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绕道信托放款,滨海农商行为何被罚1.6亿仍不悔改?

时间:2020/05/29 08:49:09用益信托网

近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公告中显示,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滨海农商行”)绕道国民信托设立“津旺142号单一资金信托”,放款9000万元于江西冠今塑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冠今”)逾期。


早在2017年7月,滨海农商行就曾绕道国民信托设立“津旺143号单一资金信托”,放款5000万元于江西冠今公司亦出现逾期,两笔放款共计1.4亿元。


但据公开资料显示,江西冠今的母公司是天津华今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今集团”)。早在2017年2月28日,也就是滨海农商行绕道给江西冠今放第一笔款前,华今集团便已经出事了。


那么滨海农商行为何明知其母公司出事仍执意放款呢?除此之外,此前天津滨海农商行还曾因“侨兴债”被监管罚没近1.61亿元。甚至还经历了前行长割腕自杀、业绩大幅下滑之后副行长被警方带走调查等事件。


多次绕道信托放款


根据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告中显示,2017年5月19日,滨海农商行与国民信托签订相关信托合同,约定信托名称为“津旺142号单一资金信托”,信托资金规模为9000万元,受托人国民信托为依据委托人指令进行事务管理的通道主体,主要承担一般信托事务的执行职责,不承担主动管理职责。


值得注意的是,当日,国民信托与江西冠今签订了《信托贷款合同》,向江西冠今发放了滨海农商行交付的9000万元信托资金,贷款利率为固定利率年8.5%,期限为36个月。


国民信托公司作为债权人分别与保证人——华今集团、天津国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德集团”)、陈宗敏等方签订《保证合同》,约定为上述《信托贷款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其实,这已经不是滨海农商行第一次绕道信托向江西冠今放款了。


2017年7月28日,滨海农商行与国民信托公司签订《信托合同》,约定信托名称为“津旺143号单一资金信托”,信托资金规模为5000万元,借款人同为江西冠今公司,贷款期限不超过3年,亦用于“年处理28万吨废旧塑料综合利用项目”的开发建设。


滨海农商行为何要多次绕道信托给江西冠今输血?本财经就此问题,发函询问该行,但并未收到公司的回复。


借款逾期无法收回


据公开资料显示,滨海农商行向江西冠今发放的两次信托计划本金共1.40亿元,但江西冠今只偿还了一次本金及利息。


2017年5月25日,滨海农商行于向国民信托公司转账9000万元,国民信托公司于同日向江西冠今公司放款9000万元。但江西冠今仅按期支付了截至2017年6月20日的利息,之后江西冠今再未偿还过本金及利息。


经滨海农商行起诉,法院一审判决江西冠今在规定时间内偿还滨海农商行借款本金9000万元,并向滨海农商行支付相关利息等。


2017年7月31日,滨海农商行向国民信托转账5000万元,国民信托于同日向江西冠今公司放款5000万元,但江西冠今未偿还过本金及利息。滨海农商行就此起诉,法院一审判决江西冠今在规定时间内偿还滨海农商行借款本金5000万元及相关利息等。


这两笔钱为何还不上呢?这还要归结到江西冠今的母公司华今集团身上。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江西冠今由国德集团全资控股,华今集团则全资控股国德集团。陈宗敏持有华今集团99.99%股份,王萍持有0.01%股份,二人属于夫妻关系。


华今集团曾经是风光一时的中国最大的塑编企业之一,被中国塑编协会评为十强企业。然而,在滨海农商行绕道信托给华今集团子公司江西冠今输血时,华今集团就已经出了问题。


具体而言,据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2月28日发布的公告中显示,天津农商行与被申请人华今集团、国德集团、陈宗敏、王萍等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申请财产保全,法院判决冻结被申请方2744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等值财产。


另外,在2017年12月,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示信息显示,法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天津农商行与被执行人华今集团、国德集团、天津有为塑料材料有限公司、陈宗敏、王萍、江西冠今公司等方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经查询被执行人名下房产、车辆、银行账户、工商登记,暂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申请执行人亦无财产线索提供,故终结执行。


明知华今集团已经出事了,滨海农商行仍执意放款给其旗下子公司,该行究竟有何用意?逾期的1.4亿元又将如何收回?因为该行并未回复采访函,目前原因未知。


曾卷入侨兴债


据公开资料显示,滨海农商行曾因“侨兴债”一事,被监管罚没近1.61亿元。


2016年12月20日,广东惠州侨兴集团下属的2家公司在“招财宝”平台发行的10亿元私募债到期无法兑付,该私募债由浙商财险公司提供保证保险,但该公司称广发银行惠州分行为其出具了兜底保函。


之后10多家金融机构拿着兜底保函等协议,先后向广发银行询问并主张债权。由此暴露出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员工与侨兴集团人员内外勾结、私刻公章、违规担保案件,涉案金额约120亿元,其中银行业金融机构约100亿元,主要用于掩盖该行的巨额不良资产和经营损失。


据该行2017年年报显示,2015年11月2日,滨海农商行通过投资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设立的资管计划,向侨兴集团、侨兴电信提供融资,期限1年,并广发银行惠州分行签订了《资管计划受益权转让合同》,承诺为侨兴项目承担无条件不可撤销的受让该资管计划受益权的义务和责任。


2017年12月29日,银监会(现银保监会)发布《依法查处广发银行违规担保案件出资机构》的通告,对涉及该案的13家出资机构作出了行政处罚,其中有6家农商行。


据通告显示,6家农商行合计被罚没2.87亿元。在这6家农商行中,滨海农商行被处罚金额最大,其因“同业业务违规接受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违反国家规定从事投资活动”,遭到天津银监局没收违法所得8042万元,并处违法所得1倍罚款8042万元,罚没金额合计近1.61亿元,责任人耿智祥、向明和周冬生均遭到警告,并处罚10万元。


先是被监管罚没1.61亿元,再是1.4亿元逾期无法收回,可以说滨海农商行近几年是流年不利。但是仔细从中观察可以发现,明知华今集团病入膏肓,还向其输血,明显是该行对信贷风险的把控不够,才会自食恶果。


作者:郜 融 莲
来源:每 日 财 报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