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业的变革与升级

时间:2019/10/12 15:57:23用益信托网

编者按/作为金融业改革开放的重要标志和窗口,自1979年正式恢复经营以来,信托公司从无到有,由小变大,形成了一个有鲜明中国特色的金融子行业成长发展的典型样板。

  

自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以来,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时代,金融行业也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金融如何在服务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的发展基调下,对市场发挥牵引作用,事关到金融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新旧动能转换的成效。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记者通过专访光大信托董事长闫桂军、中航信托董事长姚江涛,深度剖析信托行业的变革与升级,探讨未来发展机遇与趋势,共同寻找信托公司提质增效和高质量成长的晋级之路。

  

40年前的今天,中国信托业迎来了新生。

  

1979年10月4日,国庆节后的第三天,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宣告成立,这是改革开放后信托业的起源点。彼时,鲜少有人能预料到,40年后信托业能成为一个超级金融子行业——坐拥23万亿资产管理规模。

  

其间,信托业经历了6次大整顿,行业机构数量从最初的100多家,上升到600多家,鼎盛时期一度到700多家,几经波折之后,于2007年彻底稳定在目前的68家。

  

事实上,在2001年“信托法”出台之前,信托业经历的五次大起大落,都是以行业清理整顿收场。那时的业态边界通常既不够清晰,也不够稳固。尤其相比较于银行、证券、基金与保险等金融行业,这种状况变得更加显而易见。信托法的出台标志着信托业在制度上找回了本源。真正从经营上找回自信大致从2007年才开始。

  

党的十八大以来,日趋严峻的监管环境,将转型发展的使命推上了信托业的经营战略高度。

  

信托业如何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如何响应新常态下的监管要求转型升级,并实现高质量发展,业界将拭目以待。

  

本报:在践行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础上,信托公司如何回归本源,为民营企业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

  

姚江涛:信托回归本源,就是要深入理解信托本源的两大功能:一个是金融的功能,信托机构作为受托人接受资金委托,通过专业的金融能力与对实体经济专业的理解,才能切实摸到实体经济的脉搏,能够真正的服务实体经济。第二是财富管理,因为信托本身就是一个财产的制度性安排,必须充分发挥自身的专业能力,服务好高净值客户,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因此可见信托的本源是服务,是切实履行好受托人的职责,为实体经济和人民群众美好生活服务。

  

闫桂军:一直以来,光大信托都以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民营企业为己任,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消费升级、住房金融、健康医疗、节能环保、先进装备制造等领域的发展。

  

在服务理念方面,强调对民营企业要做到四个“一视同仁”:信贷政策上一视同仁,不提高准入门槛;服务效率上一视同仁,不优柔寡断;激励约束上一视同仁,不厚此薄彼;产品创新上一视同仁,不左顾右盼。

  

在信托服务方面,坚持问题导向,聚焦民营企业的服务痛点,精准施策、创新服务、主动作为,不断实现“三提升、一下降”,即服务质量、融资规模、审批效率逐年明显提升,综合融资成本合理下降。2019年末,力争民营企业融资规模超过2018年。

  

在激励机制方面,制定民营企业重点支持名单,对入选重点支持名单的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开辟准入绿色通道;出台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授信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的管理办法,明确针对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业务开展的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的认定标准、免责条件和免责流程。

  

在服务成效方面,助力民营经济的信托业务存量规模超4500亿元,占全部信托存量规模的七成以上,其中,中小微企业业务规模占比近九成。目前公司已与超过40家优质民企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并在内部立项流程、审批效率以及产品定价等方面,对战略客户的项目给予了多项优先权。

  

本报:谈谈如何服务实体经济?

  

姚江涛:有两个关键词,一是专业,二是整合。

  

就信托而言,灵活性是功能优势之一,但“没有专业性,灵活性就像浮萍,风一吹就散了”,我司围绕行业专业化、团队专业化和管理专业化三个维度,培育差异化核心竞争力,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本领。

  

整合也是因信托的灵活性功能赋予的优势特点,既是股权、债权、资产证券化等多种金融工具的整合,也是产业链上下游、行业合作伙伴等交易对手之间资源的整合,更是软服务的财富管理业务与硬资产的私募投行业务的整合。

  

公司将着眼于这两个关键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提供服务。

  

闫桂军:努力回归信托本源,践行服务实体经济责任,打造全方位领先,具有可持续竞争能力的中国一流信托公司,为此公司将在资产端建立全产业链综合金融服务能力;在资金端,构建高端财富管理平台,积极布局投资银行、资产管理、财富管理、权益投资和消费金融五大业务板块,着力打造家族信托、慈善信托两大名品。

  

从五大板块看,财富管理服务是以产品为导向,以客户为中心,提供特色产品,搭建开放式平台,为客户提供全方位、一站式财富管理服务;投资银行是升级债权类业务,积极建立股权业务能力,探索多业态布局,打造专业投资及投后能力,为企业提供综合金融服务;消费金融是在基于B2B2C助贷模式的基础上,建立专业化的资产管理与运营服务能力,提升专业风控能力,择机开展B2C自主放款业务;权益投资是以另类投资业务为主,协同信托主业,执行公司战略投资,捕捉特定优质投资机遇,提升公司资本回报水平;资产管理是以另类资管业务为主,探索母基金类业务,同时通过政策性、产业和私募股权基金的形式,顺应国家政策导向,支持实体和民营经济的发展。

  

家族信托和慈善信托是未来公司着力打造的两大名品。家族信托是公司在新发展时期规划的信托本源业务,既是信托行业未来发展的重要业务领域,也是公司践行“财富管理”战略的核心支柱。公司家族信托办公室充分发挥光大集团的金控全牌照优势,联合光大银行、光大保险、光大控股、光大证券、光大科技、中青旅等兄弟公司,打造光大信托在家族财富管理领域 “一体两翼”的核心竞争优势。

  

慈善信托方面,为响应国家号召,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公司顺应监管导向,将慈善信托作为转型发展、回归业务本源的重要抓手,加快创新发展,持续打造慈善信托的专业水平、品牌影响力。截至2019年7月,公司共向民政部门完成备案的慈善信托产品16个,规模合计7219.7万元。新增慈善信托备案数量位居行业首位,新增规模也排名前列,慈善信托发展取得了较突出的成效。

  

本报:在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同时,传统金融机构如何通过自身的升级转型,进而实现自我的高质量成长?

  

姚江涛: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与实现自身转型高质量发展首先是相互促进的过程,但要实现自身的高质量全面发展,还需要具备以下四个条件:

  

一是合规风控能力,这是保障公司健康发展的基石,也是维护金融消费者权益,实现受益人利益最大化的需要。

  

二是服务实体经济发展要求的专业化能力,这也是信托打造相较于其他资管行业,所独有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三是受托管理能力,特别是在当前数字化发展时代,要通过金融科技赋能,构建扎实完善的受托人尽职管理体系,切实履行好受托人管理职责。

  

四是与行业一道共同构建和维护信托行业的受托尽职文化,其核心即我们作为受托人,应遵循信托目的,为了受益人利益的最大化,忠实、勤勉履责。

  

闫桂军:资管新规下,各类资管机构监管标准逐步趋同,能力建设和核心竞争力建设成为关键。

  

我们认为,建设一流信托公司,需要实现“八个一流”。

  

一流的发展战略蓝图:建设一流信托公司必须有一流的发展战略,制定发展战略有利于明确长远发展目标,达成共识,形成合力;有利于优化内部资源配置,提高运营效率,实现可持续发展。

  

一流的公司治理体系与组织框架:现代金融企业发展离不开完善的公司治理体系,公司治理作为企业经营的最重要物质保障,涵盖了企业经营管理的全部。总体而言,公司治理以体制为保障,以机制为核心,以文化塑造灵魂,从技术角度讲,制衡是前提,协同是关键。

  

一流的风控体系和合规文化:建设一流的风控体系和合规文化要明确“四个不丧失”:一是不丧失底线,二是不丧失先机,三是不丧失客户信赖,四是不丧失监管信任。实现一流的风控体系和合规文化还要明确“四个把握”。一是把握风险实质,不被项目形式所左右;二是把握周期趋势;三是把握政策取向;四是把握市场实际,根据客户需要、同业竞争状况做出适时调整。

  

一流的业务组合和盈利模式:信托行业的特点决定了其业务绝对不能单一化发展,必须组合式推动,这既是经济发展的内在需要,也是有效对冲风险的金融本质要求。信托公司的盈利模式主要涵盖增长、对冲、产融结合、结构化、浮动。

  

一流的创新体系:围绕创新体系和创新能力建设,一是产业与市场方面,要加强产业与市场规律的研究,有针对性高效、精准的开展业务模式创新和产品创新;二是法律与政策方面,创新要以风险可控与合规为前提,在现有监管政策框架下进行;三是行业与客户方面,要以客户需求为根本出发点,充分发挥信托的制度优势,满足不同客户的差异化创新需求。

  

一流的资源配置和运营保障:金融机构发展离不开资本要素投入,也离不开基础运营体系的有效支撑,一流的资源配置和运营保障是金融机构做大做强的重要基石。

  

一流的人才队伍:企业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对于信托业这种智力与知识密集型行业来说,人才尤为关键。公司要坚持内外并举,以精英、精粹、精炼的人才引进战略为公司发展提供专业保障。

  

一流的企业文化:要坚持以集团企业文化建设为依托,以信托文化为特色,以完善创新文化(3.830,0.03, 0.79%)、合规文化、风险文化为抓手,打造“担当、和商、简致、善行”的核心价值观。

  

中航信托董事长姚江涛

  

就信托而言,灵活性是功能优势之一,但“没有专业性,灵活性就像浮萍,风一吹就散了”。

  

整合也是因信托的灵活性功能赋予的优势特点,既是股权、债权、资产证券化等多种金融工具的整合,也是产业链上下游、行业合作伙伴等交易对手之间资源的整合,更是软服务的财富管理业务与硬资产的私募投行业务的整合。要实现自身的高质量全面发展,还需要具备以下四个条件:

  

一是合规风控能力,这是保障公司健康发展的基石,也是维护金融消费者权益,实现受益人利益最大化的需要。

  

二是服务实体经济发展要求的专业化能力,这也是信托打造相较于其他资管行业,所独有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三是受托管理能力,特别是在当前数字化发展时代,要通过金融科技赋能,构建扎实完善的受托人尽职管理体系,切实履行好受托人管理职责。

  

四是与行业一道共同构建和维护信托行业的受托尽职文化,其核心即我们作为受托人,应遵循信托目的,为了受益人利益的最大化,忠实、勤勉履责。

  

光大信托董事长闫桂军

  

在服务理念方面,强调对民营企业要做到四个“一视同仁”:信贷政策上一视同仁,不提高准入门槛;服务效率上一视同仁,不优柔寡断;激励约束上一视同仁,不厚此薄彼;产品创新上一视同仁,不左顾右盼。高质量发展方面,资管新规下,各类资管机构监管标准逐步趋同,能力建设和核心竞争力建设成为关键。

  建设一流信托公司,需要实现“八个一流”。一流的发展战略蓝图。一流的公司治理体系与组织框架。一流的风控体系和合规文化。一流的业务组合和盈利模式。一流的创新体系。一流的资源配置和运营保障。一流的人才队伍。一流的企业文化。


作者:陈 嘉 玲
来源:中 国 经 营 报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