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信托新产品"断货" "资产荒"显现 我们还能买信托产品么?

时间:2020/06/04 09:18:23用益信托网

日前有消息称,自五月以来,新时代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称“新时代信托”)就处于“歇业”状态,还没有发售过新的信托产品。本财经记者浏览新时代信托官网,其财富管理中心的产品信息一栏已清空,这意味着,新产品已经断货了。而至于什么原因,信托公司并没有作出详细说明。


44.png

(来源:新时代信托官网)


在实体经济融资环境较为宽松的状态下,信托产品收益率逐渐走低。这也引发了市场对信托行业“资产荒”的讨论。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新时代信托如今出现零新产品的情况似乎也就有迹可循。


值得注意的是,信托新规的强制监管令新时代信托承压。


针对“断货”原因及后续产品发行计划、业绩情况、资产规模及质量、如何应对信托产品收益率下降等情况,本财经记者向新时代信托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新时代信托产品“断货”


5月初,新时代信托出现了暂停发售新产品的情况,该公司官网上“财富商城”并无任何新发产品的信息。


对此,记者拨打客服电话,该客服表示:“我们官网上一直都没有产品信息,所有产品信息都在微信公众号上。”她表示,如果想认购产品,需要当地的网点自行联系财富经理。


记者翻阅新时代信托微信公众号,仅在其微信公众号对话框中找到一条成立公告。



55.png

资料来源:新时代信托微信公众号


作为“明天系”旗下重要的融资平台,新时代信托成立于1987年1月,前身为包头市信托投资公司,2003年经银监会核准重新登记并更名为新时代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6月,经银监会批准更名为新时代信托,并换领新的金融许可证。2016年8月,公司注册资本增至6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明天系不仅控股参股以及曲线持有几十家上市公司,还构建起涵盖证券、银行、保险、信托、期货、PE、基金等完整的金融产业链。据新财富统计,在2017年6月底,明天系已经控参股44家金融公司,涉足银行、保险、信托、证券、基金、租赁、期货等,覆盖了金融业全部牌照,其控参股的金融机构资产规模高达3万亿。


而信托公司作为融资领域的影子银行,一直为金控集团的厚爱。在2017年报道中,明天系控股的信托公司有三家,分别是XX信托、新时代信托等;参股信托有一家,为北京信托。但是后来又陆续有《媒体报道,在外贸信托和中泰信托股东中,也隐隐能看到明天系的影子。


据了解,不同于其他信托公司的产品,新时代信托并不发行房地产信托和政信信托,产品均为金融机构股权质押产品,质押最多的当属包商银行股权,其他还有哈尔滨银行、天津银行、新时代证券等金融机构。


明天系利用其控制的大量影子公司所持有的众多的金融机构股权,然后质押给新时代信托,再将信托产品通过所控制的银行渠道进行发售,迅速完成募资。


例如,明天系控股的另外一家信托公司——XX信托,在2013年之前,凭着激进的风格,业绩连续增长,一度跻身信托界的第一梯队。2014年,XX信托多个项目爆雷,由于风险资产较高,XX信托被监管部门暂停了所有集合信托业务。之后XX信托开始了内部整改,主动收缩业务条线,集中精力处置风险项目,筹划增资等等。直到2017年初,监管才重新放开XX信托从事集合信托业务,不过直到现在XX信托集合信托业务也十分惨淡,2019年净利润仅有1706万,排名倒数。


资料显示,XX信托一共有6名股东,注册资本金为42亿元。其中,明天系一致行动人对XX信托的持股比例高达94.43%,网传明天系打算出售XX信托全部股权,目前还没有找到明确的下家。


随着明天系资产不断清理,新时代信托的问题也逐步摆上日程。那么,新时代信托会成为下一个XX信托吗?


眼下,信托新规的强制监管令新时代信托承压。


5月8日,银保监会就《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 (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公开征求意见,这是监管层为落实“资管新规”的政策精神,结合信托行业的具体情况而制定的具体政策。


由于内外部环境的变化,资金信托一度成为“为其他金融机构监管套利提供便利”的代名词,并在不同程度出现诸如尽职管理不当引发赔付压力、违规多层嵌套、与同类资管业务监管规则不一等问题。基于此,为补齐制度短板,银保监会按照“资管新规”的 要求研究起草了《办法》,以推动资金信托回归“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私募资管产品本源,发展有直接融资特点的资金信托,以促进投资者权益的保护,促成资管市场监管标准的统一和有序竞争局面的形成。


据2019年报显示,2019年新时代信托实现营收4.20亿元,同比下降41.18%,其中,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3.15亿元,同比下降24.10%,占总营收的75%;投资收益为1.21亿元,同比下降62.07%,占总营收的28.90%。2019年实现净利润为1.50亿元,同比下降59.68%。 据《金融时报》统计,2019年66家信托公司的平均营收为17.33亿元,净利润均值为8.13亿元,新时代信托的营收与净利润远远低于行业均值。


截至2019年末,新时代信托总资产为93.58亿元,同比下降18.66%。其中,固有资产不良率超过10%。


同时,截至2019年末,新时代信托的资产规模为3224.43亿元,同比降8.69%。其中,单一信托资产规模由404.86亿元降为308.80亿元。主动管理型信托资产为295.35亿元,同比增14.32%,占总资产规模的9.16%;被动管理型信托资产为2929.08亿元,同比降10.50%,占总资产规模的90.84%。


77.png

资料来源:新时代信托2019年年报


在信托新规的监管下,新时代信托的资产规模与被动管理型信托资产均下降,主动管理型信托资产上升,但仅占总资产规模的9.16%,所占比重仍较小。


信托产品收益率低至7%,资产荒时代来临?


新时代信托的遭遇是当下信托业“资产荒”的一个缩影。


一方面,在货币宽松之下,理财产品收益降低,购买信托保 “高收益”的投资者不在少数;另一方面,疫情之下,实体企业融资需求缩减、风险上升,信托长期看好的城投政信业务又遭遇高成本融资清退,好资产进一步减少。


在实体经济融资环境较为宽松的状态下,信托产品收益率逐渐走低。日前,记者从多家第三方推介平台人员处了解到,近期信托产品收益率已经出现普降。


事实上,产品发行、成立、预期收益率的多维度下行已成为行业普遍现象。


根据数据显示,5月16日-22日,共有32家信托公司发行202款集合信托产品,发行数量环比减少166款,降幅为45.11%;当周共有36家信托公司成立了203款集合信托产品,成立数量环比减少了280款,降幅为57.97%。在预期收益率方面,99款新成立的产品公布了预期收益率,平均预期收益率为7.26%,环比回落0.74个百分点,降幅为9.2%。


产品预期收益率的持续下降,也引发了市场对信托行业“资产荒”的讨论。


对此,北京某信托业风控人士表示:“首先,流动性充裕、利率整体下行,在货币政策的支持下,市场资金充足,借贷人可以更容易在银行借到低成本的钱,导致信托产品变少;其次,对于资产荒,没有产品,信托公司需要降低融资方的融资成本,以吸引对方选择信托渠道进行融资,进而导致信托产品收益率的下行。”


不过,对于信托产品的收益率下滑,法询金融资管研究部总经理周毅钦认为是正常现象,他解释到:“一方面,货币市场、债券市场的收益率曲线重心都在下滑,信托产品的本身就是在此基础上进行定价,当然也会跟随调整。另外一方面,2020年疫情发生后,市场流动性比较充沛,主流的融资渠道比如银行、债券发行等更加低廉和便捷,因此信托如果依然维持较高的综合融资成本报价,可能曲高和寡,难以有合理的融资需求予以匹配,降价是必然的。”


受疫情影响,信托公司在项目储备上普遍处于相对窘迫的状态,更有部分信托公司出现了无产品可卖的地步。例如,“五一”前后,新时代信托开始暂停新产品发售。日前,新时代信托官网中财富商城中仍没有任何产品信息。


针对后续产品发行计划,本财经联系新时代信托方面,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前述信托业风控人士表示:“从合规、风控、收益率来看,当前好资产的确难找。尤其今年的经营压力比较明显,在开拓新业务上面可能会受一定的影响。”


不过,他认为“资产荒”并非是没有资产可投,而是回报率高的优质资产逐渐减少,信托公司需进行业务调整,他表示:“对于信托公司来说,一方面,可以在传统业务领域做适当调整,如将融资类业务转变为投资类业务,加大标品类信托业务开拓;另一方面,可以加大服务类信托,例如家族信托、消费类信托、资产证券化信托、慈善信托等的布局。”


周毅钦表示:“资金信托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出台后,在信托行业中也引发了广泛的反响。信托公司如果再继续走非标的老路,最后只会越走越窄,越走越慢,发展标品类信托是后续各家机构必须下大力气力推的。实际上早在2017年末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落地,我的判断就是公募基金是未来各家机构主要转型的典范,不能再拘泥于传统的‘非标’业务不放。各家信托公司最近也有积极向公募基金学习的趋势,这是好的迹象。而服务类信托当前的主要问题是短期内不具备批量复制的意义。”


还能买信托产品么?


信托业务分为固有资产和信托资产,尽管相互隔离,但仍密切相关。其中,固有资产不良率的高低反映出信托公司的风控能力强弱。


据统计发现,在今年5月发布的2019年年报中,山西信托、XC信托、XX信托、新时代信托、华宸信托、中建投信托、华宝信托、吉林信托、昆仑信托等10多家信托公司的不良率超过10%。


其中,一些信托公司的固有业务不良率超过20%,例如,华宸信托在去年不良率为39.26%,中粮信托不良率为35.48%,XC信托不良率达到22.21%等。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四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5770.47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3548.6亿元,增幅159.71%。风险项目数量也有逐步上升的趋势。2019年四季度末,信托业风险项目为1547个,较三季度增加242个,较2018年末增加675个。从环比看,2019年四个季度,风险资产规模的环比增速分别为27.39%、22.74%、32.72%和25.14%,环比增速在四季度有放缓趋势。


事实上,2017年之前,信托风险资产率虽有波动,但多数时候维持在0.8%以下,2018年小幅上升至0.98%,2019年末则大幅上升至2.67%。2020年春节之后,不少信托公司产品出现违约,估计今年上半年风险资产率更高。


周毅钦也不看好一、二季度的信托公司的资产状况,他表示:“信托公司的不良率近年来确实有明显飙高的趋势。这和信托行业这十年来的公司文化有关,个别信托公司高管、从业人员希望短期内走捷径,不做百年老店,只赚一票走人。导致可能短期内业绩靓丽,收入丰厚,中期一旦连环爆雷,公司马上陷入困境,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安信信托。目前监管部门也在纠正这种行业中的不良风气。今年再叠加疫情的影响,我对今年一、二季度的数据判断是不容乐观。”







作者:吕 笑 颜,石 丹
来源:商 学 院 杂 志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