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券商融资输血非银:信用债回购仍难解

时间:2019/06/25 09:22:38用益信托网

监管层对非银机构的驰援已然出手。


6月24日当天,中信、国泰君安两家证券发布短融发行公告,均计划发行20亿元。


自6月22日起,已有包括中信、海通、华泰、国泰君安、广发、招商、中信建投、银河证券在内不少于8家券商公告表示收到央行有关提高短期融资券待偿最高余额的通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其中仅中信、海通、国泰君安、华泰、广发5家券商的合计额度就已增加至1850亿元。


不过上述券商的短融待偿规模其最高发行额度相比仍有较大的上升空间。例如中信证券发行上述短融时,其待偿规模仅为80亿元,国泰君安则更少至30亿元,广发证券6月13日起息的第二期短融发行前,其待偿规模为20亿元,更少的还有今年4月华泰证券发行今年第一期短融时,其待偿还短融余额甚至为0亿元。


“目前短融的额度提升效果仍待考,后续还可能出现金融债发行的松绑,到时头部券商提供流动性的能力会更大。”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坦言。


虽然头部券商的支持正在赶来,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部分非银机构的压力仍然存在。


6月24日,银行间存款类金融机构质押式回购隔夜利率跌至1%以下,最低时降至0.79%,创下了自2009年以来的最低记录。“银行之间的资金链是十分宽裕的,但部分非银机构的资金链仍然较为紧张,信用分层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扭转。”当天,一家中小公募机构债券交易员表示。


与跌至谷底的存款类机构质押回购利率相比,体现非银机构的GC001利率当日收盘时仍然达2.30%,而6月20日至6月24日的3个交易日内,GC001合计上涨达22.66%。


非银机构资金链的紧张还体现在跨月资金和在信用债回购融资两个维度。


“现在7-14天的资金比较紧张,有受到半年末时点资金压力的影响。”华中一家券商交易员表示。


事实上,体现非银机构的GC007价格的确呈现出不断上扬的势头,其6月20日至24日的3个交易日期间,该价格累计上涨48.46%,最终达2.895%。


此外,部分头部券商接受的担保品主要以利率债或AAA级国企债券为主。


“一些头部机构也开始不限制交易对手方的给中小券商、基金借款,但往往也会把担保品限定为AAA级国企债券,有的甚至只接受利率债。”上述交易员表示,“但目前一些中小机构手里的一些的AA及AA以下的信用债很难获得融资。”


“这说明非银的回购业务正在从看交易对手方向看担保品资质回归,是风险定价正规化的好事情,既不能一刀切不和非银做交易,也不能一刀切无筛选提供融资,否则将会引发道德风险。”汇金系一家券商固收分析师表示,“这一次让一些高风险、高杠杆机构持续出清,应该和监管意志是一致的。”


不过记者同时发现,也有个别机构在向外释放接受高等级信用债资质的信号。


例如深圳某公募基金6月24日在同业市场挂单可开展7日逆回购,且不限制对手方要求,但需要信用债资质在AA+及以上;无独有偶,上海一家大型公募机构也表示可对外提供7日逆回购融资,但债券评级需在AAA以上。


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目前高杠杆的结构化专户来说,仍然存在较大的清理压力,而此类机构及产品获得流动性支持的可能性仍然较低,大概率将在监管层的指导下持续出清;例如日前新华基金专户资产处置事件,就是这一趋势下的征兆。


“除新华基金外,东吴基金也是专户压力比较大的机构,有些机构特别愿意在产品户上做结构化通道,导致其产品杠杆过高,且集中于信用债,最终风险难以获得释放。”一位接近东吴基金人士表示。


“这一类专户最终可能要进行风险处置,因为一方面大量的结构化专户是在去年落地的,但当时通道业务已被明令禁止,因此名义管理人的处置并不违规,另一方面也要防止风险出现连锁反应,阻隔风险传导,及时处置资产来兑付有助于风险释放。”上述接近东吴基金人士称。


作者:李 维 , 郑 敏 芳
来源:21 经 网

责任编辑:lengq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