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开出33张罚单 中信信托和五矿信托等违规

时间:2019/10/22 11:23:23用益信托网

信托业严监管的态势依旧。


国庆节后短短10个工作日,三地监管部门接连公布了对4家信托公司的5张罚单,违规事项主要涉及房地产信托业务、通道业务和信保业务。


据记者统计,2019年以来,约20家信托公司共计收到来自各地银保监局的33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2445.36万元,被罚公司、罚单数量和处罚金额均为近5年来的新高。


从监管政策及处罚事由来看,今年以来,房地产信托已是监管重灾区。近10家信托公司因为“涉房”违规而遭到监管处罚,罚款总额超过千万元。


此外,在“控地产、去通道”的大监管导向之下,部分地区和部分信托公司还开始了严查底层资产为个人消费贷款的通道业务、核查涉及助贷业务的结构性消费金融产品合规性等动作。


被罚数据创近五年新高


记者注意到,无论是被罚公司、罚单数量还是处罚金额,2019年均创近5年来的新高。


近日,北京银保监局、青海银保监局和苏州银保监分局,接连公布了中信信托、建信信托、五矿信托和苏州信托的5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为170万元。


具体来看,中信信托因违规为银行规避监管提供通道服务、违规接受保险资金投资事务管理类及单一信托,被罚款70万元。建信信托因“违规接受保险资金投资事务管理类及单一信托”,被罚款40万元。五矿信托因尽职管理不到位,导致信托资金用于收购土地,被处以30万元罚款,相关违规业务负责人也被处以5万元罚款。苏州信托因个别业务风险资本计提存在差错,被罚25万元。


事实上,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对信托公司的处罚力度明显加大。


记者据公开信息统计获悉,2019年以来,包括国民信托、华润信托、国联信托、北方国际信托、华信信托等在内的约20家信托公司,共计收到来自各地银保监局的33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2445.36万元。


在行业罚单密集的背景下,多家受罚的信托公司向记者表示,将严格落实监管意见,对违规问题进行整改,加强公司合规经营。


南方地区某信托公司一位业内人士指出,“监管对信托业的合规管理和风险控制要求越来越高,未来可能还会有不少罚单。这在一定程度上将会倒逼信托公司不断规范自身的经营行为。”


记者注意到,无论是被罚公司、罚单数量还是处罚金额,2019年均创近5年来的新高。公开信息显示,2015~2018年,信托公司累计收到银保监系统开出的罚单61张。其中,各地银保监局在2015年仅发出6张大单,2016年略有上升至9张。2017年和2018年的罚单数量明显攀升,分别为22张和24张。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罚单数量相当的情况下,2018年罚没的金额较2017年增加约45%。据本报记者统计,2018年全年,则共有17家信托公司被开出24张罚单,合计罚没金额达1495万元。


可见,监管形势愈加严格,监管处罚的力度亦不断加大。今年以来,百万罚单不在少数,被罚款超过200万元的有5家公司;超过50万元的罚单共有19张。而2018年百万级别的罚单只有2张,2017年则仅1张。


此外,今年以来,五矿信托、北方信托等几家公司被监管部门采取“双罚”措施,即同时对机构和涉事人员采取“双罚制”。以10月11日青海银保监局下发给五矿信托的两张罚单为例,除了五矿信托遭到处罚外,相关违规业务负责人也被处以5万元罚款。


而从信托公司被处罚事由来看,主要涉及业务违规、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关联交易、信息披露、内控制度等,且罚单公布的监管处罚事由呈现更具体和更明确的趋势。


“涉房”成重灾区


除了信托外,银保监系统对银行资金违规“输血”房地产也频频开出大额罚单。


罚单显示,今年以来,向房企违规输血成为监管处罚的重灾区。


截至记者发稿之时,房地产信托方面,近10家信托公司因为“涉房”违规而遭到监管处罚,罚款总额超过千万元。


从处罚的原因来看,被罚机构多涉及信托资金违规用于房地产开发企业缴交土地出让价款、违规投向“四证”不全的房地产项目、违规向不具备二级资质的房地产开发企业提供融资等。这些正是“23号文”严厉打击所在。


比如,10月11日,五矿信托因尽职管理不到位,导致信托资金用于收购土地,被青海银保监局罚款30万元;9月11日,中信信托因信托资金违规用于房地产开发企业缴交土地出让价款被北京银保监局责令改正,并给予3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同日,建信信托因信托资金违规用于房地产开发企业缴交土地出让价款、违规投向“四证”不全的房地产项目等问题,被北京银保监局责令改正,并给予合计9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4月10日,北方国际信托及其相关负责人,因违规发放房地产自营贷款,信托资金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以及对上述问题负有审核和直接管理责任,被天津银保监局合计罚款85万元。


除了信托外,银保监系统对银行资金违规“输血”房地产也频频开出大额罚单。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以发布日期计算),各级银保监系统对银行业机构(不含个人)共开出罚单1214张。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涉房”罚单数量超过120张,合计罚没金额超过1亿元,其中百万级别的罚单频频。


紧盯房地产金融风险不放松。今年以来,银保监会多次发文,严禁违规资金“输血”楼市。比如,银保监会办公厅此前发布《关于开展2019年银行机构房地产业务专项检查的通知》,在包括北京、天津、重庆、深圳等32个城市开展


银行房地产业务专项检查工作。


在房地产信托监管方面,监管部门5月份下发“23号文”,严格规范房地产信托业务;7月对十多家信托公司进行窗口指导;8月下发“64号文”,再度强调“去通道、控地产”目标不变、力度不减;9月初开始对房地产信托及通道业务规模摸底排查。


在一系列严厉的监管政策下,房地产信托业务下半年降温态势十分明显。2019年三季度的信托登记系统数据显示,投向房地产的募集金额环比下降32.08%,规模占比环比下降3.02%,滑落至第四位,其规模占比已连续三个月下降,占比低于15%。


信保严监管启动


某信托公司研究发展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北京监管部门开出信保合作的罚单是一个监管的信号。


实际上,监管罚单也是监管风向标。从近两年的罚单可见,2018年监管严抓的重点是政信业务,主要包括“信托公司违规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资”以及“信托公司违规要求并接受地方政府违法担保行为”。


2019年的监管重点为房地产信托,特别是下半年针对房地产信托违规的处罚集中。此外,银信合作、信保合作相关的“通道业务”、保险金信托、消费金融信托等也正逐渐成为监管焦点。


近期,两家信托公司同样因“违规接受保险资金投资事务管理类及单一信托”而遭到监管处罚。这是继9月份因房地产信托业务违规被罚后,第一例因“信保合作业务”越红线而被罚。


对于信保合作业务,2019年7月发布的《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保险资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有关事项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19〕144号,下称“144号文”),明确要求“保险资金不得投资单一资金信托,不得投资结构化集合资金信托的劣后级收益权”。


“144号文”还要求,资金信托应当由受托人自主管理,并承担产品设计、项目筛选、尽职调查、投资决策、实施及后续管理等主动管理责任。实际上,“144号文”在加强对“通道模式”监管,而上述信托公司正因违背了这一监管精神而遭罚。


据本报记者了解,自2012年信保合作“通行”后,逐渐呈现出“通道模式”,即由保险公司发掘投资标的,并在一定程度上主导项目尽调、产品交易结构设计等核心环节,而信托公司则以配合为主。


“除了房地产信托、通道业务之外,保险金信托业务也是监管检查的重点。”某信托公司研究发展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北京监管部门开出信保合作的罚单是一个监管的信号。


而在此之前,信托公司因给保险做通道受罚的仅有一例:去年底华润深国投信托因6项违规总计被罚610万元,其中第5项违规事项为协助保险资金投资于通道类信托计划。


据本报记者了解,除了深入整治和严厉查处房地产业务领域各类违法乱象外,北京银保监局还对信托公司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业务深入开展专项检查,就部分信托公司为银行规避监管违规提供通道服务、与保险机构合作违反监管规定等问题依法实施行政处罚。


同时,10月12日,北京银保监局发布了《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意味着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之间的助贷等相关业务将进入规范时期。受此影响,近日,有信托公司消费金融部门的人士向记者确认,“公司内部确实在核查涉及助贷业务的结构性消费金融产品是否存在合规问题。”


此外,近期,有业内人士称,部分信托公司接到监管口头指导,严查底层资产为个人消费贷款的通道业务。


国庆节后短短10个工作日,三地监管部门接连公布罚单,违规事项涉及房地产信托业务、通道业务和信保业务。


作者:陈 嘉 玲
来源:中 国 经 营 报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