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爆雷的新闻里信托经常出现,那么信托,能投么?

时间:2019/09/12 14:29:40用益信托网

2019年,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半个“违约”年。


A股大盘冲着3000点高地冲击了一次又一次,靠着降准降息,股市大火。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有多少只白马股爆成斑马。


截止到2019年9月5日,债券市场出现违约债券111只,涉及违约金额586.99亿元;要知道,2018年全年的违约债券数量也不过130只。


信托呢,能投么?今年爆雷的新闻里信托也经常出现。


投资,半个是雷场,怎么全须全尾活下去,还能有收益?有办法。要知道,爆雷的只是单个产品,行业还是没有大问题的,除了P2P。


无愧于“金融二哥”这一光荣称号


在中国,更多的时候,信托是作为“一体两面”的投融资工具傲立于市的。


对于投资者,它是一个比较稳健的理财产品;对于融资人,它又是一款募资速度有保证的融资工具。


无论投资任何产品,资金最终会被输送的地方就是底层资产。底层资产的好坏直接关系着项目爆雷的可能性。


所以,不管什么人,不管什么产品,不管多大名声,关注底层资产,才是关键,否则都白搭。


无论是股市,债券,银行理财,信托,其实都是投资到经过筛选以后的底层资产。底层资产的情况,也可以直接反映产品管理人的风控倾向。


金融的核心就是风控,风控能力直接关系产品的风险高低。没有风控的产品,等于没有刹车的汽车直接上路。


信托产品的风险如何呢?2019年一季度末,信托产品的不良率为1.26%;同期的商业银行不良率为1.8%。


信托的不良率低于银行,这个数据统计结论可能会令人惊讶。所以,信托的风险没有那么高,但为什么鲜有听说商业银行违约,而经常听闻信托计划“爆雷”呢?


这是因为,银行出现不良时,往往在内部直接“消化”了,并不公之于众;而信托产品一旦出现违约现象,信托公司则会及时告知投资者及监管部门。


信托公司在我国金融体系中地位具体如何?


从规模上来说,信托无愧中国金融“二哥”——2019年1季度,信托的规模已经达到22万亿,超过了保险和证券,是仅次于银行的中国第二大金融子行业。

从稀缺性来说,与银行同属于银保监会监管的信托公司更显“珍贵”——信托公司属于非银行类金融机构,目前全国范围内仅有68家,比银行、保险、券商更加紧俏。


从资本实力来说,信托公司甚至略优于银行——按信托公司管理办法规定,信托公司的实缴资本不得低于3亿元。但实际上仅有3家公司实缴资本低于10亿,而实缴资本高于100亿元的信托公司则已有5家,其中重庆信托实缴资金为150亿元。


而从风控方面来说,在对融资人的筛选中,一般信托公司的风控要求不低于银行,甚至在个别情况下会更加严格。比如有些城商行会出于属地原因,对当地的一些实力平平的民营企业提供贷款支持,但是这类企业在信托公司中很难通过风控评审这关。


信托里有新贵也有老贵族 哪个更可靠?


信托公司实力再强,投资最终还要落在具体产品上。该挑哪一类信托产品呢?

信托产品的分类,咱们之前的文章里提过,按投资内容主要分为房地产信托、政府平台信托、证券投资信托、工商企业信托与消费金融信托。


今年以来,监管屡屡收紧地产融资,证券投资类信托又与证券投资基金过于同质,工商企业类信托融资人总体实力偏弱,所以在现在可以多看看消费金融信托与政府平台信托。


消费金融信托是个啥东东呢?


消金的底层资产比较类似于咱们常见的蚂蚁花呗。也就是说,消费金融信托的底层资产即是在一定消费场景前提下,由消费金融公司、分期平台、电商平台等提供资金给消费场所,由消费者进行付款,然后分期还款的融资模式。


消费金融信托(以下简称“消金信托”)早在2008年就出现过,但却一直未成规模;直到2018年以后,房地产信托与政府平台信托竞争愈加激烈,业内屡屡传出监管将收紧地产与政信类,市场份额出现空缺;同时国内消费金融市场已日渐成熟,信托业内对消费金融的专门性风控系统也已具备实操条件;在这种情况下,消金信托出现蓬勃发展的局面,目前在市场上已经可以看见不少消金信托产品。


如果说消金信托是市场新秀,那么,政府平台信托(以下简称“政信信托”)就是行业内的老派贵族。


政信信托一直是信托市场的主流产品,因为国内许多信托公司就是当年地方政府“拨改贷”时期的产物。拨款改贷款,信托公司是政策的第一批践行者,而政府平台公司也由于强力的股东背景,随着时光的流转成为了信托公司长期合作的优质客户,政信信托也随之成为业内的常青树。


政信信托的发展中也经历过各种浪潮,尤其是2015-2017年,先有政府撤函,后有平台退出,政府撇清了与债务的直接关系,平台公司也剥离了融资功能。但这恰恰是任何一类业务在市场化过程中的必由之路。没了财政函,没了政府性职能,政信信托在大浪淘沙中反而凝练成了具有明确还款来源的优质产品:


融资人不再是政府的融资平台,而是具备强大股东实力、同时自身财务指标又经得起金融机构审核的优质企业;


项目还款不再依靠政府拨款支持,而是底层资产必须为有净现金流的基建项目;


同时,区域经济实力、地方财政收入依然可以为项目的运营提供有力的环境支撑。


这些年,屡屡有政信信托违约,我们在另一篇文章里就提过,贵州平台近年来接连违约;而青海省投这个总资产600亿的省级政府平台也是违约界的“名人”。


是不是政信信托不能买?还是那句话,看底层资产。违约的项目,基本都地方财政收入无法覆盖财政支出的偏远地区,融资方也大都实力偏弱,且自身已负债累累。而这些项目的亮点,往往只有一个:收益率比较高。


这种底层资产,往往都是“爆雷”的信号。市场上还有不少经济发达地区的政信项目,大可供各位投资者挑选。只要不是片面看收益,多看底层资产,爆雷的几率还是蛮低的。


不管新贵,还是老贵族,所有的名声、花架子都靠不住,主要看底层资产,主要看操刀者的水平。


信托购买的有效渠道——万能的券商账户


信托产品的销售渠道都在哪?换成人话说,在哪可以买得到?


信托产品是不允许公开推介的;同时,信托产品只能由金融机构销售。也就是说,信托产品正规销售的渠道只有两个,信托公司直销和其他金融机构代销。


信托公司直销,从含义上来看是最合适的,在产品发行人的直销部门购买,有投资者认为这样可以获得信托计划最详细的信息。


只不过,信托公司的直销部门,不允许设立分部,也就是说,你只能在该信托公司的总部才有买到它家信托计划的可能性。这无疑增加了许多投资者的购买难度。


还有其他金融机构代销这条路。


银行的理财柜台,除了银行自营理财,还会有代销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产品,常见的除了保险,就是信托计划。


券商营业部也可以买到信托计划。


券商的三大主要业务,就是经纪、投行和资管。券商的主营业务并非是大众熟知的股票类业务,而是经纪,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排名第一的经纪业务,说白了就是代销。在券商行业中,往往经纪业务中的佣金收入一项就占据总利润的50%以上。


深入点说,在券商营业部购买信托计划,最终实现购买行为的载体就是大家最熟悉的证券账户。甚至于有些科技手段发达的券商可以实现线上的信托合同签署和双录。而无论在银行和信托直销,所有的签署、双录都需要在线下完成。


行走在理财市场上,并非处处是雷场。偶尔的那几处雷,也是以高收益作为诱饵。俗话说,理财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其实投资市场上,一直存在着清晰的路标,指引着稳健的道路。



作者:金 融 事 业 部
来源:叶 檀 财 经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