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刚刚,又一个爬虫公司倒下了!

时间:2019/10/21 17:58:45用益信托网

9月份,大数据风控行业迎来史上最严的查处,很多公司再次面临生存危机。

 

最近大数据风控平台魔蝎科技的高管以及新颜科技的高管相继被警方带走;公信宝运营公司亦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古荡派出所查封。

 

受此消息冲击,在魔蝎科技的高管被带走当晚,上海大数据风控平台聚信立随即向商户下发通知,表示将暂停对外提供用户授权的运营商爬虫服务。此外,鹏元征信、立木征信、白骑士等多家大数据风控服务商纷纷暂停部分服务。

 

2019年10月21日,更有消息称51信用卡有浙江本地警方介入。从杭州某金融科技公司高管发来的现场照片来看,现场警车云集。有消息显示,有一百多名警察冲进51信用卡在西溪的办公大楼。

 

51信用卡一天之内暴跌34%,被迫在港交所暂停交易。是的,整个大数据风控行业风声鹤唳,从业者人人自危。

 

据悉,本轮公安机关针对大数据风控公司的行动源于催收公司拿到被害人定位信息上门催收,将人逼到跳楼自杀。这起命案让警方反过来追查数据公司倒卖个人隐私数据的责任。“由于案件正在侦办过程中,具体细节都不让了解,也就是不能对外发声,领导也要求不要再问。”一位不愿具名的警方内部人士说。

 

不过,可以确认的是,这与警方近半年对“套路贷”高压态势有关。今年,打击“套路贷”是公安部部署的重要任务之一,下达到各地公安机关情况各有不同。由于杭州是互联网金融“重灾区”,各种新型网络“套路贷”案件频发。

 

9月3日,公安部在河南郑州召开打击“套路贷”犯罪工作推进会。会议要求,要打掉“套路贷”团伙开发使用的非法放贷App、非法网络借贷平台,查扣银行账户及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涉案资金,依法追缴,打掉专门从事非法催收业务的职业催讨团伙,依法处理。

 

从目前情况来看,“套路贷”开始由传统的线下接触式转为网上接触式。以前的套路贷犯罪模式,都是和受害人有面对面接触的过程。但现在,发展迅猛的是以网贷为依托的“现金贷”,数额小、周期短、灵活性高、欺骗性强。

 

更早的时候,在今年3·15晚会上,警方提出了一个新词:“714高炮”。一般借款周期为7天或者14天,“高炮”是指其高额的“砍头息”及“逾期费用”。砍头息是高利贷放贷人放贷时先从本金里面扣除一部分钱作为利息。警方透露,这种“714高炮”网络套路贷已经在浙江出现。

 

据警方介绍,这种网络“套路贷”呈现新的特点,一是散布“无息无抵押”等信息引诱人;二是通过互联网借贷平台生成借条合同;三是违规收集借款人个人信息,尤其是手机和微信通讯录等社会关系资料;四是以借条合同为掩护,收取畸高利息;五是迫使借款人“体外循环”还债或虚增债务,骗取高额利息。

 

9月11日,杭州市公安局举行新闻通报会,今年以来有60个套路贷App被关停、19个犯罪窝点被端掉。7月份以来,杭州警方先后对多个“现金贷”类套路贷犯罪团队集中收网,捣毁“现金贷”类套路贷犯罪团伙8个,抓获违法犯罪人员300余名,其中采取刑事强制措施140余名,冻结涉案资金、资产7600余万元。

 

被查的这些大数据风控平台,有的为“高炮”平台提供风控服务、贷超导流服务,有些还亲自下场放贷。信用管家作为贷超为“高炮”平台导流。黑猫投诉显示,快钱也被多次投诉为“高炮”平台提供支付服务,沦为高利贷残害百姓的帮凶。

 

警方还发现,在用户下载这些借钱App时,系统会要求用户开放手机内的通讯录、通话记录等隐私信息。很多人为了几千块的借款,个人隐私完全暴露。此次,杭州警方的雷霆行动,足以让这些大数据平台胆战心惊。

 

实际上,监管对大数据风控行业一直保持高压态势,分别在2017年现金贷平台泛滥和2018年电信诈骗案件高发时,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打击,并且系统地调查了几十家大数据风控平台的真实情况。

 

当数据行业缺乏自律时,尤其是套路贷案件出现人命官司后,反过来警方就会追究,谁为“套路贷”平台提供了系统、数据和催收,这才会涉及数据安全。


事实上,随着股市狂泻,楼市低迷,不少“套路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撕下刚性兑付的面具,接连出现跑路现象。从泛亚、e租宝、金赛银、财富基石、理财邦、盛世财富、三农资本、安昊控股等,涉及的人群比以往任何年度都要猛烈,动辄出现上千人甚至几万人的群体性事件。

 

大家都知道,金融存在的基础从来都是建立在信用基础上,借款到期就要还本付息,这是几千年来就有的古老游戏规则。但是在社会平均利润率也就20%-25%左右的情况下,如果资金的成本超过10%,加上人工工资与房租等固定成本,企业就是无利可图。你说那么互联网金融公司动辄月息一分、一份五,甚至两分的利息吸纳进来,他靠什么进行刚性兑付?都说买的没有卖的精,有什么样的行业年化收益率能够达到40%、50%,估计大部分最终还是流进了房地产市场,也只有像09年-13年那几年疯涨的房地产能够支撑起这么高的利息,换上任何一个行业都不能承担起如此高昂的资金成本。

 

问题来了!进入2015年后我国除了北上广深的房价还能坚挺外,其它的二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早就一泻千里,即便当地政府放开限购限贷政策,也于事无济,在售的住房超过了购买力的好几倍,房价能不腰斩?

 

早前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通过房地产公司回收的利润肯定是能够按时还本付息的,不然老百姓也没有那么傻。但是如同美国的次级贷款一样,无论设计得如何精巧,中间的环节如何复杂,一旦房地产价格下滑,无法按时兑付了,就爆发了金融危机。这些互联网金融平台公司也一样,一旦上游的房地产公司房子销售不出去,无法还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借款,老板没有办法,只能通过更高的利息吸纳进新的资金,兑付前面的本息。这些老板估计明知道是个庞氏骗局,也只能硬着头皮击鼓传花玩下去了,所以一旦有风吹草动,自然整个链条就崩塌了!

 

如同电信部门总提醒市民注意电信诈骗,可是每年全国还会有无数的人上当受骗。为什么明明知道民间互联网金融公司风险极高,甚至是非法集资的庞氏骗局,还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呢?

 

老百姓傻吗?当然不是,很多老百姓看得很透,也知道其中巨大的风险。可是老百姓有其他的选择吗?

 

选择银行?

 

银行给的利息太低。出于我国金融稳定的考虑,最近十几年,央行基本采用对称性加息或者降息,银行的净息差一直稳定在3%甚至更高,开银行一直就是稳赚不赔的生意。自从2000年前后国有银行剥离不良资产以来,银行的日子就相当舒服,从金融从业人员人均年薪动辄三四十万可以窥见一斑。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中国的老百姓变相补贴银行。即便最近一年CPI同比增长在2%以内,但是单纯从生活成本来看,靠存银行的那点利息远远跑输房价、物价上涨的幅度。虽说最近央行完成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最后一公里”,实现了存款利息自由浮动,但是效果如何尚待观察。

 

尽管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但是金融自由化的步伐迈得一直非常谨慎,老百姓的投资渠道除了银行就是股市或者楼市,国内外几万亿的热钱资金就在这三种渠道之间来回倒腾。

相信楼市?

 

08年出台的四万亿刺激政策把楼市推高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让买房的投资者赚得盆满钵满,所以当时老百姓的钱都在楼上里。但是此后政府出台了无数个限购限贷政策,包括开征房地产税,当然最终让房地产价格刹住车的还是错位的供给需求矛盾,但是不管怎么样,后来买房子的老百姓是套住了,尤其是二三线房地产价格更是阴跌不止。

 

相信股市?

 

自2014年10月底开始,我国股市出现无厘头式的疯狂上涨,让老百姓看到股市巨大的赚钱效应,于是纷纷卖房或者依靠场外配资杀入股市,幻想通过财产性收入实现财务自由。哪知道,我国的股市经过了二十五年,零和博弈没有任何改观,很多股票的价格波动完全脱离了股票本身,变成了概念炒作。最关键的是,有着“股市稳定器“的基金等机构,进场的时候比散户早,逃跑的时候比散户撤得快,你说亏钱的能不是老百姓?进去晚的,或者没有及时从股市撤出的,全部悉数套牢。

 

看看从15年年初到6月中旬加杠杆疯狂到变态,从6月下旬一直到现在去杠杠残酷到极致!资本台风过后,我国股市一片狼藉,到处是一片哀嚎声。从期货界传奇人物瑞操盘手跳楼,到国信证券老总自杀,到私募江湖的传奇人物从神坛坠落;从最初救市的大佬信誓旦旦,到后来发现是联合国外做空的大主力;从券商自营盘月度收益超过50%到一千只多只私募股权基金净值跌破止损线,接近清盘,真的跌宕起伏,让人心惊肉跳。2016年初也是延续了2015年势头,据说怀胎数年的熔断机制,推出短短的四天就让中国股市的市值就消灭掉四万亿。

 

损失的何止是普通老百姓,甚至中产阶级都找不到了,所以股市异常波动“充分反映了我国股市不成熟,不成熟的交易者、不完备的交易制度、不完善的市场体系、不适应的监管制度”。 老百姓寒心呀!股市建设了二十五年,还有这么多的不完善,有这么多的陷阱!

 

所以最后只能被网络借贷的诱惑吸引过去。尤其是借助互联网的翅膀,方便、快捷、体验好,一时间,老百姓接踵而至,月息一分、一份五相对银行的三点几的年化利息来说诱惑力太大了。很多网络借贷在集资的时候打的都是感情牌,如同传销一样,一传十十传百,最后都是朋友之间的口口相传。

 

上游出了问题,自然就波及下游。

 

9月27日,同盾科技旗下爬虫业务负责人为配合警方调查曾经服务的某第三方单位,正在协助警方调查取证,具体被带走时间不清楚。

 

业内人士认为,很多出事的公司主要涉及数据采集流程,支持爬取数据用作信用评估。

 

对于爬虫技术,从业者认为是“技术中立”的,“原本这些信息就需要向金融机构提供,用户自己打印截图跟我们帮他爬虫是一样的。爬虫就是一个工具,帮他把数据自动采集下来,然后倒进去而已。”

 

“爬虫是你到互联网上在别人不知情下获取数据;如果用户在某一特定情况下,授权你去访问,那就叫采集。爬虫和采集是两码事。当然,即便是采集完了也只能在授权范围之内使用,有限度地使用,而不能够将数据私自储存,稍微包装一下卖给第三方。”

 

不过,高压态势下大家关注的焦点话题是:什么情况下会被警方带走?怎样就算是涉嫌犯罪?哪些产品存在问题?

 

“大家关注的焦点就在于自己行为是否合规,而且更关心是否刑事合规。因为一般的合规而言只是罚款,而一旦刑事不合规,则会面临牢狱之灾。”

 

2017年5月,在《网络安全法》正式实施前夕,监管针对大数据乱象出手,先后将30家大数据风控平台列入调查,其中就有几家估值高达数十亿元。


大数据行业因爬虫数据获刑的要算北京数据堂。在两年前那次监管打击中,北京数据堂的多名高管被带走,原因就是大肆买卖用户个人信息,其中涉及隐私性的数据。这家成立于2011年,2014年底在新三板上市的大数据风控公司,核心业务就是大数据的采集、处理和挖掘。警方在侦查中发现,北京数据堂在八个月内日均传输公民个人信息1.3亿条,数据大多是爬虫得来。

 

时隔一年,大数据行业又迎来第二轮收网式打击。

 

2018年11月,针对大数据行业乱象,监管再次带走大量从业者调查。这一次监管针对的是公民信息泄露,其中数据不乏来自政府单位。甚至有的电信诈骗分子会伪装成公检法人员,利用的便是公众对公检法机构人员的畏惧和公安身份查询接口返回的高清网纹身份证照片。

 

2019年9月,大数据行业迎来第三轮整顿。此轮整顿原由,警方并未对外公布。不少业内人士表示,与第三方数据平台为“714高炮”平台、套路贷平台提供数据服务,非法倒卖个人隐私信息脱不开关系。

 

2019年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了《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惩治非法放贷犯罪活动,防范因非法放贷诱发涉黑涉恶以及其他违法犯罪活动。  

 

重点是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例如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或者以超过36%的实际年利率,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恶势力、恶势力犯罪集团认定标准的,应当分别按照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恶势力、恶势力犯罪集团侦查、起诉、审判。

 

所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作者:常 远 是 我
来源:硕 士 博 士 圈

责任编辑:shuaigr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