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靠一粒砂做到50亿市值,“洁净大王”炼成记

时间:2019/09/14 10:27:07用益信托网

“我们的原材料是一粒砂,这粒砂的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和半导体的原料一样。”在玻璃纤维的生产车间,重庆再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再升科技)董事长郭茂向记者介绍。

通过熔制,砂粒可以被加工成一根根纤维,然后再做成滤膜。这个滤膜就像是一张纸,可以成为滤网或者别的形态,放置到一台设备里面,就可以洁净空气。一切起源于一粒砂,然而也正是这一粒“砂”,让再升科技成为行业中的隐形冠军,市值超过50亿。

公开资料显示,再升科技成立于2007年,主营业务是通过玻璃纤维生产研发过滤材料和VIP芯材及保温节能材料。直白一点说,再升科技主要生产的是“过滤板块”与“隔热板块”,这两大“板块”也成为再升的两大业务——清洁与节能。

清洁,即通过过滤板块物理拦截空气当中的粉尘杂质。其实不管是制药、芯片、液晶屏甚至是半导体的生产,都需要非常洁净的环境,必须安装空气净化过滤装置,而这些装置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再升科技。

节能,是通过VIP芯材及保温材料实现隔热。这一技术目前广泛应用在冰箱、热水器等家电领域,美的、海信、松下都是再升科技重要的合作伙伴。

从目前再升科技发布的财报看,两大业务的利润构成比例为“七三开”,洁净仍是主营业务,但郭茂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节能业务也能加快赶上。不管是洁净还是节能,再升科技的发展核心始终是超细纤维材料,这又回到了一粒砂与一张“纸”的基础上。

一张“纸”的高端产业

“我在之前还没有这样接受过记者的采访。”郭茂是技术人员出身,性格低调却透露着几分执拗。“其实作为技术人员并没有太多选择的机会,但我既然入了行就总想着能够做好。”

2000年,郭茂接任渝北区一家常年亏损、濒危破产的玻璃纤维工厂。从技术骨干成为厂长,现在回看,郭茂还觉得是临危受命。“其实我们的产品是墙内开花墙外香,我们生产的材料一直都有出口国外,越是高精尖的工厂对生产环境的要求就更严苛。”郭茂相信,随着国内工业的不断发展,对玻璃纤维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大、用途也会更加拓宽。

2007年,郭茂卸任厂长,成立再升科技,主攻超细纤维的研究、制造和深度开发应用。“因为空气环境直接决定了芯片、屏幕等厂家生产产品的质量,所以,当时大部分生产企业依然倾向选择国外的洁净企业,这些企业大多技术强、名气大。也因此,郭茂明白信誉、品牌对一家企业的重要性,选择了一边“混脸熟”一边学习、研发,而这个技术积累的过程从2000年至今已有十余年。

“我们公司很容易被人误解,认为是一个环保公司或者是废旧材料回收公司,把我们的名字想成生产的‘生’,但我们其实是上升的‘升’,是因为我希望企业每一天都能够稳健向上、从容面对不确定的新环境。”郭茂说。

做制造业并不容易,在郭茂的认知里,“节能、洁净”就规定了再升的企业的经营范围。“我们不能去做金融信贷公司,也不能去搞房地产,这些都不是我们的专业。对于再升而言,一切能因小而改变。”郭茂认为,只要把矿物材料与膜材料运用的足够好,就能在“洁净”和“节能”两大领域做的更多,“如果能够花费几十年、甚至一百年去为环境做一点事情,我已经很满意。”

郭茂长期的积累与专注也终于得到回报。

2015年1月,再升科技A股挂牌上市,成为渝北区首家在主板上市的企业。2017年,再升科技通过收购苏州悠远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参股意大利法比里奥公司、增资深圳中纺滤材科技有限公司,拓展业务应用领域、完善产业链、拓展海外市场,盈利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

“我们在全球最早做钞票纸工厂的所在地——意大利法里亚诺小镇成立了一个研究中心,在走出去的同时引进海外技术。现在我们能批量生产PTFE膜,这种PTFE膜材料主要是集中在日本的两大公司——大金公司与日东电工,现在中国出现了第三家公司——重庆保曼新材料有限公司。”据郭茂介绍,重庆保曼是再升科技与新加坡一家技术公司共同组成的合资公司,再升科技占股51%。

胜诉维艾普

上市给再升科技带来充沛的资金,但在企业并购的同时,也为郭茂带来教训。

2019年3月,媒体与市场曾将焦点聚焦到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维艾普的倒闭,而这个矛头曾一度指向郭茂与再升科技。可以说,这近乎成为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中型企业发展十余年来曝光量最高的时刻。谈及此时,郭茂尽显无奈。

公开资料显示,维艾普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玻璃纤维制造型企业,主要生产VIP芯材及VIP板。2018年2月6日,再升科技曾发布公告,拟向维艾普增资13500万元,增资后占有维艾普45%的股份。

此后据公开资料显示,同年3月与4月,再升科技都曾与维艾普发生过小额度的借款与增资,金额在1000万元左右。随即,再升科技发布公告,宣布将维艾普的债权转让给大股东郭茂。然而在两个月后,维艾普欠款事项浮出水面。且除再升科技拟增资维艾普之外,还有很多人员及机构参与到维艾普的股权收购中。

在郭茂对本报的回应中,“维艾普坑了一众人”。这其中就包括曾在三圣建材任董秘、后辞职实现财务自由的杨兴志。自媒体“里海君”也曾发文报道杨兴志早前对维艾普的全资收购计划,在该篇文章中,称杨兴志与再升科技对维艾普的收购“并行”。

从苏州中级法院的传票也可以看出,维艾普实际控制人周介明的确曾与杨兴志签订过《股权转让协议》协议,并约定将其持有的维艾普股份转让给杨兴志。从结果看,维艾普已经成为了以杨兴志为大股东、再升科技参股的一家公司。而在该协议签订后,周介明与杨兴志在履行《股权转让协议》过程中发生争议,周介明随后将包括郭茂、再升科技等在内的相关方告上了法庭。

2018年9月,网络出现了大量攻击再升科技以及郭茂的帖子,导致再升科技股价一路暴跌,郭茂也成为了最惨“接盘侠”。

2019年8月13日晚间,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原告周介明等人的诉讼请求,郭茂、再升科技无需承担相应责任,该事件也终于告一段落。

“胡子都花白了,伤心处不愿提及。”在采访过程中,谈及维艾普的并购,郭茂情绪低沉,但他始终相信法律是公正的。“维艾普本来是我们的一个合作方,最早是他们主动来找我们(收购)的。”郭茂告诉记者,为了不让中小股东蒙受损失,不让资本市场对公司失去信心,郭茂已将自己分红所积累的5900万元全部掏出,用于填补维艾普的所有欠货款。

“一分钱未收回,还无端被诉,之前真的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对我当然是一个深刻的教训。在此后,我们都会做好企业的背景调查与风险管理。”郭茂说到。

关注技术应用,更看好新风系统

其实除了蹚了维艾普的浑水外,对外收购的策略依然给再升科技带来正向的发展。郭茂对记者表示,2017年可以算得上是再升科技的收购年。

刚上市之初,再升科技的业务线的确比较简单,但通过并购,完成了自己的产业链闭环。通过对悠远环境的收购,延伸了滤纸产业链;通过入股深圳中纺,又加码干净空气领域。与此同时,VIP芯材产业链也在延伸。2015年上市后,再升还在拓展另一条产业链,即AGM隔板,用于汽车启停系统中,铅酸蓄电池的核心材料。

“目前,我们在超细纤维的技术和规模都已经做到了全球领先的水平。通过完整产业链,我们把材料不断功能化、产品化、复合化,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又反过来总结经验、探索新技术。”郭茂骄傲的说。因为对材料制成的高的要求,循环往复的产业链条,再升的技术壁垒是“一不小心”建立起来了的。

而在“循环往复”的过程中,郭茂也“不得不”关注C端的技术应用,这其中包括家用与“农业”。

“消费者要吃到绿色的猪肉,对此我们也想做点贡献。”再升科技董事、悠远环境负责人刘晓彤告诉记者。再升正在打造更加绿色、健康的猪舍,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些新的课题。“我们创造了很多相应的标准,采用更高的材料把猪的疫情和病毒隔离开。最早的猪舍可能用的是防蚊虫的简单铁丝网,在疫情爆发后政府开始研发疫苗,这个研究室的病毒隔离也是我们做的。”

与此同时,随着人们对洁净空气与健康生活的需求越来越高,家用净空市场的规模也在不断加大,这对于再升科技而言当然也是机会。“对于众多家用净化器企业,我们都希望能够与其合作,但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看,家用空净这一细分市场还太小。”郭茂告诉记者。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对于空气净化技术,业内一直有所争议。该人士认为,“空净机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室内循环可能会再度搅动已经沉降了粉尘的干净空气”,或因为此,更多从业者更看好新风系统。

对这一问题,郭茂不作回应,但从再升科技收购深圳中纺这一行为或许可以看出,新风或也是再升科技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据了解,深圳中纺有交换机技术,且再升科技的节能业务也可以解决新风系统最核心的耗电问题。“其实我们的技术运用的场景很多。”郭茂告诉记者。

在采访期间,再升正在打造全球领先的研发中心和体验中心。郭茂告诉记者,10月12日公司就会搬到新地点,并相信在此后,再升的技术能够更多的应用在人们的生活场景中。

“一直以来,政府都在扶持‘专精特新’的中小企业,我不知道目前的我们算不算,再升科技现在的产值才10亿、利润也就1亿多,但我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任重而道远。”


作者:谢 芸 子
来源:中 国 企 业 家 杂 志

责任编辑:wanghuili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