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牌在手 信托如何鏖战ABS

时间:2019/07/15 16:13:43用益信托网

信托和资产证券化相遇,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资管新规自去年落地已满一年,在去通道、降杠杆、破刚兑要求下,凭借着制度、服务、牌照等优势,信托纷纷向资产证券化发力转型。但是信托资产证券化业务开展过程中,仍存在通道色彩偏重、盈利不清晰等困境。


对此,不少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信托公司可以从提高在资产证券化业务中核心作用,提高服务质量,培养引入复合型人才等方面入手。


“入场”具优越


据了解,信托公司、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以及保险资管均有参与资产证券化(ABS)业务,竞争逐渐进入白热化阶段。


业内人士指出,信托发力资产证券化业务,既是信托公司满足当前市场需求的举措,也是信托业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的体现。目前,资产证券化业务在信托公司营收和利润贡献占比较小,不过在监管的引导与客户的需求下,其战略重要性处于上升趋势。对于资产支持票据(ABN)项目,信托公司具有特殊的优势,并开始重点布局。


“信托公司因可担当证券化大部分核心角色,在资产证券化市场中势必大有可为。”百瑞信托博士后工作站研究员方丁告诉本报记者,目前信托公司在资产证券化业务链条中已不只是起到风险隔离职责的通道地位,更多是在逐步向资产证券化整体服务商转变。


方丁对记者进一步分析,信托在资产证券化业务的优势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制度优势。信托制度具有独立性和权利转移特点,可以解决“破产隔离”和“资产出表”问题。


第二,服务优势。作为独立的中介机构,信托公司可以利用积累的项目资产管理经验,对资产证券化项目存续期间基础资产、原始权益人/资产服务机构提供全程服务、监督和管理,为发行人/原始权益人提供一整套证券化服务解决方案。


第三,牌照优势。从长期来看,信托公司还可以丰富资产证券化市场的资产来源,将ABS业务向前延伸到Pre-ABS。借助自身业务渠道,识别出具备证券化潜力的资产。并在此期间对基础资产进行培育,以专业化的能力提升基础资产的质量,以在合适的时机促成更多的基础资产符合条件后登陆交易所ABS市场,从而进一步丰富资产证券化市场的资产来源。


目前信托公司纷纷发力资产证券化业务。Wind数据显示,2019年前5个月,共有27家信托公司作为发行载体管理人在交易商协会发行了资产支持票据(ABN)项目,规模合计894.30亿元,同比增长335.64%。


开拓遇“水逆”


信托公司带着天然的优越性布局资产证券化,也有“水逆”的困境,面临以下几大现实问题:盈利不清晰、参与度和主导权较低、角色通道化等。


舒雷指出信托参与资产证券化的优劣势:优势包括募集资金的能力、深耕多年的房地产、基建行业优质客户及衔接资产和资金的产品能力;劣势则是资金成本高,以及如果无其他附加值服务,其角色容易被边缘化。


其中,角色通道化被认为是主要痛点。“过去几年,以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为主、企业资产证券化为辅的公募资产证券化市场,信托公司仅扮演简单的‘特殊目的信托受托人’角色。”方丁告诉本报记者,未来应当形成主动管理的商业模式。


与发达国家普遍采用的SPV(特殊目的载体)海外壳公司相比,国内信托公司拥有雄厚的资本金和较强的金融专业性,除了具有更强的资产管理能力外,还能以法律为载体注入更多的商业属性和受托服务。


“过去几年,信托公司在资产证券化业务中发挥的作用日益增强。”方丁补充道,但不可否认的是,该项业务的成熟仍需要克服很多制度上和经营上的障碍,有待进一步磨合。


“目前来看,信托公司在资产尽调、交易结构设计、发行承销、中后期管理方面不断被边缘化,参与度不高、主导权较弱。”方丁继续向本报记者解释,信托公司充当通道角色时,却要对委托人承担受托人职责,风险收益不匹配。


另外,证券资产化市场竞争激烈,市场集中度较高,这意味着大部分信托公司只能依靠规模取胜。以信贷资产证券化发行为例,2018年银行系的建信信托、交银国际(港股03329)信托发行规模排前两位,发行金额合计占比超过50%。再加上中海信托、华润深国投、上海国际信托,前5家机构发行规模合计占比约80%,市场集中度很高。


分析人士表示,由于市场竞争的激烈,业务难度提高,信托公司能取得的发行费率也比较低,只能靠规模取得盈利。


如何做大蛋糕


在资产证券化的受托服务市场上,信息不对称极有可能导致逆向选择,使得信托报酬费率无法匹配信托公司在资产证券化业务中承担的职责范围和服务水平。


信托公司如何做大资产证券化受托服务市场的蛋糕呢?一位信托人士告诉记者,进一步提升信托公司在资产证券化业务中的核心作用是关键,具体可从提高信托从业人员的专业性、转型基金化业务、大力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创新研究等方面入手。


方丁向记者提出优质资产的重要性,信托公司可以积累拥有基础资产的优质机构客源,以资产证券化作为产品设计理念,主动获取收租物业、收费权、信托收益权等多种具有现金流的优质底层资产。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则向本报记者强调服务的重要性:“信托公司可针对具体行业的特点,提供差异化的资产证券化解决方案,为客户提供优质的服务。”


业务的发展离不开复合型人才。陈嘉宁继续向记者表示,首先需要懂金融,对资产证券化的底层资产、交易流程等要非常熟悉;其次要法律背景,对我国关于资产证券化相关的法律法规熟悉,帮助信托公司合法合规开展业务。甚至还需要有IT背景的人才。


对此,记者近日登陆猎聘网发现,某信托公司在招聘资产证券化部负责人,年薪为48万-72万。除了学历和相关工作背景之外,还要拥有良好的客户资源、具有前台营销经验、战略规划经验者等条件。


此外,风控也是信托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中不容忽视的问题。


事实上,资产证券化业务中存在风控难点。陈嘉宁向记者解释,风控难点因底层资产的类型而异:若底层资产是消费金融贷款,难点是对贷款消费者质量的把握,包括贷前的审查、贷中的监控、贷后的催收;若底层资产是供应链金融资产,则需要对资产的真实性、核心企业的发展进行深入的尽职调查。


“最近诺亚财富与承兴的案子,就是因为资产尽调不严造成的。”陈嘉宁对记者举例。除了自身风控因素,经济形势等大环境也会带来系统性风险,也是需要注意的。


作者:吴 林 璞
来源:国 际 金 融 报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