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信托行业回看

时间:2020/01/08 16:53:29用益信托网

2020年已来。回首过往,过去一年里机遇与挑战并存,信托业在积极创新发展转型与强监管打破刚兑之间艰难抵足前行。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余额为21.99万亿元,环比下降2.39%,同比下降4.94%。这一年,在信托行业史无前例的强监管环境中,资产规模从22万亿再次回归至21万亿。


同时,在当前颇为复杂的经济形势下,信托业也在严格落实“资管新规”过渡期的整改要求,强化自身主动管理业务能力,进一步削减事务管理类信托规模。截至2019年3季度末,事务管理类信托余额为11.60万亿元,占比降至52.75%。通道业务延续2018年以来的下降趋势,这也是信托资产整体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


这篇文章主要从信托行业风险数据出发,阐述近年来信托市场的风险情况;重点分析2019年集合信托市场的状况,整理一年中集合信托产品投资领域分布的情况,为新的一年寻找潜在的投资机会;同时梳理了一年以来各地银保监会对信托公司开出的各类罚单,关注其重点严查的领域;最后结合2019年一整年信托公司的增资情况,从中观的角度整合信托公司发展现状。


信托业风险数据整合

01.png

▲ 图1 


02.png

 ▲ 图2


03.png 

 ▲ 图3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信托资产规模自2015年1季度起,从14.41万亿稳步增长至2017年4季度,突破26万亿,达到26.25万亿的总规模。随后从18年1季度开始逐渐回落至22万亿,但从图1中可以看出,在信托资产总规模不断减少的同时信托风险资产的规模却在逐渐增长,两年不到的时间里增长了3000多亿。


截至2019年3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项目个数与规模方面均呈上升趋势,风险项目数量1305个,环比增长了18.64%;风险项目规模为4611.36亿元,环比增加32.72%。


在严监管、强监管的政策措施下,信托资产风险率持续推高,3季度末风险率增至2.10%,较2018年初1季度末提升了整整1.52个百分点。从信托风险项目的资产来源角度上来看,集合类信托、财产权信托及单一类信托风险占比分别为58.32%、41.36%及0.32%。其中根据图3可知,集合类信托风险占比从2018年3季度开始有逐渐下降的趋势,信托行业总体风险仍在可控范围。



2019年集合信托市场概况

04.png

 ▲ 图4


05.png

 ▲ 图5


根据公开市场资料整理统计,2019年度集合信托产品募集资金规模总共为5500亿元左右,从图4中可以明显看出集合信托产品的投资领域分布规模占比由大到小依次为:房地产类信托、金融类信托、基础产业类信托、工商企业类信托以及其他类。可见市场主要的投资方向依旧为房地产、金融以及基建。


2019年集合信托产品募集成立的平均预期收益率为8.09%,规模占比前三的房地产、金融及基建的各自平均预期收益率分别为:8.22%、7.61%及8.45%。


从图5中的走势情况中可以明显看出整体及各自的平均预期收益率都呈现出波动下行的趋势,2019年监管趋严,收益率也相应下滑。基建类的集合信托虽然总体比房地产类集合信托具备收益优势,但是同时也丧失了一定的流动性,一般预期年限都在2年期左右,少有短期灵活性强的产品。


一直以来房地产类信托都因其充足的抵押物而能够承受较高的融资成本,以此成为近年来不少信托公司重要利润来源之一。然而通过图6的事件梳理可知,今年以来作为房企重要融资渠道之一的信托业面临的监管压力不断上升。


在这样的监管压力之下,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投向房地产的信托资金余额为2.78万亿元,较二季度减少1480.67亿元,环比下降5.05%,这是自2015年四季度以来,首次出现新增规模的环比增速为负的情况。


与此同时基建类信托产品项目因为房地产信托收缩倒逼行业业务转型而成为信托公司持续发力的领域,数量明显增多。


根据信托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3季度末房地产信托和金融机构领域信托资金下滑明显,而投向工商企业、基础产业及证券投资领域的信托资金占比有所上升。基础设施建设作为逆周期调节的重要手段,这给基础产业信托发展提供了动力,基础设施产业“补短板”政策也对基础产业信托构成利好。


根据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季度末,投向基础产业的信托资金余额为2.86万亿元,在资金信托中占比15.45%,同比增长5.55%。3季度新增规模为1396.02亿元,同比增加60.34%。延续了自2019年1季度以来的新增规模持续上升趋势。


但另一方面投资者需要警惕的是今年以来基建类信托也多有爆雷情况发生,政府信仰一再受到冲击,频发区域主要集中在贵州、云南、湖南、甘肃、内蒙古、辽宁等经济状况并不发达的省份。


2019年信托行业监管升级加码。根据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9年底,至少有25家信托公司共计领到37张罚单,罚没总额为2266.69万元。其中中融信托一次接下5张罚单,罚金总计为210万元,中信信托和建信信托三度遭罚,被罚没金额分别共计为190万元以及220万元,北方信托、中泰信托、百瑞信托及华信信托两度领罚,其中中泰信托被罚没金额最多,总计为314.36万元。


2019年房地产信托迎来最严监管,成为罚单“重灾区”,罚单数同比增长37.5%。受罚信托公司分别为:粤财信托、北方信托、中融信托、中信信托、五矿信托等。


此外建信信托、中信信托还因“违规接受保险资金投资事务管理类及单一信托”在信保方面受到监管处罚。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2019年是信保合作发展深刻变化的一年。


2019年6月,监管部门下发《关于保险资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有关事项的通知》(简称“《通知》”),对保监会2014年发布的《关于保险资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有关事项的通知》作出修订:信保合作业务可选的信托公司范围从“最近三年未受行政处罚”放宽至“最近一年未受重大行政处罚”。


而此次政策的收紧之处包括,险资投资非标类债权资产的集合信托,信用等级不得低于符合条件的国内信用评级机构评定的AA级或者相当于AA级的信用级别;除信用等级为AAA级的集合资金信托外,保险集团(控股)公司或保险公司投资同一集合资金信托的投资金额,不得高于该产品实收信托规模的50%,保险集团(控股)公司、保险公司及其关联方投资同一集合资金信托的投资金额,合计不得高于该产品实收信托规模的80%等等。并且《通知》还明确规定,应当在信托合同中明确约定权责义务,禁止将资金信托作为通道。


所以虽然市场鼓吹信保合作松绑,但实际从《通知》细节上的研究以及监管罚单的角度上来说,2019反而是更艰难的一年。


根据市场公开信息显示,2015至2018年,信托公司累计收到银监系统开出的罚单61张,2019年一年罚单数就已超过以往三年总数的50%,可以预见2020年监管严处理仍将会是常态。但同时业内人士也认为,利剑高悬将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根据公开资料统计,2019年信托行业共有9家信托公司增资,按照增资时间排序,分别为光大信托(+30亿)、东莞信托(+2.5亿)、兴业信托(+50亿)、中原信托(+3.5亿)、华宝信托(+10亿)、中信信托(+12.76亿)、西藏信托(+20亿)、外贸信托(+52.59亿)、建信信托(+9.4亿),9家信托公司合计增资规模为190.75亿元。其中以外贸信托为首,增资额最高且最终注册资本排名飞速上升,从第40位一跃至行业第8位。


09.png

 ▲ 图9


根据图9数据对比,相较于前三年,信托公司的增资热情明显有所消减,增资信托公司数量和增加额都呈现逐年递减的趋势。


信托业增资风潮降温实际上属于正常情况,因为前期增资虽然可以支撑一段时间的业务发展,但现在信托公司主要还是依靠原有股东增资,增资持续性也会受到限制。当然,一些资本实力弱或者监管指标不高的信托公司仍有增资需求,现阶段资本实力仍然是重要的竞争要素。


结语及展望


总结来说,虽然2019是监管大年,但实际上严监管、破除刚兑、遏制无序扩张这一系列政策都是规范信托行业的必要砝码。


只有严于上才可利于下,才能更好的肃清信托业的不良隐患,令信托行业必须回归本源,加速转型。


展望2020年,相信严监管仍将继续,信托公司也将根据自身资源禀赋开展相应业务造就新的转型方向。


作者:梵 石 科 技
来源:梵 石 研 究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