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资金池,这一次讲的明明白白

时间:2019/09/19 16:27:25用益信托网

2019年以来,信托总是能够时不时的轰炸一下资管圈;这一次毫无意外,资金池信托再次引起争议和波澜。


前段时间有业内人士向记者称,杭州工商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商信托”)旗下资金池信托产品存在着承接不良,虚假披露等问题。


此新闻一出,立马引起了整个信托圈的关注。


对于以上消息,杭商信托负责人表示:“不存在,不属实”。而浙江银保监局所出具的说明函中,也表示没有明确证明这款产品具备上述所述的特点。但在说明函确实表明该产品存在非标资金池业务特征,要求实施整改。也从侧面说明这个产品的瑕疵以及其他问题。


目前整个事件仍然在发酵当中,但是从目前的消息动向来看,能否证明杭商信托产品是否为非标资金池,还没有定论。但是该产品确实带有非标资金池业务特征,以下是监管对于该事件的回复:


77.jpeg


统计显示,这款信托名为杭信.恒信增利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期限为5年。该款产品的交易架构以及资金投向,这里便不在赘述。从杭商信托产品经理得知:这是一款基金化的产品。此次事件再次引发行业对资金池信托的关注,尤其是非标资金池信托。


应读者的要求,秉承笔者一直以来的初心;本篇文章重点围绕非标资金池信托展开,就其代表模式、监管现状、典型风险和选择问题一一展开。旨在帮助投资者更好地理解资金池信托模式,更好地为信托投资者保驾护航。


一.资金池信托:众生相


信托资金池业务在广义上有很多类型,前面的文章当中也给与一定的介绍,包括一对多、多对多等类型。不同的业务逻辑和市场需求,催生了丰富的资金池信托图谱,这里主要介绍目前市面上比较流行的四大类。分别为类货币基金型,短期理财型、多期续接型和TOT。


类货币基金型


这一类信托的代表就是现金丰利了,其运作模式与货币基金是如出一辙的。根据产品说明书的规定,在每个交易时段该产品均可以进行购买和赎回,其投资范围在协议书中标明包括存款、债券、货币基金等等,其投向领域和目前公募货币基金大致重合。


可以将这款产品理解为能投非标的货币基金,而且从收益率来看;与一般的货币基金相比,其收益相当可观。但是这类产品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或者说是弱点-低流动性。即使由规模靠前的信托公司操刀,却依然面临着很大的流动性压力,被认为市面上流动性管理难度最高的一款资金池信托。


短期理财型


这类产品开启了短期的资金池模式,产品期限一般在1、2、3、6、12个月不等,投资的资产包括非标资产在内的一揽子金融工具。比如说信托受益权等非标准化资产,这类产品由于设置了期限不需要随时预备赎回和购入,在流动性的方面压力小了很多。鉴于该类产品资金流出的可预见性,因此其这类产品可以配置更大比例的其他资产,来提高整体的收益。


正是这一类模式的特点,使得它成为了目前信托资金池的主流,并按照期限投资范围,分化出了一个较为完整的信托图谱。从财经记者报道获悉,大部分信托公司目前均只有一个资金池,资金和资产都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少数的信托公司可能有多个池子,而且多个池子的关联性并不强,交叉感染风险的概率较小,毕竟信托受银保监会的严格监管。


多期续接型


类货币基金和短期理财型产品,属于狭义上的资金池信托。而多期续接型是资金和资产呈现出了一种多对多的模式,多个资金对应多个资产,这种对应关系是监管重点。其运作的逻辑和核心为监管所不允许,这类产品对流动性非常敏感。


目前有些产品呈现出期限错配的特点,但是资金和资产有 明确一一对应的关系,其模式之一是:以6个月一期滚动发行信托产品,共发行4期,为期限两年的工商企业、房地产项目融资。资金的接续或使用过桥资金,或提前募好下期资金。


TOT


TOT也就是信托的信托(trust of trusts),这种模式原本是阳光私募信托采用的模式,体现到资金池信托就是资金投资于多个信托计划的收益权,由于被投资单位全为非标资产,因此它的期限较长,而且资金成本较高。TOT不能算是资金池,因为一般不存在期限错配,甚至存在负的期限错配。


二.非标资金池:监管及风险


多年以来,非标资金池一直是监管的重点。


关于非标资金池信托的定义,在信托99号文的执行细则当中,监管首次对非标理财资金池进行了定义:“信托资金投资于资本市场、银行间市场以外没有公开市场定价流动性较差的金融产品和工具,从而导致资金来源和资金运用不能一一对应资金不匹配的业务。”


监管现状


前段时间,银保监会发出通知明确要求金融领域各机构,按照相关要求开展金融行业整治工作。而对于信托而言,监管的重点就是严控新增非标资金池业务,通过分期发行、多层嵌套等方式,变相新增非标资金池业务,严重错配、流动性风险突出等问题。由此可见,监管对于非标资金池一直都是严监管的态度。


年初以来,大部分信托公司都按照计划逐步在压缩非标资金池项目,尤其是严监管地区如上海、江苏和浙江等地。不过有些地区的信托公司,顶着监管逆势扩张,其非标资金池产品实现了大幅度的增长。不仅与《资管新规》的总体精神相违背,而是与整个行业趋势相违背。


而监管之所以保持持续的高压态势,对非标资金池出台开展各项整治和风险排查,其根本原因就在于非标资金池带来的各类风险。


风险一:违规进入房地产领域


房地产调控一直是国家最重要的宏观经济政策,“房住不炒”也成为了市场的共识。众所周知,房地产信托一直是监管整治的重点;针对向四证不全的开发商、股东资质不达标,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提供直接信托融资等违规行为,或者是通过“股权投资+债权投资”,明股实债、应收账款特定资产收益权等方式变相提供融资,或者为土地款提供的前融等都不合规。


而这些信托通常比较隐蔽,很多时候从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能看出资金的流向。很多时候就是隐藏在非标资金池、提前终止的房地产信托以及各类有关房地产的所谓供应链融资上。实际上,这些资金最终都流入到了房地产当中。


风险二:承接和转移不良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当某信托产品明确出现逾期之后(假设A公司为交易对手),一方面是为了保证信托公司荣誉,另一方面是为了确保不良被控制在合理的水平。信托公司会通过发行资金池信托产品,设定一个期限来掩盖之前A公司的那笔信托。A公司信托产品就完成了兑付,风险则被转移到这个资金池信托项目;风险还在只不过是换了一拨投资者而已。这就是所谓的不良的转移,风险自然不言而喻。


现实中这一类产品往往通过一个较高的收益率来吸引投资者;从而完成对前期发行信托产品的一个兑付。将风险从一波投资者转移到另外一拨投资者,如果一期不够就两期,可以滚动发行,实现不良资产的掩盖同时又能保持良好的市场声誉。


但应该注意到,这一切实行的前提在于A公司项目能够顺利还本付息。如果自身经营不善,甚至导致资不抵债,那么这个游戏最终会走向结束。尤其是在《资产新规》的要求下,要求穿透底层以及资金和资产池是一一对应。因此这样的模式一定走不远的,更可怕的是风险的集中爆发。如果只是一家信托公司还好,如果大部分信托公司纷纷通过这种模式来转移自身不良,等到风险集中爆发的时候,引发的就可能是系统性风险了。


三.资金池信托该如何选择


关于这一个问题,笔者提供三个维度的选择。


第一:看收益率


收益往往和风险呈正相关,对于信托资金池信托而言同样如此。通过对比各家信托公司发行的资金池信托的产品收益率,就能大概判断出产品的风险几何。


从现实中来看,卖的比较疯的,卖的比较好的都是存在了多年的比较有代表性的产品。其价格区间一般都在5-6%左右,这个价格是比较正常的价格,而且其风险相对较小。但是一旦出现收益率较高区间的,比如7-8%,甚至超过这一区间的资金池信托产品。那么就需要非常警惕了,原因何在?


当前整个市场是处于利率下行的通道的,多次降准之后是常见流动性较为充裕。因此无论是高评级低评级债券,其收益率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再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很多这一了产品收益率依然维持高位。其合理性受到严重质疑,背后的东西让人不寒而栗。


第二:公司品牌


对于江浙沪等地的信托公司而言,其产品运行多年,有独立的运作团队,较好的市场把控能力和丰富的投资者经验。很多信托公司在经历了各种极端事件之后,积累了丰富的处置和应对经验。对于这些严监管,老牌信托公司发行的信托公司产品,是比价可靠的。


更为重要的是这一类产品收益率高的离谱,因为其资金和底层资产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在整个降息降准环境下之下,这一类资金池信托产品的收益率也在不断下降。这才是正常的市场反应,也从侧面说明了底层资产的一盒情况。


而对于那些发行时间不长或者初涉这一领域的信托公司而言如果收益率较高,且属于短期“催肥”的那种,其实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资金池信托对于流动性要求较高,客观上需要信托公司有强大的募资能力和管理能力,而这些都是时间的产物。


第三:看产品投向


这是老生常谈了,其实产品本身或者信托公司股东并不能说明一切。信托资金的风险,根本上来自于所投资资产。笔者一贯强调的是,要更加关注产品本身而不是简单看一个股东背景和历史辉煌就行了,事实证明这是非常不靠谱的。早几年的几匹黑马,如今纷纷原形毕露。


然而尴尬的是,即使在资金池这一类产品的募集说明书里面,对于产品投向往往只做了一个简单而又敷衍的介绍。比如投资于信托主动管理类产品或者什么大额存单、国债等,寥寥几句就说明了投向。但现实的情况是很多理财经理包括信托业务经理也不知道,这些募集来的资金究竟投入到哪个产品中去了。


一般这种投降性的东西,只为信托公司高层所知。基层甚至中层都不太了解,而投资者更是懵逼状态。他们能看到的,就是一纸信托合同,资金去哪里真的不知道。如果投的好的非标也就算了,如果是承接不良或者消化前期的信托产品,风险无形中就放大了。


四.信托资金池之争


信托资金池自问世以来一直饱受争议,但却又在争议中站立,在站立中前行,在前行中壮大,以至于到今天成为了信托圈绕不过去的话题。


市场对信托资金池也经历了一个反复认识的过程,2012年末,市场曾传言银监会要叫停信托资金池,随后监管表示,叫停说不准确,只是在摸底和调研。到了2013年,监管要求银行理财实行单独核算,单独建账,但重点在于分散和独立核算。而对于信托资金池,银监会也考虑过停止非标资金池的信托,然而其定位仍然不明确。


而对于信托公司而言,信托资金池的好处却是显而易见的:第一提高自己的灵活度,比如突然有了项目可以提前用这一模式承接;第二降低公司的资金成本,提高核算利润,提升信托公司主动管理能力;第三为客户提供现金管理服务,加身与客户之间的联系。对于信托资金池业务来说,未来怎样发展还要更多是看监管的定位和口径,但是对于非标资金池信托未来还是保持高压态势。


写在最后


信托资金池业务一直是监管的重点关注,同时也是市场误解比较深的一块。信托上市金融业的坏孩子,而资金池又是属于躺枪和误伤的一类。


但是应该看到,资金池本身就是一个工具无所谓善恶之分,故意滥用,当然具有不小的杀伤力,但是在当前强监管之下,相信绝大部分的公司对市场、对风险和监管存有敬畏。


银行存贷款本身就是一个资金池模式,而信托资金通过运作仍然可以达到相似的能力,而且资金池业务也会成为信托转型的一个方向,强调一定是标准化生产而不是非标。况且对于信托公司的资金池产品而言,更能体现其主动管理能力,有利于信托公司转型发展。


当我们再次看到信托资金池的时候,不要将它看作洪水猛兽。而是要真正能够透过表面,看到内核。


作者:裕 道 人
来源:裕 道 人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