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业时代开启,如何应对信托业务机构主体多元化?专家支出五个大招

时间:2019/07/19 15:33:27用益信托网

7月12日,“2019中国信托业发展高峰论坛暨第十二届中国优秀信托公司颁奖典礼”在深圳举行,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执行所长邢成出席,并就“混业时代开启与信托公司格局再塑”作主题演讲。


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是依托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建所历史已达18年。长期专注和致力于国内外信托业的理论与实践的研究,深度参与和见证了中国信托业的发展与信托制度建设历程。


邢成认为,在混业时代和大信托的背景下,信托业务机构主体多元化的时代已经开启。信托业在大信托背景下将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其一、宏观金融体制创新所带来的挑战;其二、资管新规带来强监管的挑战;其三、同业竞争带来的挑战。


对此,他提出,信托公司应该从五个方面来做好再定位或者创新转型:去负债化,大力拓展资产配置型资金信托;创新开展服务类信托,不断扩大家族信托业务规模;优化传统业务,打造基金化产品体系;未雨绸缪,积极备战公募型信托产品;创新经营模式,构建差异化核心竞争能力。


以下为邢成演讲全文:


大家上午好!首先非常感谢证券时报给我这样一个和大家、和同业交流的机会。


今天的信托业和信托机构、信托机构的领导实际上跟十年前、五年前乃至于三年前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今天讲得稍微偏中观乃至于稍微宏观一点,主题是《混业时代开启与信托公司格局再塑》。


以下主要将其分为三个部分:一、混业时代信托业的新边界;二、大信托背景下信托公司面临的新挑战;三、混业时代背景下信托公司的再定位或者信托格局的再造。


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极少数目前还在实行分业监管和分业经营的国家之一,当今官方并没有对于混业时代的开启的定义与说法,只是行业自身的一个判断与感受。在过去很长的一段发展时期当中,实际上,在实践当中各类金融机构、资管机构在业务有很多交叉与融合的混业经营,只不过业界在理论上没有认识它,官方也不承认它。


无论是过去的商业银行,还是证券机构,乃至后来的保险公司开展的所谓资管业务、理财业务,实际都是一种信托业务,都是基于信托制度安排和信托法的关系。但是就业界和官方口径而言,对此讳莫如深。在十几年前商业银行刚刚开始所谓银行理财业务的时候,在商业银行理财管理办法中明确提出,商业银行理财的法律关系是一种委托关系,而不是信托关系。因此实际上多年以来,完全受信托法或者一法两规约束的信托业务只有信托公司开展的信托业务或者理财业务。


在过去,信托公司业和信托业通常被相互指代,因此分业监管条件下,资管行业中各类机构交叉经营,各行其是,政出多门,这导致了监管不一或者是苦乐不均等现象。信托公司认为,对信托业的监管是过度监管,对银行业、保险业的监管过于宽松。而银行、券商和保险对信托公司也有类似的看法,这种模糊的定位和模糊的法律关系一直延续到去年年底。


在2018年10月份和12月份,有两件事情引起了业界极大的关注:一、去年10月份,证监会发布了《证券期货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及其配套规则》;二、12月份,银保监会又发布了《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这两个办法颁布之后,监管明确宣称这两个办法都是基于信托法的关系,都受信托法的约束。这是官方口径首次承认信托公司之外的金融机构所开展的理财业务、资管业务是基于信托法律的关系。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已经实质性的迈入了混业经营的时代。信托机构与信托公司应当对于这一事实保持高度的敏感与重视。如果中国银保监会和中国证监会都分别官方承认了非信托机构的其他金融机构从事的资管业务和理财业务也都是基于信托法的关系,属于信托业务。那么所得出来的结论就是信托不再是信托公司的专利,信托公司业不等于信托业更不等于信托。信托的永恒,并不意味着信托公司的永恒。


换言之,再过五年、十年、二十年,信托还在,有可能信托公司消失了。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信托公司今后是否作为一个独立的业态存在取决于自身的努力和定位。这意味着信托公司如果沉湎于过去传统所谓一些信托业务,还在热衷于耕别人的田、不种自己的地,有可能今后在信托业里面做信托业务的主角就不是信托公司。目前台湾地区就是这种状态:台湾地区有信托业、信托业协会,但是没有信托公司。信托业务归属于银行与基金公司。因此当这样的重大政策信号释放后,业内的焦点和热点集中在混业经营一个标志性的阶段的符号上,换言之作为信托公司或者信托业要高度重视今后整个行业发展的环境和法律背景。在新边界条件下,混业时代对于信托公司和信托业提出了一个新课题。


在混业时代和大信托的背景下,实际信托业务机构主体多元化时代已经开始了,或者说大信托时代已经来临了。信托业在大信托背景下将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一、宏观金融体制创新所带来的挑战。二、资管新规给我们带来强监管的挑战。三、同业竞争的挑战。


首先去年底出台的两个办法和官方新定位是金融体制的重大改革和创新。因为混业经营实际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是全能银行;第二种是金融控股集团,中信集团和平安集团已经是实质性混业金融控股集团,虽然未以金融控股集团命名,但实际上它是通过金融控股集团的形式实现了某种意义上的混业经营;第三种是通过异业子公司的形式来实现混业经营。去年12月份,《中国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的颁布实施,就宣告了中国商业银行已经通过成立理财子公司的方式迈入了通过异业子公司实现混业经营模式发展阶段。由此判断,并不是商业银行成全能银行,信托公司或信托业务合并到银行,才属于混业经营。目前国家采取的方式是通过异业子公司的形式实现混业经营。在这种条件下,对信托公司的挑战是空前的。


过去多年来,信托业资产问题一直是讨论热点,从三四千亿规模到如今26万亿的规模,这短短十几年被称为黄金十年,在这黄金十年里全行业管理资产规模增长了近40倍。事实上其中的含金量在业内是众所周知。若常把规模放到嘴边上,不仅敏感,且实质意义不大。过去十年中,信托业的超长增长、爆发式增长主要体现在规模上,传统的业务模式主要通过通道业务+融资业务来组成。而在26万亿规模当中,有50%甚至以上都是通道业务,所以泡沫和水分其实是相对很大,对此业界必须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判断和认识,同时特别要重点关注融资业务的未来发展趋势。


就目前的情况分析,贷款信托业务今后道路可能会越走越窄,而通道业务将有可能迅速的被边缘化,甚至会完全退出市场。这既体现了市场规律,又反映了监管政策。一旦实现了商业银行通过异业子公司的方式实现了混业经营,信托公司传统的核心业务模式就丧生了生存的空间。这是第一方面。


第二方面,强监管的挑战。也就是已经很长时间热议的资管新规,资管新规把所有资管机构和理财机构都拉到同一起跑线上、统一监管政策,对信托公司来说既有利好更有挑战。这里不再过多赘述。


第三方面,同业竞争的挑战,同业竞争也就是现在已经直接面对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竞争。


(一)、所谓信托公司牌照红利正式被宣布终结。过去68张牌照的含金量被认为特别高,因为形成68家信托公司的格局之后,再未发过新的牌照。大家都认为信托公司的牌照是最稀缺的、含金量是最高的,因此牌照红利也会长期延续下去,因为毕竟属于相对封闭的、相对垄断的一个专属市场领域。但是当业界看到了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经营范围之后,都认为其属于升级版的信托牌照,理财子公司的经营范围、信托业务的内容几乎涵盖了信托公司全部主流业务。某种意义上来说,牌照红利的这个优势已经宣告结束了,这是第一方面。


(二)、除了牌照红利宣告终结以外,就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经营范围而言,它不仅有主流的资金新规业务,而且还有公募业务,这也是信托公司长期以来短缺的一个业务领域。因此过去信托经常说的一句话,其他金融机构能做的,信托公司都能做;其他金融机构不能做的,信托公司也能做。现在似乎产生了一个颠倒的效应,换言之,信托公司能做的业务,银行理财子公司都可以做;信托公司不能做的业务,银行理财子公司也能做。因此,在这样一个前提下,信托公司在业务领域上受到了很大的挤压。


(三)、过去信托长期依赖的主流业务——银信合作,也就是所谓的通道业务,在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成立以后,也将逐渐淡出视野。因为银行理财子公司几乎承接了商业银行全部的表外资产业务,因此其和母公司之间的业务协同和资源共享应该是任何机构都难以取代的。所以传统的所谓银信合作逐渐变成一种奢望,包括银行系的信托公司即商业银行控股的信托公司在提到银行成立了理财子公司以后都对未来表示忧心忡忡。


(四)、现在大多数信托公司都有了自身的直销体系以及自己的财富中心,但是仍然有一定比例的信托公司靠第三方和商业银行来代销自己的产品。在信托产品销售体系和销售渠道上,今后也会将进一步受阻。或者说,很难再长期依赖银行代销的模式。这对于少数还没有构建自己直销体系的信托公司而言,应该有足够的思想准备或者是应该有足够的决心来加以转型。


讲完目前面临的这些挑战以后,最后再阐述一下在混业时代,信托公司下一步的转型思路和再定位。


个人认为在新时期,信托公司应该从五个方面来做好再定位或者创新转型。而创新转型实际上也是今后信托机构进一步分化的一个分水岭。


首先,去负债化,大力拓展资产配置型资金信托。众所周知,现在正在酝酿的资金管理办法还有可能在今后将资金信托进一步分为配置型资金信托和融通型资金信托。这其中之所以对资金信托如此细分无非是说逐渐要弱化融通性,而彰显资产配置信托。原因显而易见,传统的资金信托由于变相的保底或者由于把预期的信托收益异化成为变相的贷款利率,以至于把一个信托理财非负债的表外资产一定程度异化为了一个负债业务。这也是为什么经常提及刚兑的问题,打破刚兑的问题或者潜在行业风险的问题一个重要的根源,这种所谓异化为负债性质的资金信托和商业银行的贷款业务又严重产生同质性竞争,同时也受到了监管部门严格限制且非常排斥。下一步如何去拓展资产配置型的资金信托可能会成为开展集合资金信托一个重点的方向。当然资产配置型资金信托配置的比例、基础资产和配置的结构包含众多,不再一一展开。换言之,今后资产配置型的资金信托主要针对资金端,然后在现金管理、标品投资、权益投资等重要的领域进行组合投资和科学的配置。这样才能逐渐把传统的贷款资金信托引入到符合监管政策引导的方向上来,实现传统资金信托的转型或者再定位。


第二,除了资金信托,服务信托也是监管倡导的发展重点。服务类信托里占主要部分的一是家族信托,二是资产证券化信托。就家族信托而言,目前68家信托公司当中已经有过半的信托公司推出了这样的业务,但是程度不同,阶段不同,规模不同,定位也不同。这意味着有的是逐渐把家族信托作为公司的主导业务和核心业务,而有的仅仅是作秀而已。即便现在真心去做这样业务的信托公司也仍然对家族信托有着比较一定程度模糊的定位和认识,所以说在成熟阶段的家族信托有四个方面的特征。1、它不是单纯的理财产品,而是综合财富管理。现在许多公司仍然把家族信托作为一个保值增值的理财产品,这是很大的一个误区。2、它不是被动的通道业务,而是主动管理业务。少数信托公司对通道业务特别情有独钟,无论哪一类业务都热衷于做通道。当它跟银行的私人银行部进行合作,合作只包含通道业务,而不包括任何主动管理的成分,这是家族信托又一大误区。如果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将会重蹈覆辙。3、不是变相的资金信托,而是事务管理信托。在分类中,家族信托被分到服务类信托里面,但是现在部分公司为了规避监管或者是得到一些监管上所谓相对宽松的政策,挂羊头卖狗肉,实际上就是资金信托,只不过进行了更名。例如mini家族、mini家庭,而这又是对家族信托的又一种误解。除此以外,做家族信托不是追求短期收益,而是立足长远发展。做家族信托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涉及到组织结构、组织体系,包括风控体系、决策体系、投资决策体系,也包括专业团队结构等等,它是一个顶层设计,它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因此,做家族信托可能短期不同于放贷款那般立竿见影,但是从长远看这一步是极为关键的。如果按照可能出台的新规,资金信托里面重要做资产配置,而服务类信托最重要的是家族信托和资产证券化。今后依照可能的监管趋势或者监管的政策,其实信托机构的业务门类或业务定位已经特别清晰。


当然这并不是意味着要完全摒弃掉传统业务。刚才提到部分公司现在还没有完全渡过生存阶段,还是在求生存的过程中努力或者在股东回报的压力之下制定公司的发展战略。因此,传统的业务并不是一刀切把它摒弃掉,而是优化升级,打造一个基金化的产品体系。比如房地产,房地产现在更多做的是点对点的项目融资。如何将其转型为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暂且不谈REITs,因为目前法律依据暂时没有管理办法,实际上在实践当中其他的一些金融机构包括有一些信托公司按照REITs的元素或者产品结构已经推了很多准REITs、类REITs的产品,这有可能是今后房地产信托一个重要优化升级的方向。而其他的包括产业基金、并购基金、PE基金,包括证券私募基金等等,这都要作为传统业务的升级优化方向。为什么要打造这样基金系列的产品条线?这将会与要最后的结论勾连起来。当然,资产证券化也是重要的发展方向之一,应该说这几年也得到了重大的发展,而这里提到的资产证券化是全口径的资产证券化,并不是简单的一个信贷资产证券化。


第四,要未雨绸缪,积极备战公募型信托产品。有人认为这仅仅是民间的一种传说,而据个人判断这种可能性很大。因为按照资管新规的口径,信托走公募化是必然的,而且所谓打破刚兑不能像现在个别公司那样硬着陆,如果不顾后果采取硬着陆的方式,现阶段所谓打破刚兑,其结果就是申请出局、迅速被重组。我十几年前我就曾提出这样的观点,如果信托产品真正能够按照市场规则水到渠成式的打破钢轨,只有走公募化、标准化、基金化、净值化,最终走向凭证化和流通化,才能软着陆和水到渠成的事情。当然不能说公募化来了,信托公司就可以高枕无忧。公募市场目前也是一片红海,竞争异常激烈,它要求信托公司具备更高的专业能力和专业团队。


最后一点,创新经营模式,构建差异化的核心竞争力。过去信托机构之所以长期徘徊不前或者难以走出所谓转型的禁锢,总说转型、总没转,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信托业务的同质性、同质化。这个同质化分“外同”跟“内同”,外同主要是主流资金信托业务和商业银行的信贷业务同质化竞争,而且信托机构在和商业银行在竞争过程当中毫不占优,没有任何优势所言。“内同”这里指68家信托公司业务模式和产品体系极其雷同。信托公司之间你抄我、我抄你,相互模仿、相互拷贝、相互抄袭,所以68家信托公司之间这种同质性的现象也异常的严重,这使得信托行业或者整体的信托机构难以出现真正的创新和转型。今后在新的时期,信托机构应该正确的审视自身的资源禀赋,依托自身比较优势,精确的定位、精准的定位,来找到适合自身公司业务的模式和投资的领域。信托公司有相当好的股东背景,在68家里面,个人认为有1/3乃至于2/5是一线的实体经济央企,之前与很多信托公司提到过,如果围绕着自身优势和资源禀赋、围绕着集团产业链的上下游打造一系列的信托基金,别人将无法竞争。利用差异化的优势,别人将无法产生同质性。但很多人抛弃了自己资源禀赋的优势,东施效颦的盲目抄袭别人。信托公司大股东背景里有许多极其个性鲜明的实体经济,而它的产业链极长甚至具有极大的垄断性和排他性,但信托公司未以此做文章,而是一哄而上的跟着别人。因此我个人主张不要做万金油式金融超市,要做定位精准的品牌专卖店,做出自己的优势。而在这个品牌专卖店中,哪怕仅仅只做慈善信托或者是公益信托都有可能成为一个精品的和不可复制的信托公司。有人会提出质疑,举一个老生常谈的例子,英国最大的两家信托机构资产规模最大、盈利水平最高,一个叫国民信托,一个叫市民信托,这两家信托公司的主流业务、核心业务都是公益信托,所以不是哪个业务养不活人、哪个品牌专卖店无法保证生存,其实完全可以做到特色鲜明的专业定位。因此,今后信托公司的转型和创新重要的一个战略定位就是业务模式的差异化、专业化  特色化,这才是多数信托公司最终的发展出路。


作者:杨 卓 卿,王 赵 子 淳
来源:信 托 百 佬 汇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