001”投资本金 8000万元及投资利息576万元;并要求华业资本支付以本息8576万元为基数,自2018年10月16日开始,至实际支付之日之间的本息逾期利息损失,利率为中国人民银行同期逾期贷款利率;除此之外,要求华业资本承担此案的诉讼费用。


在该短融券到期前夕,华业资本即发布公告称,“17华业资本CP001”应于2018年10月13日(此日为节假日,顺延至10月15日)兑付,但受公司应收账款未按期回款影响,由于公司流动性紧张,虽通过多方渠道筹集资金,但目前本期债券的兑付资金尚未落实,导致“17华业资本CP001”本息偿付存在不确定性。


Wind资讯显示,评级机构东方金诚从去年9月底到10月中旬就一路将该短融债的债项评级从A-1屡次下调直至实质违约前几日的D。而东方金诚对于华业资本的主体评级也从去年9月底开始屡次下调,从过去的AA级下调至2018年10月的C级。


本记者就华夏人寿与华业资本对该事项的沟通情况,逾期对华夏人寿的财务影响等问题致电华夏人寿,其董事会秘书表示,需要向投资人员了解情况,暂时无法回复。


根据银保监会数据,华夏人寿2018年的规模保费为2306.03亿元。根据华夏人寿2018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截至2018年末,华夏人寿的认可资产为5412.49亿元,净资产为176.89亿元。


华业资本深陷债务危机


从评级的一路下调可以看出,华夏人寿的这笔逾期短融券,华业资本是否能够偿还需要打下一个大大的问号,毕竟华业资本受“萝卜章”事件影响已然深陷债务危机。


去年9月,华业资本发布公告称,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的应收账款债权出现逾期,合计应收账款逾期额达8.88亿元,占公司2017年末净资产的13.06%。


几天后,华业资本再次发布公告称,在委派律师对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进行现场走访后发现“公司关联方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涉嫌伪造印章,虚构与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可能导致公司遭受重大资产损失”。而公司彼时应收账款存量规模为101.89亿元,全部为从转让方恒韵医药受让取得。


巨额应收款“骗局”曝光后,华业资本就在各方催债。翻看华业资本近半年来的各种公告,内容始终围绕着追索应收账款,被各个债权方上诉追索各种债务、申请冻结财产等内容。


今年1月底,华业资本发布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8年将出现46.52亿元到50.51亿元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而2017年其实现了9.982亿元的归母净利润。


在之后回复上交所的问询时,华业资本表示,截至今年1月末,其投资的应收账款共计34.49亿元全额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对收购应收账款案相关涉事公司捷尔医疗形成的12.22亿元商誉亦全额计提减值准备。而尚未减值的资产中还包括捷尔医疗涉及的17亿元违规担保以及目前无法判定是否真实和是否可以全额或部分收回的51.11亿元应收账款。


巨大的“黑洞”下,华业资本表示对内将加快推进重整工作进度,通过梳理公司业务、削减费用开支、加强内控管理、维护团队稳定、积极应对诉讼及债务追偿等措施,努力恢复业务发展,并积极保持与债权人沟通,力求达成和解;对外则积极配合经侦调查取证,并已向政府机关寻求支持,以期帮助企业解决当前流动性困境和债务危机,并于1月中旬收到了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的《信访事项受理告知函》。


Wind资讯显示,除了实质性违约的17华业资本CP001之外,华业资本尚未到期的存量债券还有16华业02、15华资债两支私募债和15华业债一支公司债,当前余额分别为0.7亿元、5亿元及13.4576亿元,其中16华业02将于今年6月2日到期,15华资债将于今年12月24日到期,15华业债则将于2020年8月5日到期。


信用风险成未来险资运用主要风险之一


随着信用风险的增加,作为债券市场的主要机构投资者之一,险资“踩雷”事件也开始显现。例如,去年永泰能源发生一系列违约事件,而恒大人寿、平安资管就被牵涉其中,纷纷“踩雷”。


事实上,信用风险已成为未来险资运用的主要风险之一。


根据中国保险资产管理协会近期开展的调查,信用风险已成为保险公司和保险资管机构预期今年下半年保险资金运用的第二大风险。在参与调查的77家保险公司和27家保险资管机构中,分别有60.6%的保险公司和60.7%的保险资管机构认为未来半年信用风险将增加。


生命保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首席风险管理执行官张仲明表示,未来债券信用分化、风险显性化将成为趋势,少部分企业信用违约会成为常态,信用利差风险将持续小幅加大,低等级信用债仍需警惕违约风险。


中证鹏元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评级总监秦斯朝也认为,总体来看,2019年债券市场信用风险依然不容乐观。“短期我国经济仍处于一个探底过程,加上国际经济形势和中美贸易摩擦不确定性依然存在,企业经营面临的困难加剧,收入规模、盈利能力较难改善,在总体杠杆率偏高的情况下,企业信用风险难以有实质性改善。”秦斯朝表示。


作者:杨 倩 雯
来源:第 一 财 经

责任编辑:yanzhi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