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中南置地毕兴矿:一个区域总裁的业务破局之路

时间:2019/09/23 09:36:07用益信托网

01  破局苏北

3年7倍增长,中南的发展速度令业内惊叹,看似偶然搭乘了市场红利,但实则背后是掌舵者前瞻性的精心筹谋。

2015年,中南开始战略变革,果断由三四线进军一二线城市,同时调整千亩大盘的产品策略,形成“大、中、小”的产品搭配。

与此同时,中南还积极部署人才战略以及谋求组织变革。

正是在一系列变革部署的过程中,毕兴矿被邀请至中南置地集团任职副总裁。

2017年,被委以“深耕淮海经济区”重任,任职苏北区域公司总裁。

从苏北区域仅有3座粮仓到到布局至2省8城,从4个项目到30余个项目,他仅用了18个月的时间。

毕兴矿表示,刚到苏北的时候,苏北只有盐城、淮安、泰兴4个项目,但他看准了苏北的市场潜力,并笃定这里会有一轮窗口期。

所以他问了自己5个问题:

我们的主战场在哪?

我们要和哪些消费者做买卖?

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

苏北未来三年的战略规划和目标是什么?

围绕目标,团队需要整合匹配哪些资源?

带着问题与思考,在中南置地总部的大力支持下,毅然做出一个重大决定:

将苏北区域公司平台从盐城搬迁至淮海经济区战略中心城市——“徐州”。

在毕兴矿看来,区域平台在盐城看似能缩短至淮安及泰兴的管理半径,但当时交通不便,相比而言,徐州交通更便利,是苏北和整个淮海经济区的交通梳纽、人才、资金等资源高地。

区域总部搬迁不久,国务院就将徐州定位为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这无疑为中南置地苏北区域的发展提供了政策利好,也有效印证了毕兴矿对城市布局的前瞻预见性。

区域平台成功搬迁,但如何围绕这个区域根据地进行战略布局?

毕兴矿想得非常透彻,虽每个城市、每个版块属性及个性大有不同,但总逃不过宏观、中观、微观三个层面的“城市及客户研究”。

从宏观层面上,首先要仔细研究人口是否有红利。

高质量人口流入对于城市经济发展、人才吸引、消费力提升等都是利好,所以布局城市需要高度关注人口因素,哪怕有些三四线做不到人口正向大幅流入,起码要有强大的内生能力。

同时要有足够的经济支撑,战略进驻城市不建议“割一波韭菜就走”的机会主义,而是要基于经济总量、人均GDP、三产结构等方面综合考量其持续发展的底蕴。

从中观层面上,要以动态的视角关注供需关系。

所谓动态,就是要看城市的显性+隐性去化周期。对苏北区域来说,精准布局城市的显性去化周期最好控制在6-7个月以内,总体库存最好能在12-13个月之内,这样对供需关系的把控就不会跑偏。

从微观层面上,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他对“客户、竞品、产品、服务等”层面的研究可谓极致入微。

“经营策略的顶层设计、苏北客研体系的搭建、竞品库动态监控、中南健康TED社区价值体系落地、全龄配服务体系的实施”无不印下极致的烙印。

02  坚持取舍之道

但三四线城市因人口流入能力相对不足,其持续的发展动能始终被行业所殚虑。

房企要盘踞一二线,还是重仓三四线?毕兴矿有着自己的思考。

在他看来,不能一刀切的去看待一二三四线城市的潜能,而更应该关注是热点城市还是非热点。

并不是一二线城市都好、都值得做,也不是所有三四线城市都不值得做,恰恰热点三四线城市日子过的也还都不错,其中一定要自己的衡量标准、把握好风控的底线。

在采访过程中,毕兴矿特别强调“取舍之道”。

比如淮海经济区所辖或辐射20多个城市,但他只选择了其中4-6个城市进行深耕,因为适度的取舍才能保证有效的管理半径和人均效能。

不能为了一个项目进入一个城市,而是要为一个项目群可持续发展进入一个城市。

“要学会‘摆棋子’,尤其是战略深耕城市,进入后要迅速占位热点板块,有了支点,才能孵化项目群,实现多点开花!战略深耕后,各种资源等才能发挥到极致。”

在毕兴矿看来,敢于舍弃也不单单是说城市和板块,产品线也要做到有所取舍。一个清晰的产品策略,才能支撑其后续精准投资,实现快速扩张。

03  以敬畏之心应对未知

面对行业下半场,毕兴矿坦言也有压力,但他更愿意以谨慎乐观的心态来迎接未知的挑战。

“毕竟房地产的市场容量足够大,哪怕被压出点水分,规模依旧不能小觑。

这个阶段如果能够把自己的相对优势打出来,不仅不会丢掉蛋糕,反而能分食更多蛋糕。”

但无论未来的市场如何,都要对市场心存敬畏。

他认为,房企一方面要沉下心解读城市与板块,另一方面要基于客户思维打磨客研体系。

“下半场,须摒弃以往的甲方思维,把客户真正放在C位,建立以客户需求为导向的产品思维和经营导向。

只有将这个逻辑研究透彻,才能做出有生命力且让客户真正满意的产品和服务,兑现客户健康丰盛的生活。”


对战略精准且清晰的认知,对产品的孜孜追求,这些都源自于毕兴矿对自己的“极致”追求,他乐于跟自己较劲。

当孤立无援的时候,他会告诉自己,再坚持一点点就成功了;

当工作做得还可以的时候,他会告诉自己是不是可以更好一点;

如果规定时间能完成一件事,他会问自己有没有可能同一时间完成更多事情。“

很多事儿你努力做到极致了,也就没所谓遗憾好留下!”毕兴矿如是说道。




作者:闫 文 娟
来源:易 沃 高 层 管 理 研 修

责任编辑:qinjinhong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