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黑名单”:信托违约机构及产品全梳理

时间:2019/11/18 09:25:42用益信托网

破刚兑:2014年爆发违约潮

  

2014年之前只零星几个项目被爆出违约,直到2014年信托开始爆发违约潮。据不完全统计,至今已经有414只信托违约,今年还没结束,信托违约数目已经创历史新高,可查确定延期或违约信托产品118只。

  

图:信托违约数统计图


11.jpg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如是金融研究院

  

难幸免:仅2家机构无公开违约信托

  

除紫金信托和天津信托2家国企系外,剩余66家信托公司均有违约项目,合计414只信托违约或延期,包括36只事物管理类信托,信托机构对事物管理类信托只承担管理责任,不承担兑付责任。94只完全兑付,另2只完成个人投资者、2只完成优先级投资者兑付、一只A类投资者完成兑付;116只未兑付;199只尚无后续报道,另有两只劣后级投资者、2只机构投资者尚无后续报道。

  

图表:信托机构违约&延期统计表

22.jpg



齐踩雷:

  

多家信托机构集体踩雷14家上市公司或担保方

  

另有14家公司导致多家金融机构集体踩雷,违约方均危机四伏。

  

(一)凯迪生态

  

危机事件:凯迪生态中票违约牵扯出一系列违约,截至去年7月8日,凯迪生态逾期债务合计31.8亿元,仅信托贷款就有27笔,现已进入破产重整阶段。

  

踩雷机构:中铁信托、英大信托、中粮信托、湖南信托、国元信托、兴业信托、陕国投信托等12家

  

(二)南京丰盛

  

危机事件:南京丰盛产业及其旗下南京建工集团、南京东部路桥工程等5家公司流动资金紧张,导致8家机构的12.08亿元债款到期未付。

  

踩雷机构:中信信托、中融信托、中建投信托、上海信托、长安信托等9家

  

(三) 东方金钰

  

危机事件:东方金钰由于旗下P2P子公司以千万级别大标为主,在网贷强监管下,平台仅2017年就报亏2372万元,与中睿泰信的合同发生违约,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和股权被冻结,各金融机构纷纷要求东方金钰还款,出现债务挤兑,21.88亿元债务集中到期,占净资产67.76%,债务接连违约,而2018年上半年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45.16%和84.42%,年度预计亏损9-11亿元,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股价暴跌。公司自救无果,多家金融机构采取诉讼和财产保全等措施,而东方金钰年初决定终止被收购,重组希望破灭。

  

踩雷机构:中铁信托、中海信托、昆仑信托、百瑞信托、中信信托、东莞信托、万向信托、中粮信托、华融信托、中建投信托等11家

  

(四) 佳兆业

  

危机事件:2015年董事局主席被爆卷入深圳官员腐败案、财务高管离职、股票停牌、债务接连违约,尚未兑付的信托产品超过100亿元。

  

踩雷机构:爱建信托、华润信托和外贸信托等4家

  

(五) 河北融投担保

  

危机事件:河北融投虽是中国第二大担保公司,但公司最多只能担保420亿元,实际担保额却高达500亿元,接连被曝出多起资管产品无法履行担保责任的违约纠纷,被河北建投托管

  

踩雷机构:陆家嘴信托、中原信托、国民信托和华鑫信托4家

  

(六) 中科建设系

  

危机事件:中科建设是中科院全资子公司,盲目举债扩张导致公司深陷债务泥潭,多笔以中科建设和子公司中科建飞名义举借多信托贷款逾期。截至2018年12月,中科建设总负债高达560亿元,涉及到178家债权人,目前名下资产已经全部被查封冻结。目前中科建设正在着手剥离不良资产以及与主业无关的子公司。

 

踩雷机构:中粮信托、华融信托、山东信托、吉林信托等7家

  

(七) 龙力生物

  

危机事件:龙力生物表面上资产负债率低、账面资金充裕,实际存在十几亿元高成本的表外负债。

  

踩雷机构:中粮信托、中海信托等3家

  

(八)海航系

  

危机事件:自2017年海外并购,海航就持续处置资产支撑集团资金周转,但资金链还是严重吃紧。截至2017年6月,近四分之一的资产因其他用途而无法挪动,其中包括410亿元的保证金或定期存款,还有2660亿元左右已作为质押或涉及诉讼。2018年1月末,海航系集体大跌,,2018年4月份海航集团面临约150亿元的资金缺口。今年上半年,海航巨亏32亿元,持有现金仅406亿元,却面临逾5548亿元借款。目前海航系企业正在出售地产资产解扣债务危机。

  

踩雷机构:湖南信托、厦门信托、中信信托、长安信托、陕国投、渤海信托、湖南信托、西部信托8家

  

(九)中弘系

  

危机事件:2017年底,由于北京市商办政策出现调整,导致大量退房,中弘股份的经营情况因此受到重创,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同时,境外上市公司在收购后“变脸”、债务危机爆发、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中弘股份深陷“内忧外患。中弘三次重组无果,去年年末中弘股份股价暴跌,去年年末中弘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跌破1元进入退市整理期。

  

踩雷机构:交银国际信托、华融国际信托、中建投信托、山东省国际信托、华澳信托、国民信托、吉林信托、中信信托、陕西省国际信托、西藏信托等2家

  

(十)青海省投

  

危机事件:去年以来,青海省投深陷债务危机,截至2019年3月末,年内需偿还有息负债196.16亿元,逾期债务本金为67.87亿元,其中逾期信托贷款17.62亿元、明股实债15亿元、银行贷款13.91亿元和贸易融资11.97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2%。目前青海省投的主体长期信用被标普下调至CCC+,被中正鹏元下调至BBB。

  

踩雷机构:陕国投、中泰信托3家机构确有产品违约,华融信托、中诚信托、万向信托、昆仑信托等6家信托公司产品仍存续、未被爆违约

  

(十一)闽兴医药

  

危机事件:闽兴医药应收帐款涉嫌造假。闽兴医药多次以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抵押贷款,按理说不会出现拖欠的情况,很可能应收账款存在造假的情况。虽然涉及到的其他信托产品采取了与相关公证人员一起去医院确权的保障措施,但事发后据报道医院否认了应收账款的存在。

  

踩雷机构:国联信托、华鑫信托、兴业信托、华融信托4家机构确有产品违约,中粮信托和爱建信托也卷入其中,但尚未到期,分别于2022年和2020年到期

  

(十二)重庆典雅地产

  

危机事件:重庆典雅因资金链断裂,导致开发的4个房地产项目存在延期交房、不能办证。截至2016年11月30日,重庆典雅账面资产总计42.62亿元,负债65.41亿元,2017年申请破产重整被受理。

  

踩雷机构:重庆信托、中诚信托、陕国投、中原信托、中泰信托5家

  

(十三)五洲国际

  

危机事件:自2015年以来五洲国际亏损逐渐扩大,2017营收下降6.54%,净利同比下降超过600%。负债率已经达到接近250%的历史高位,早在2018年就已经陷入债务危机,并开始折价出售资产。但是由于公司主要项目大部分位于三四线城市,短期内很难处理。

  

踩雷机构:大业信托、中海信托、长安信托、中原信托、西部信托、中铁信托和渤海信托等8家

  

(十四)富控互动(中技控股)

  

危机事件:2016年中技控股更名为上海富控互动娱乐。2018年初,富控互动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实控人颜静刚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也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富控互动及其实控人涉及多起诉讼,被多家法院裁定保全财产、冻结账户,且颜静刚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富控娱乐股票简称由“富控互动”变更为“*ST富控”。

  

踩雷机构:粤财信托、陕国投、华融信托、西部信托等5家


作者:财 富 指 北 工 作 室
来源:如 是 金 融 研 究院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