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业发展报告(2018-2019):服务实体经济 有效提升金融综合服务能力(一)

时间:2019/09/02 14:41:48用益信托网

2018年,信托业及时回应新的监管要求,不断提高防控金融风险意识,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为22.70万亿元,比2017年下降了13.50%;实现营业收入1140.63亿元,同比下降4.20%;利润总额达731.80亿元,同比下降11.20%;信托项目年化综合实际收益率为4.91%,比2017年的9.42%下降47.88%。行业转型步伐加快,主动管理能力持续提升,2018年第四季度新增集合信托与财产信托占比超过单一信托占比。资金信托五大领域占比排序分别是工商企业(29.90%)、金融机构(15.99%)、基础产业(14.59%)、房地产业(14.18%)、证券市场(11.59%),体现了信托业努力提升服务实体经济效率,并通过减少同业合作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在新的一年里,信托业要通过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广泛运用现代金融科技手段,为实体经济提供更精准和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务,推动信托业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2018年,信托业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全力化解突出风险,维护金融体系稳定,各项工作迈出坚实步伐,取得积极成效。


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针对经济运行中面临的一些新问题、新挑战和外部环境发生的明显变化,提出要抓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信托业按照“六稳”要求,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强化金融服务功能,找准金融服务重点,主动管理业务在整体结构中呈现上升势头,有效提升金融综合服务能力。


一、世界经济复杂多变,中国经济缓中趋稳


2018年,世界经济总体延续增长态势,增长势头有所放缓,世界经济更加复杂。在2019年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世界经济展望》中,预计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3.7%,并预期2019年的增速将回落到3.5%。随着全球增长动力的减弱,多数国家增速预测均有所下降。


(一)世界经济出现分化,新的风险有所累积


主要发达经济体增长略有放缓,经济运行出现分化;新兴经济体增长率的差异也在扩大。当前,要高度关注全球经济运行态势中的上升与下降新因素。


一是美国经济增长较为强劲,但出现放缓迹象。2018年前三个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环比折年率增速分别为2.2%、4.2%和3.4%,经济增长动力有所减弱;失业率持续走低,2018年第三季度末下降为3.7%,12月微升至3.9%。2018年,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全年保持高位,连续34个月高于荣枯线。


二是欧元区经济增长势头持续放缓,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2.5%;2018年四个季度同比增长率分别是2.4%、2.2%、1.6%和1.2%,增速放缓。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全年也呈走低态势,第四季度降至52以内,说明制造业动力相对偏弱,经济活跃度不强。


三是日本经济波动性增大,2018年第一季度萎缩1.3%,第二季度同比增长2.8%,第三季度增长的环比折年率为-2.5%,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延续了长期爬行态势。


四是英国经济低迷增长,2017—2018年总体表现略逊于其他主要欧洲经济体;近两年能否“软脱欧”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提振市场信心的难度较大。


五是当全球经济增长率下降比较明显时,新兴市场经济体表现继续分化。2018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印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率分别是8.2%和7.1%,俄罗斯和巴西等国家主要依赖于全球石油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季度经济增长波动较大。


当前,全球经济可能面临的三大风险:


一是贸易摩擦带来主要大国经济政策变化方向的不确定性;


二是美国“重返制造业”政策有可能冲击全球制造业分工体系,贸易保护主义使全球自由贸易的制度成本不断上升;


三是地缘政治冲突多点爆发,政治风险因素和不确定性加速累积,反恐形势依然严峻,全球任何形式的冲突升级或扩大都会对相对疲软的全球经济带来信心冲击。


(二)中国经济稳中有变,政策预调效果初显


2018年,中国经济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有效应对外部环境的深刻变化,迎难而上,扎实工作,宏观调控目标较好完成,经济结构继续优化,保持了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全年国内生产总值达90万亿元,比上年增长6.6%,实现了6.5%左右的预期目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1%,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3.5%。但同时,全年四个季度同比增长分别为6.8%、6.7%、6.5%和6.4%,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2018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9%,增速比上年回落1.3个百分点;消费比上年增长9.0%,增速比上年回落1.2个百分点;出口增长7.1%,增速比上年回落3.7个百分点。总体上看,投资增长率的回落,特别是基建投资增长大幅度下降,拖了后腿。一是制造业投资增长9.5%,比上年高4.7个百分点,增速明显加快。二是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9.5%,比上年高2.5个百分点,增速总体稳定。三是基础设施投资增速较低,2018年上半年,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7.3%,增速比上年同期低13.8个百分点;1-10月的基建投资增速只有3.3%。自7月末以来,中央政府一再强调要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第四季度基建投资增长率略有回升,全年投资增长率为3.8%,比上年低15.2个百分点。


近年来,我国在提升国内工业产品竞争力方面逐渐发力。2018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实际增长6.2%,增速缓中趋稳。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分别比上年增长11.7%和8.9%,增速分别比规模以上工业快5.5个百分点和2.7个百分点。实际上,正是工业结构不断升级和新兴技术产业强劲增长发挥了稳定经济的基础性作用。


2018年7月后,面对一些新问题、新挑战,以及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的新形势,中央政府对宏观经济政策适时进行了预调、微调:一是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在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2019年3月,“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列出了2万亿元的减税计划,个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已于2019年1月1日落地,约8400万纳税人无须再缴纳个人所得税。二是明确了要把补短板作为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2019年4月21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强调聚焦短板弱项,是更大范围的基础设施投资与金融支持举措的政策依据。三是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地结合起来,强调要把握好政策力度和出台节奏,协调好各项政策出台时机。2019年第一季度后,随着各项政策的“组合拳”逐渐发力,中国经济的稳定性正在增强。2019年第一季度,全国税收收入增长5.4%,增幅同比回落11.9个百分点;国内增值税增长10.7%,增幅同比回落9.4个百分点;个人所得税同比下降29.7%,增幅回落50.4个百分点。在货币政策方面,2019年第一季度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率为8.6%,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1.69万亿元,同比多增5700亿元。


2019年第一季度,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好于预期,开局良好。一是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4%;二是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增长6.5%,3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5%,创四年半以来新高;三是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3%;四是3月的出口增长为21.3%。可以看出,中国经济逐渐向一个稳定的增长区间移动。


尽管面临复杂多变的世界经济和地缘政治及其他各种非经济的风险因素,2019年的中国宏观经济必然是“稳”字当头,信托业要按照中央政府的政策部署,做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保稳定的各项工作,在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和服务人民美好生活中稳步发展。


二、认真总结成长经验,明确时代发展定位


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信托业在探索中曲折前进,构建起富有特色和灵活高效的信托融资和服务模式,将巨量资金引入实体经济,同时为投资者提供了重要的理财渠道。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中国信托业是金融改革的探路者和排头兵,因改革而生、而兴、而强。信托业的发展历程从1979年10月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到2019年正好是40年时间,这在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瞬间,对于信托业来说则是风雨兼程的40年,其所承担的时代使命是发挥金融中介功能为中国经济增长提供急需的资金,并且在多次调整中逐渐明晰了发展定位,一步一步向服务实体经济和服务人民美好生活的时代定位转变。


(一)信托业的成长轨迹及经验


为了对信托业的进一步发展有一个相对准确的定位,可以简要回顾信托业数次制度改革与政策调整的基本特点,从中可以推演出行业定位的发展特点与转型方向的若干观点。


(1)从1982年4月国务院颁布《国务院关于整顿国内信托投资业务和加强更新改造资金管理的通知》,到1983年1月《关于银行办理信托业务的若干规定》的历时一年调整,明确了信托公司不得办理银行业务。


(2)从1985年国务院颁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银行贷款检查工作的通知》之后开始调整,到1986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颁布《金融信托投资机构管理暂行规定》,对信托投资公司的设立与审批程序、机构与业务管理等事项做了具体规定。


(3)1988年10月至1991年1月,对信托业与银行业实行分业管理,禁止银行办理信托业务,并重申信托投资公司不得办理银行业务。


(4)1994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颁布《金融信托投资机构资产负债比例管理暂行办法》,这次调整确立了银行业与信托业的“分业经营、分业管理”思路。


(5)1999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颁布《整顿信托投资公司方案》,指出信托的基本功能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将信托投资公司定位为以信托业务为本业的、以手续费和佣金为收入的中介服务组织,到2003年末调整基本结束之后保留下来并重获登记的信托投资公司只有59家,这是从机构数量上大规模减少的一次调整。上述五次制度改革与政策调整之后的公司名称仍然是“信托投资公司”,实际上信托投资公司的募集资金属于典型的融资中介功能。


(6)2007年1月,中国银监会颁布《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就是当下所称的“新两规”。信托投资公司更名为“信托公司”,强调“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使命是要重视对受托人利益的保护,信托业跨出了具有信托本义的行业发展的重要一步,这是有利于促进中国经济和金融发展的制度创新。


经过12年的发展实践,“新两规”奠定了富有中国特色的信托公司和信托业务以“资金信托”与资产管理并重的模式。“新两规”是信托业发展的政策里程碑,顺应了2007年之后中国经济发展的潮流。信托业的崛起是过去12年中国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的体现,也是实际经济发展需求的产物。


(二)信托业发展的时代定位


任何金融业的发展与金融体系的调整始终是以推动经济增长为目标的,是以服务实体经济部门发展为根本的。


从需求侧来看,2012—2017年的中国固定资产投资从37.47万亿元增加到64.12万亿元,增长71.12%,2017年的制造业投资占固定资产的比率为30.21%,基础设施投资占比为27.04%,房地产业占比为22.80%。中国通过大规模的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项目扩大了国内总需求。


从供给侧来看,2012年以美元计算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6338美元,城乡居民人均储蓄为29509元,表明以大规模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所需的资金供给量是充裕的。2018年,以美元计算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350美元,人均储蓄为51700元。一旦人均收入上升,追求更高回报率的资金端出现,同时资产端也能够提供比社会平均回报率更高的收益率,资金供需匹配的金融市场就诞生了。信托业始终坚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为城乡居民的储蓄资金转化为社会资本提供了渠道,不失时机地回应了新的市场需求。


因此,信托业的发展顺应了经济新趋势,不仅为投资者提供了可观的回报,而且以聚沙成塔、滴水成河的资金汇聚方式为中国经济输入了源源不断的社会资金。要考虑信托业的定位,就要从中国经济发展的角度出发。一是不应拘泥于其他国家信托业务范围等的束缚,毕竟中国的信托业发展是要解决中国的问题,要坚定和持续地服务实体经济部门;二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点又对信托业提出了新的要求,更高人均收入产生了对高质量生活的追求。站在这个时点上,信托业要确立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的以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人民美好生活为本的时代定位。



作者:中 国 信 托 业 协 会
来源:中 国 信 托 业 协 会

责任编辑:zouyanjun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