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乾资管遇险:最大笔不良资产投资陷泥潭

时间:2020/07/04 11:37:30用益信托网

日前在天眼查上披露的一份法院裁定书,描述了一家叫上海东方国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东方国贸”)的上海企业的“惨状”。公司目前已不再经营,也无可执行资产,法人代表被限制了高消费。


本报记者发现,这是湖北省第二大AMC(资产管理公司)湖北天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乾资管”)最大的一笔不良资产投资。这笔不良资产分别从天弘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五牛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处获得,不良资产原值分别为9.11亿元和7亿元。天乾资管分别以5.47亿元和4.2亿元的价格取得。


在上海东方国贸目前的情况下,天乾资管将如何处置这笔最大不良资产投资?


未计提减值准备


天眼查显示,两位自然人与上海东方国贸委托合同纠纷其他执行裁定书中,描述了上海东方国贸的近况。


在执行裁定书中,法院执行庭查明,上海东方国贸目前已不经营,其对外所负债务众多,在多个法院有众多应付款案件未了。通过银行、房产、车辆等部门查询,发现上海东方国贸在上海市的房地产及车辆均被多家法院查封,其名下多家银行账户也被法院第[(2017)沪0113执4150号]冻结,但账户余额累计较少。通过全国法院查控系统查询后,也未发现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


此外,法院已于2017年9月28日起,对上海东方国贸法定代表人任某某采取了限制出境的强制措施。


记者发现,上海东方国贸的债权资产,正是天乾资管的最大一笔不良资产投资。


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出具的一份公司信用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天乾资管的非金融不良资产投资中,最大一个系上海项目,收购本金15.55亿元,收购时对资产本息原值的折价率59.80%,收购时间2018年3月,主要是房产抵押,预计通过抵押资产清理整合后转让处置。


截至2019年9月末尚无回收资金,预期处置期在2020年。同时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预计,2020年上海项目将逐步处置回笼资金。


报告还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天乾资管存续业务不良资产金额44.79亿元,其中金融不良资产占比12.45%,共涉及6个不良资产(包),其中5个来自湖北省,底层资产均为信贷资产,预计处置方式为清收、诉讼、转让等;非金融不良资产占比87.55%,共涉及15个不良资产,来自湖北、湖南、安徽、陕西等地,底层资产均为债权资产,预计处置方式为重组和转让。


在记者辗转得到的《湖北天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20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二期)(疫情防控债)募集说明书》(以下简称“《疫情防控债募集说明书》”)中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天乾资管最大的不良资产投资的债务人,为上海东方国贸。


这笔不良资产分别从天弘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五牛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处获得,不良资产原值分别为9.11亿元和7亿元。天乾资管分别以5.47亿元和4.2亿元的价格取得。


天乾资管在募集说明书中表示,通过单独测试减值情况,包括上述资产在内的前五大单项不良资产资质较好,不存在减值风险,故均未计提减值准备。同时,记者发现,2019年,天乾资管转让了一些对于上海东方国贸的债权资产,并在近期做了申请执行人变更。


天眼查显示,2019年3月,天乾资管将受让的对上海东方国贸债权资产,转让给了上海隽元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和上海禧沐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上述交易于2020年2月25日在法院进行了相关权利转移确认。之前这个债权资产,在太平洋证券与另一自然人之间进行过买卖。


资金链偏紧


2016年12月12日,天乾资管由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资、湖北合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国创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武汉光谷科技金融发展有限公司、福建北纵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法定代表人为李正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亿元。


天乾资产为湖北省第二家AMC公司,主营不良资产收购。


资料显示,不良资产经营业务通常通过以下两种方式开展:一是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资产收购处置。通过与商业银行合作,采取协议收购和竞价平台公开挂牌收购方式帮助处置化解不良资产。二是金融及非金融单项不良资产收购。单项不良资产收购主要供给方为地方性商业银行、一些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的区域分行以及非金融机构。


但对于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资产收购处置,往往只有资金成本低的四大全国性AMC才会做;对于资金成本相对较高的天乾资管,其核心业务主要是第二种,即金融及非金融单项不良资产收购业务。


《疫情防控债募集说明书》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天乾资管资产总额83.40亿元,净资产30.97亿元,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均为27.22亿元,武汉天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盈投资”)持股34.54%,为第一大股东,并通过与其他股东签订的一致行动人协议能够控制67.17%的表决权。天盈投资的控股股东为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记者注意到,天乾资管资金链偏紧,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疫情防控债募集说明书》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天乾资管有息负债余额为45.79亿元,其中,短期借款6.97亿元,长期借款22.09亿元,其他流动负债16.73亿元。其中,截至2019年6月末,近一年内、2~3年、4~5年需偿还的有息负债规模分别为10.83亿元、21.15亿元、10.5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6月11日,中金公司发表的《中国公司债及企业债信用分析周报》亦有关于天乾资管资金链的分析。


周报显示,民企天盈主营不良资产经营、私募投资基金、保险经纪及其他投资四大板块,下属子公司天乾资管是湖北省地方AMC,持续的不良资产收购及投资活动导致投资现金流净流出规模较大,近年杠杆水平和净短债规模逐年增加,目前未使用外部授信已无法覆盖净短债,账面资产的变现能力偏弱,中金评分5。


值得一提的是,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出具的《2020年天盈投资信用评级报告》显示:2019年9月末,天盈投资将所持天乾资管的股权分三笔用于借款质押,合计出质股权金额9.4亿元,占公司所持天乾资管股权的99.98%,占天乾资管总实收资本的34.53%。


15亿债券辗转2年才获批发行


记者注意到,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AMC公司对资金有着天然的渴求。但实际上,天乾资管募资渠道却相对狭窄,查阅资产负债表可知,公司资金除了来源于股东资本金之外,大多数来自银行借款。


为拓宽募资渠道,扩大资金来源,天乾资管在2018年就试图通过发行债券募资,但并不顺利。


2018年4月13日,天乾资管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发行债券的议案》,并将本次发行事项提交股东审议。


2018年4月13日,天乾资管召开2018年第二次股东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发行债券的议案》,同意申报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0.00亿元(含20.00亿元)公司债券。


但之后,这笔公司债券募集计划却迟迟没有下文。


2020年1月6日,经深圳证券交易所(深证函【2020】5号)批准,天乾资管获准在中国境内向合格机构投资者非公开发行面值总额不超过15.00亿元(含15.00亿元)的公司债券,20亿元的发行规模缩水到了15亿元。


最终,天乾资管于2020年3月11日和2020年5月6日,以疫情防控债的名义,分两次才将上述15亿元债券发行成功。


具体来说,2020年3月11日,天乾资管发行总金额为4.5亿元的私募债,债券简称“20天乾01”,代码:114689.SZ,期限3年,起息日2020年3月12日,当期票面利率7.5%,天风证券承销。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20年5月6日,天乾资管发行总金额为10.5亿元的私募债,债券简称“20天乾02”,代码:114733.SZ,期限3年,起息日2020年5月6日,当期票面利率6.5%,天风证券承销。募集资金用于偿还借款和补充流动资金,其中7.50亿元用于偿还借款,3.0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两只债券均由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


记者查阅债券募集说明书发现,上述7.5亿元偿还的借款为,天乾资管向武汉农村商业银行申请的贷款,到期日为2020年12月29日,待偿还本息合计11.98亿元。


截至目前,天乾资管还持有多少关于上海东方国贸的不良资产?是否已经进行了计提?未来将如何处置?在公司和控股股东资金链都偏紧的情况下,未来公司如何应对流动性风险?公司未来有何发展规划?15亿元债券募集到位后,使用情况如何?


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在2020年6月17日,对天乾资管进行了采访,并发送了采访函,但并未拨通天乾资管的电话;6月18日,记者再次拨打天乾资管的电话,仍未拨通,随后记者拨通了天乾资管控股股东天盈投资的电话,并按天盈投资工作人员要求,将采访函发到了公司工作人员邮箱。但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作者:柳 川
来源:中 国 经 营 报

责任编辑:guojie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