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银行票据基金到类信托私募

时间:2019/10/16 16:31:10用益信托网

7月底的时候我们写过一篇文章《银行承兑汇票基金的风险点》,重点分析了银行票据基金是怎么套利的,以及最大的风险—资金挪用问题。文章发出后,内容里提到的上海华领资产在微信后台投诉我们,原因是“侵犯名誉”。然而从2018年4月份开始,华领资产涉及投资人诉讼已超过30起,还被上海证监出示了警示函。就目前的情形而言,恐怕大部分资金不是投向银行票据的。


按照管理人自己的说法,“由于经济环境恶化,票据流通周转效率下降,导致票据收益严重下降,交易对手违约,资金无法回笼,导致产品亏损无法兑付。”按照过往类似案例来看,是否涉及自融,还有待后续观察。但有一点是明确的,以“银行票据”名头吸引的资金,其实变成了个资金池。35亿的资金池,玩什么玩不转呢。


警惕资金池化的私募基金


一向被视为有银行信用背书的银行承兑汇票,近几年来成为一些平台募集资金的快抓手,然而事后看来,其大面积陷落,大概率也成为平台崩塌的催命符。


2018年8月,中精国投旗下票据基金爆雷,涉事资金超过18亿,并没有将全部资金用于投资银行承兑汇票,部分资金被转到外滩控股和相关个人的账上,今年6月14日已被上海经侦立案。


2019年3月,上海良卓资产的票据基金违约,因上市公司公告才得以被媒体报道,当时已违约规模为20亿左右。虽然良卓资产基金产品合同和宣传资料上均写明资金投向,为银行承兑汇票及该等票据的收益权、银行存款等低风险的标的,但是事后来看,除了部分投到如皋银行这类的股权,对大部分资金去向良卓资产没有给出解释。截止到8月份,某上市公司投向良卓资产票据项目的资金,5000万只收回来了100万。司法和监管部门目前尚无相关消息。


2019年9月,经财经媒体报道,华领资产35亿私募票据基金出现兑付困难,其实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华领资产就已经开始出现延期。华领方面给出信息是:该基金并非用于投资银行承兑票据,而是全部用于投资“交易对手”的票据收益权。说白了就是拿资金去做了供应链金融,又是个大资金池。


小编对资金池的通俗理解是,只要用款主体不明确,底层资产不透明的,都可以称为资金池。资金池对管理方是个利器,海内海外,场内场外,没有什么不能做的。只不过一旦资金链出问题,基本就只能崩了。


比如先锋系,旗下P2P业务500亿,私募基金200亿。比如700亿规模的金诚系,外发发售的私募产品很多没有明确具体项目,实施资金分离,本质还是资金池。还有如阜兴系,实控人朱一栋利用几家看起来没关联的私募公司,共备案私募基金超过150只。资金也是来回腾挪,以至于司法机关调查账户的时候,光纸质账册就堆了1500立方米。涉及资金账户几百个,再扩展到子账户、孙账户达数千个之多,这不是资金池又是什么。先锋系、金诚系、阜兴系的崩盘,带来的影响可能远超前几年的e 租宝,泛亚。至于还有一些继续玩着资金池,而且投资人愿意跟着的,那基本就是靠信仰了。


利用资金池,大佬,或者说大鳄们让违规和欺诈变得手法无穷,且容易遁形。


从有限合伙到契约基金,债权型私募的那些高危时刻


自7年前开始的金融自由化,催生出P2P雷声震九州,而在私募基金尤其是债权融资类领域,从有限合伙到契约基金,也经历了两轮雷阵。

2014年5月,华融普银兑付出现问题,经过侦查,华融银安公司、华融普银公司共向3000余名投资人非法吸收55亿余元资金,最终造成投资人经济损失34亿余元。

除了资金池、自融这些小case,其宣传的投资项目如山东岚临高速、成都阜外医院、新发地农产品市场等等全是虚构的项目,甚至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公开信息这些资金究竟流向了哪里。


2014年7月,河北海沧资本管理的9个项目发生逾期,其中有3个项目为假项目。逾期的5.36亿元中,除了河北融投实际担保的1.51亿元,其余超募3.85亿被实控人姜涛卷走。在这个案件里,除了项目造假、资金超募、资金挪用之外,实控人本身就在进行着有预谋的犯罪,据说通过云南景洪出境前,还把自己微信号改为“此人已消失”,其猖狂可见一斑。


2015年4月,深圳金赛银基金出现无法兑付情况,其法定代表人王维奇也在9月份失踪,涉案资金超过30亿元,涉及全国投资人逾5200名。2017年4月份,公安部对王维奇发出A级通缉令。当年三季度,一度传出金赛银重组的消息,重组方中安南方号称股东原为WJ总部直属企业,然而后来也不了了之。


2015年4月底,惠民兴业(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数个有限合伙项目延期,收益都在年化15%左右。一边跟投资人打着公司,一边又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立案侦查。然而奇葩的是,2017年另一件私募违约事件,又见到惠民兴业的身影。2017年,中源诚信(北京)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张家界未来城资产管理计划”违约,涉及100多名投资人共计2.5亿。令人惊奇的是,该项目的管理人中源诚信以及融资人新鑫房地产的母公司光大华璞,都和惠民兴业基金及其实控人王乃全有着紧密的关系。前脚立了案,后脚接着骗,真是令人瞠目结舌。


2014-2015年是有限合伙集中爆雷的年份,最终把债权型有限合伙给玩坏了。2015年下半年,一家号称央企背景的基金公司华宇系横空出世,就此拉开了债权融资类契约基金的大幕。


私募原罪:灰度的监管和低违法成本


前面两部分对有限合伙和契约基金违约简史的回溯,可以让我们静下来想一想,债权融资类私募究竟有什么天然弱势?


这类私募基金,因为有固定收益较高且接近信托的产品架构,在实际宣传过程中也经常号称类信托私募基金,吸引了不少固收类投资者。


但是相比于证券类私募投向标准化领域,相比于股权类私募主要是一些实力和资历较强的管理人,类信托私募基金基本上没有什么门槛。严格来说,在资管新规出台前,一个自然人只要有一定资源,就可以成立私募基金公司发项目。要知道,中基协对私募基金的备案登记信息并不做实质性事前检查,监管机构主要还是在事后进行调查。


很多投资人有个误解,私募基金也是有金融牌照的,而事实上即使随着备案登记制度的出台,我国的私募基金监管相较于信托、券商这类牌照金融机构,仍处于灰色地带。2017年高峰的时候有2万多家私募公司登记备案,想一想监管部门能怎么监管。可以设想,一个自然人股东,1000万注册资本,3名有基金从业资格的人员,几乎没有啥含金量的“金融牌照”,以及没出事前监管不会找到你,这种情形下怎样赚钱最快。


我们并非是要一味去排斥私募投资,然而对于所谓的类信托私募基金而言,一定要认识到其先天的弱势,指望依赖良知和道德的制约是没有意义的。在你准备投资债权融资类私募前,为了避免遇险,最好的方式还是先想好哪些东西一定不会去做,清晰的设定好底限和原则,那么基本上触到大雷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作者:咚 咚 锵
来源:大 话 固 收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