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巴黎圣母院受难看信托制度在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中的作用

时间:2019/04/17 15:25:53用益信托网

2019年4月,巴黎圣母院(Notre Dam de Paris)遭受火灾,其标志性的塔尖已经倒塌,巴黎圣母院遭受的苦难牵动着全球善良人们的心。


巴黎圣母院,因其美轮美奂的建筑造型、精美绝伦的雕刻艺术、庄严肃穆的内部气氛,令各地的游客神往。法国文学巨擘维克多•雨果精心结撰的动人心魄的凄美故事,更令其扬名四海。


雨果在英法联军洗劫并焚毁“万园之园”——圆明园之后,义愤填膺、痛心疾首地写下:这个奇迹已经消失了。


在圆明园毁灭160年之后,雨果深爱的、心目中与圆明园并驱争先的巴黎圣母院,也因遭受火灾的侵袭而元气大伤,先贤祠中安眠的雨果若是梦见这个噩耗,可能会在梦中老泪纵横。


历史上,因自然灾害或人为破坏而毁灭的历史文化珍宝不可胜数。“七大奇迹”中的罗德岛太阳神巨像、亚历山大灯塔毁于地震,阿房宫、未央宫、巴米扬大佛湮于战乱,英国温彻斯特大教堂因地基浸水几乎不保,四川安岳、丹棱等多处石刻造像因风化或盗挖伤痕累累,历史上,还有许多宫殿和著名建筑因雷击失火而灰飞烟灭,例如宋真宗时的汴京皇宫和巴西国家博物馆。


每一个历史文化遗产的逝去,都是难以逆转的,都是全人类的重大损失,如何更好地保护我们的历史文化遗产,是值得社会各界思考的。


信托制度作为起源于英国的一项重要法律安排,在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上应发挥应有的作用。在发达国家,已经成立了非常多的信托,用于保护历史文化遗产。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将重建巴黎圣母院,三年的重建预算可能会超过1.5亿欧元,如果有相关的建筑保护类信托参与其中,可能会缓解资金的压力。下面,文章将对具有代表性的文物保护类信托举例做简单的介绍,并分析中国采用信托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可行性。


灾后运用信托救济的例子

——水城威尼斯


1966年洪水席卷了佛罗伦萨和威尼斯两座历史文化名城。在全民踊跃捐款抵御天灾的情况下,前英国驻意大使艾旭烈•克拉克先生,倡议设立一个专门的机构,筹集长期资金以拯救这两座历史名城。于是在1967年,艺术和建筑保护基金(Art & Archives Rescue Fund)成立,资金来源于几位社会名流。


1967年6月末,基金通过研究决定,为佛罗伦萨筹集的资金应当逐渐引流至威尼斯,原因在于该城市由于地势低洼,城市结构已经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到1971年,一个新的机构取代了艺术和建筑保护基金,该机构是一个信托基金,名为“拯救威尼斯迫在眉睫”(Venice in Peril)。


该信托基金的筹资卓有成效,在1977年,意大利披萨产业巨头彼得•布瓦佐(Peter Boizot)开始将每份披萨的一部分收入划至信托基金,30年累计捐款超过200万欧元。此外还有大量企业捐赠了款项。


运用信托推动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思考


由于信托制度的优越性和灵活性,在借鉴外国经验的前提下,作者对运用信托模式推动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进行了一些思考。


首先,我们根据英国国民信托的经营模式,提出基本原则,即“以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规范旅游开发,以历史文化遗产的旅游开发促进文物古迹保护”。


其次,我们认为历史文化名城的开发不应局限于建筑的保护,可以延伸至文物古迹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信托文化的推广。


基于以上的考虑,我们认为可以在建筑保护类公益慈善信托的基础上,引入类似“国民信托”和“英国遗产”会员的消费信托元素,在为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筹集充足资金的同时,规范并高效地开发一座城市的历史文化旅游资源,实现双方的互惠共赢。


四川境内有大量的佛像雕刻,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和艺术审美价值,但是由于资金的缺乏,造成管理不到位,大量的石刻不但没有被世人所广泛欣赏,还因多种自然或人为因素损毁。因此,对古代建筑雕塑的的保护则可以采用慈善信托与消费信托结合的模式。


有意愿参观并保护石刻艺术的居民可以向信托公司委托标准化的资金(500元或者1000元),然后成立“四川佛像石刻艺术慈善消费信托”,受托人与专业机构合作,对四川各处佛像石刻进行统一管理。委托人则获得一定时期(如1年)内免费参观各处佛像石刻以及参加相关活动如专题讲座之类的权利。实现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与旅游消费的统一。


作者:钱 思 澈
来源:中 铁 信 托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