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建投资增速放缓下的政信业务空间分析

时间:2019/11/27 17:10:58用益信托网

2019年基建投资并未出现市场预期的大幅反弹,10月份累计同比仅为4.2%。9月4日,国常会把做好“六稳”工作放在更加突出位置,财政政策仍需持续发力。虽然政府将会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但受地方债务管理约束,未来基础设施投资可能更加依赖专项债。信托公司政信业务已经历了短期反弹,但下一阶段可能出现一些调整。


一、政府融资规模与基建投资


增速出现背离


(一)政府融资规模增速显著提升


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财政政策持续发力。受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大,2019年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0%,不及预期,这是自1992年有纪录以来的季度GDP最低值。财政成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重要抓手,除2万亿的减税降费外,专项债的功能与作用也在不断提升。根据财政部的统计,截至9月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21.42万亿元,较2018年底增加16%。其中,一般债务余额为11.90万亿,增长8%;专项债务余额为9.52万亿,增长29%,新增专项债由2018年的1.35万亿增加至2.15万亿,增幅达59.26%。


从信托行业角度来看,2018年下半年,基础产业信托业开始回暖。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投向基础产业的信托资金余额为2.86万亿元,在资金信托中占比15.45%,同比增长也达到了5.55%。


01.png


(二)基建投资规模增速乏力


逆周期调节政策发力,但基础设施投资反弹力度较弱。2017年以来,基础设施投资快速下行,增速由2017年6月21.10%两位数增长,快速下滑至2018年底的3.8%。虽然2018年7月国常会对监管政策进行了微调,并将2019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提前下达,2019年基础设施投资较2018年有所回升,但增长仍然缓慢,最高的9月也仅为4.50%。一方面,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和专项债余额保持两位数增长,而另外一方面,基建投资弱反弹,二者走势出现背离。


02.png


二、政府融资规模与基建投资


增速背离的原因分析


(一)新增专项债对基建投资的支持力度不及预期


根据光大证券的测算,2018年和2019年1-8月新增专项债主要用于棚改和土地储备。其中,2018年两类专项债券发行额度占比总额发行额度的65%,2019年1-8月则为67%,其余项目仅占30%左右,资金不足0.7万亿,在剔除医疗、教育等领域后,专线债对基建支持的力度不及预期。


(二)地方政府隐形债务治理力度加强


2017年5月财政部、发改委等六部委联合发布了50号文,明确地方政府债券是地方政府举债的唯一合法手段,禁止地方政府对城投公司提供的各种隐性担保,禁止明股实债类项目。从影响来看,50号文进一步限制了地方政府的融资能力,交通运输、水利环境等对地方政府财政支持和城投企业融资能力较为依赖的行业投资增速快速下行,而电力等投资比重较高的行业则经过前期的快速发展,进入了调整阶段。


03.png


(三)地方政府债务压力总体较大


在不考虑隐形债务的条件下,2019年-2021年全国31个省市需偿还的地方政府债和城投债的金额分别为3.18万亿、3.45万亿和4.57万亿。若按照还债券金额占公共财政收入的比重来计算各个省市的偿债压力,粗略匡算湖南(62.58%)、江苏(59.12%)、陕西(58.45%)、云南(54.97%)、青海(52.13%)等省份偿债压力较大,若再考虑隐性债务和县级以上平台的话,偿债压力较大的省市将进一步增加。


三、信托公司政信业务空间


可能将受到一定影响


(一)与信托融资相比,专项债将是未来基建投资的主要资金来源


增加专项债额度是加强逆周期调节的重要选项。2015年专项债发行以来,规模由当年的1000亿,到2016、2017年的4000亿、8000亿,2018年突破1万亿,2019年则为2.15万亿。专项债的大规模发行对稳投资、稳经济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国际上一般将财政赤字率的警戒线定为3%,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财政赤字率定为2.8%,即使2020年增加0.2个百分点至3%,按照GDP总量约90万亿元计算,大约能释放新增赤字额1800亿元,难以有效缓解收支压力。在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及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减少的压力下,提前下达2020年专项债额度,提升专项债规模是重要的选项。9月国务院已明确提前下达2020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市场预估额度约为1.29万亿元。根据中金公司的预估,专项债发行规模将从2019年的2.15万亿元(GDP的2.2%)扩大至2020年的3.35万亿元左右(GDP的3.2%)。


(二)部分重大工程、重大项目的融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2019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允许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但不得超越项目收益实际水平过度融资;11月13日国常会决定降低部分基建最低资本金出资比例,将港口、沿海及航运资本金比例由25%降至20%,对补短板的公路、铁路、城建、物流、生态环保、社会民生等基建,在回报机制明确,收益可靠风险可控前提下,资本金比例可下调不超过5%,同时拓宽了资本金筹集的来源,明确可通过股权融资筹措资本金。对于部分盈利性确定、投资金额较大、回收期较长项目,金融机构的竞争将会激烈。11月1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要求当前扩大有效投资要把水利工程及配套设施建设作为突出重点。由此可见,水利建设将成为2020年的重点工作,并加大投入,这将有助于进一步提升基建投资的增速。


(三)政信业务的整体风险程度可能会有所攀升


部分区域债务压力过大,后续融资困难。部分区域政府融资平台由于前期债务扩张速度过快,在中央政府治理隐性债务政策的影响下,后续融资困难。虽然2018年7月23日国常会对政府融资平台监管政策进行了微调,金融机构可按照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但2019年上半年以来,仍有23款政信产品无法按时偿还贷款本息而违约,城投信仰已被打破,信托公司在发展政信业务的同时需更加注重风险控制,部分公司过度风险下沉的情况将受到制约。专项债作为资本金的项目基本上为供气、供电、铁路和高速公路等几类,并非信托公司传统业务领域,且其后续融资受项目本身收益水平约束。此外,政信项目期限可能较为集中。2019年3季度,信托公司新增基础产业信托规模为1396.02亿元,同比增加了60.34%。基础产业信托短期内快速增长,信托到期兑付压力也会集中,整体业务风险程度可能会有所攀升。


(四)区域经济实力与地方政府财力将是开展政信业务的基础条件


政信业务的还款来源主要是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经济发达区域有着相对雄厚的经济基础和财政实力,还款来源相对有保障。目前,信托公司开展政信业务的最好时机已过,一方面,随着地方政府负债率的攀升和宏观经济形势的下行压力,优质资产将成为市场稀缺资源;另一方面,产品收益率在回归理性,市场竞争也将进一步压缩盈利空间。随着地方政府融资政策的不断收紧、规范和市场行情的不确定性,信托公司不宜开展期限过长的业务。



作者:杨 晓 东
来源:中 诚 信 托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