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闪崩!一小时蒸发60亿,又有巨头遭做空机构狙击

时间:2019/06/25 09:18:04用益信托网

做空机构又出手了!


这次盯上的是中国最大的羽绒服企业波司登。

 

6月24日上午10点,沽空机构BONITAS发表沽空报告,指控波司登在公开市场造假,夸大收入及盈利等,报告指,该股完全没有价值,给予零元。

 

该消息出来之后,波司登直线崩盘,股价一度跌超25%。波司登随后于11:16起紧急停牌。在这短短的一个多小时里,波司登大跌24.78%,市值蒸发60.9亿港元。


QQ图片20190625090827.png


01

做空报告称波司登“一文不值”

 

今天上午10点许,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针对波司登的看空报告,因对其财报、负债和并购等方面的问题存在担忧。Bonitas Research最后指出,短期认为波司登股票的最终价值0.00港元,即一文不值。


报告指出,波司登存在欺诈发行,其认为波司登国际的执行管理层一如既往地腐败。波司登的故事存在许多公开市场欺诈的情况,包括

 

1、夸大的收入和利润,波司登自2015年以来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多报了174%!

 

Bonitas就其在香港交易所的文件中披露的波司登中国主要营运附属公司的每一份报告,和波司登报告的综合财务表现与各自主要营运附属公司向中国政府报告的情况作比较,得到以下信息:

 

中国信用报告披露,波司登中国主要经营实体从2015年至2017年的总收入为人民币203亿元,几乎与波司登香港交易所三年期报告的人民币215亿元收入相同。

 

鉴于波司登的分部间交易量有限以及公司间交易缺乏披露,其将时间和财务报告期间的时差差异归因于9%。

 

虽然收入匹配,但合并的中国信用报告显示,波司登严重夸大了波司登在其香港交易所申报中所报告的净利润:香港交易所的文件披露波司登累计3年净利润为人民币13亿元,但合并后的中国信用报告显示,波司登的子公司仅净利润为人民币4.63亿元。

 

即波司登自2015年以来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多报了174%!


2、未公开的关联方交易,波司登人为地向未公开的内部人士进行多次收购,人为地多付了人民币20亿元。

 

Bonitas表示,波司登董事长利用三项主要的虚假交易,将波司登的现金和股票交给了未披露的关联方:Jessie,Buoubuou和Tianjin Ladieswear。

 

在所有三项独立交易中,有证据表明其冻死在的阴谋同谋周先生将购买一个几乎没有价值的中国女装品牌,然后以高达40倍的标价抬高资产到波司登!

 

2008年,周先生以人民币1650万元购买并建造了Jessie,仅以2011年的价格将人民币6.64亿元出售给波司登,使周先生在3年内获得了高达3,924%的回报。

 

2013年,周先生以1750万元人民币购买了Buoubuou,仅在2016年以人民币7.15亿元向波司登出售该品牌,使周先生在3年内获得高达3,986%的回报。

 

于2015年8月,周先生以人民币5.3亿元购买Joy Smile集团,于二零一七年以6.60亿元人民币向波司登出售该品牌,两年内回报率高达25%。

 

下表突显了波司登收购中出现的共性:波司登似乎已经为周先生收购的企业支付了人为高价15倍至21倍的净有形资产,其资产为95%无形资产,并且慷慨地赠送周先生的三年内高达4000%的回报。


其认为,波司登和他的同谋已经以人为抬高的价格向波司登提供小到无价值的服装品牌资产,已经从波司登中抽走了20亿元的现金和股票。

 

3、以低廉的价格出售人民币5600万元的实物资产

 

4、向持有波司登65%以上流通股的波司登内部人士支付了重大历史股息。

 

02

午间停牌

波司登回应:沽空报告不实

 

受沽空消息影响,波司登股价一度大跌超25%,创上市以来最大跌幅。


当天午间,波司登发布停牌公告称,该公司股份已有6月24日上午11时16分起暂停买卖,“以待公司刊发回应一则有关本公司认为不实及有误导成分之报告的澄清公告”。


截至停牌,股价跌幅为24.78%,市值蒸发60.9亿港元。


03

是国内长期第一的羽绒服龙头企业

此前多家券商看好


据悉,是中国最大的羽绒服企业,专门售卖集团的六大核心品牌羽绒服装,包括「波司登」、「雪中飞」、「康博」、「冰洁」、「双羽」和「上羽」。通过这些品牌,集团提供多种羽绒服产品以迎合不同阶层的消费者。

 

公司于2007年10上市,上市以来财报营收都比较良好,每年都能给股东带来净利润。


经历过金融危机,也经历过数轮牛熊,股价呈现W的走势。


回顾2014和2015财年,波司登经历了连续的业绩下滑。2014财年营业收入为82.38亿元,同比下跌11.7%;净利润同比下跌35.6%至6.95亿元;2015财年营业收入为62.93亿元,同比下跌23.6%;净利润为1.32亿元,同比下降81%。


2016财年,波司登的业绩出现转机。数据显示,波司登2016财年营业收入68.17亿元,净利润3.92亿元,同比增加39.5%。今年年初,波司登发布公告称,在截至2019年2月25日的2018/19财年中,其羽绒服累计零售金额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幅超过35%。


值得注意的是,在Bonitas发布看空报告之前,多家机构在近2个月发布报告看好该股。今年6月,国信证券和东方证券纷纷也对波司登给出买入评级。


04

此前周黑鸭、长和实业也曾遭沽空


今年3月1日,沽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发布沽空报告,对周黑鸭业务营运及财务业绩做出指控,预测周黑鸭2018年实际利润只有2.55亿元,称该股的股价有较大下跌空间;该机构还指出,2018年第3季访查中国内地中部地区(占周黑鸭逾半收益),调查了524间店铺销售情况,发现在河南及江西的周黑鸭门店销售量“被增长”28%。


3月5日,周黑鸭发布短暂停牌公告,并于3月6日发布澄清公告称该机构“报告混杂不实错误”并认为该机构“旨在操控股份价格并损害本公司声誉。”


5月14日,香港一家名为GMT Research的会计研究机构发布了一份沽空报告,目标直指李氏家族的最重要公司之一: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和”,股票代码:00001,HK),质疑长和2018年的净利润与现金流不匹配,并重点质疑公司隐瞒了577亿港元债务。5月14日,长和发布澄清公告表示,董事会“强烈否认”GMT有关长和的研究报告。(此前报道:李嘉诚公司577亿港元债务藏哪了?小小分析师无惧宣战“李超人”!)


05

沽空机构启示录


浑水、香椽、Glaucus、匿名分析,沽空大鳄们的名声无不如雷贯耳。上市公司避之不及,律师财会为之头疼,证监监管机构似乎也无能为力,到头来,吞下苦水的反倒尽是小股民。


沽空机构到底是吸血的金融大鳄,还是资本市场上辨别“害虫”的啄木鸟?众说纷纭。靠做空香港和美国市场上的中概股,沽空机构们每年都赚得盆满钵满。在做空这一特殊的“课堂”上,资本市场参与方交出的功课也不尽相同:绿诺科技退市、西安宝润停牌、德普科技市值蒸发超百亿……而血淋淋的事实不断告诫着上市公司:与沽空机构抗衡难,打铁还需自身硬。


在耗费数月的精心准备下,沽空机构一旦出手很少打败仗,往往在形成基本结论后,开始卖空目标公司的股票并联系有意购买研究报告的对冲基金。在对冲基金入场完成布局后,沽空报告正式发出,这时只需待股价下跌后平仓,便可获利了结。此后,被坑惨的小股东也会成为沽空机构的获利工具,一旦“惨案”发生,一些律师事务所便“默契”地提出负责集体诉讼索赔,费用一般由律师所预支,采取风险代理,如果诉讼成功,律师所能够分到高额赔偿,而分到参与诉讼的散户投资人身上则很少。市场上还流传着这样的声音,这些负责诉讼的律师事务所往往和卖空机构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除了上市公司本身,沽空机构还非常重视对关联方的调查。关联方一般是掏空上市公司的重要推手,包括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兄弟公司等。此外,调查供应商、调查客户、倾听对手、请教专家等皆为沽空机构的调查手段,其细致程度往往不亚于企业IPO时所经历的尽职调查,理论上讲,再天衣无缝的谎言,都会被此类机构寻找到突破口。


在沽空机构眼里,他们自身往往是捉出市场害虫的“啄木鸟”,客观来说,的确打压了一些企业作假的嚣张气焰,但如何监管和防止滥用沽空,也成为市场和学术界关注的一大焦点。


但对于上市企业而言,想真正压倒沽空机构,良好的业绩才是扎根资本市场的王道。一旦被狙击,想要挽回损失,那就必须以更加透明公开的方式向投资者披露信息,使投资者恢复对公司的信心。


此外,中国企业在跨入国际资本市场之前,必须做好准备工作,充分了解并严格遵守政策法规以及监管要求,熟悉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才不会沦为沽空机构的“嘴中肉”。


作者:
来源:凤 凰 网 财 经

责任编辑:pengss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