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经理跨省追债记: 难以割舍城投“信仰”

时间:2019/06/21 13:53:56用益信托网

“为了督促还钱,我们提前几天就来到当地。”6月20日,北京某信托经理告诉本财经记者。


连日来,这位信托经理一直守在城投公司现场。


谈及近期的“催收”经历,该人士十分无奈。“煎熬”,是交谈中多次提到的最频繁的一个词。


据本财经记者独家获悉,6月20日是南方某市城投公司A多个非标融资产品的付息节点。


由于此前已有利息逾期情况,因此大批投资机构只能无奈前往该公司驻点“催收”。


值得注意的是,与A公司资金链紧张的状态相比,今年城投债却遭投资机构热情抢购,城投信仰也得到进一步“充值”。仍在违约边缘徘徊的A公司,也成了市场上的典型案例。


“现在资本市场里有句话,政府欠钱最差就是拖着,但不会赖账,而民营企业一旦发生债务危机可能本金都没了。所以比较起来还是政府安全。虽然去年以来非标产品问题不断,但随着政策助力,今年城投信仰已经有所恢复。”沪上某私募机构固收人士表示。


艰难的“催收之旅”


“去年12月A公司就没能按时付息。出现违约后,我们根据信托文件的约定,向交易对手发函协调、敦促融资人及担保人履行合同义务,同时还派信托经理驻现场催收,催收期间企业多次承诺还款时间节点,但均未能兑现。直到两个月后,才陆续解决。”前述信托人士表示。


据该人士介绍,“当时有十余家金融机构都派人驻守在当地进行催收工作,有的已经驻守了一个月。城投公司所属的区管委会主任、董事长多次表示正在和市里协调财政资金救助及其他机构的贷款,将还款日期不断推迟,4次更改日期延期偿还。”


也是因此,对于6月20日的付息,该机构人士表示十分悲观。


“这次付息预计也比较困难,所以这两天我们已经提前来到公司办公地现场催收,但是公司方面领导一直避而不见。”前述机构人士表示,“只有下面经办人员说市里正在筹措资金,让我们再等等,今明两天会兑付一小部分。”


事实上,直到6月20日下午5点信托公司仍然没有收到A城投公司的付息。据现场“催收”的机构人士介绍,此次该城投公司应付的信托利息在2亿元左右,加上银行、融资租赁等其他金融机构,总额可能有3亿多元。


“连续的等待早已十分煎熬。”谈及这大半年来的“催收”体验,前述机构人士告诉本财经记者。


“尤其是对于信托和租赁等非标类融资,城投公司方面反映出的是能拖则拖的态度,相比之下,对于公开市场发行的债券,市政府方面则表示会举全市之力力保。”该人士表示。


实际上,在2018年的资本市场中,城投也算得上是最戏剧化的群体之一。“城投信仰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不断触及打破的边缘却又重新复燃。”前述私募机构告诉本财经记者。


“去年一季度,在财政部等发文加强对城投融资行为的约束后,城投信仰遭受质疑。一方面政策监管趋严,城投借新还旧遇阻,2018年的两个政策文件从供需两端对城投的非标融资渠道造成了相当程度的收紧;另一方面,负债率较高的地方政府对城投资源倾斜意愿较弱以及部分地方政府经济实力和财政收入下滑。去年二季度,云南等地的非标违约事件发酵,导致城投信仰进一步动摇。”前述机构人士在复盘过去一年城投债的波折历程时说道。


“此后,7月份相关文件出台,允许融资平台公司在不扩大建设规模和防范风险的前提下与金融机构协商继续融资,避免出现工程烂尾,融资平台又松了一口气。但随之而来的还有‘17兵团六师SCP001’出现技术性违约,以及天津、贵州等地城投公司违约现象,再度让市场情绪出现波动。”该人士表示。


不断充值的“信仰”


虽然如此,经历了多次城投催收难题的前述信托机构人士仍然对城投债表示看好,“A公司只是个例,城投信仰还在。”


“随着2019年初超预期降准落地,银行间流动性充裕的到来,机构开始从‘资金荒’向‘资产荒’模式转换。2019年开始,城投信仰似乎又有重来的趋势。2018年发不出的债,2019年又重回江湖。”前述机构人士告诉本财经记者。


一个被市场人士颇为关注的典型案例是,兴化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原计划发行的2018年第一期超短融,去年8月因市场遇冷只能取消发行。但到了2019年,“19兴化城投SCP001”则顺利发行,评级AA,票面利率5.98%,全场认购1.2倍。


“银行以及非银机构都热情的加仓地方债等政信项目。之前一些有瑕疵的地方城投,以前投资人都不看,现在也有机构开始愿意试着了解。”北京某私募机构人士告诉本财经记者。


就如本次陷入付息困局的A城投公司,当地也在今年陆续释放利好消息。


“年初市场就有传言称国开行牵头着手化解几个地区的隐形债务,随后当地其他城投公司也成功融资,市领导也表态坚决把控风险。大家的预期也逐渐乐观。”前述信托机构人士告诉本财经记者。


而据本报记者此前了解,该市政府早已提出加紧债务清理,并从政府机关入手严格节省开支,一切从紧,实行“七不”政策,包括:不发奖金,不出国,不上项目,不进人,不提标,不高薪,不设新标准。


“虽然如此,但当前的节点下A公司仍有大量债务存续,且征信报告上也显示有关注类贷款。情况依然不容乐观”前述机构人士表示。


“我们上周已经就6月20日付息事宜发函给城投公司,公司方面表态正积极筹措利息,尽量确保利息及时到位。”前述信托机构人士表示,“可是6月20日A公司仍没有按时偿还。目前公司方面表示6月21日会偿还一部分,但具体情况也不好说。”


6月初,本报记者致电城投公司有关负责人,该人士亦表示,“公司没有流动性困难。”


“该市共有市级城投平台7家,整体债务负担较重。对于这家公司来说,前期的偿付只能让企业浮上水面喘口气,如果短期内没有新的确定性资金到位,企业接下来要面临的困境还是非常大的,按时偿付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前述信托经理忧心忡忡的告诉本财经记者。


作者:姜 诗 蔷
来源:21 财 经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