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地方县城举债400亿造“阁楼” 人均负债11万

时间:2020/07/15 09:17:43用益信托网

贵州省独山县负债400亿登上了热搜。

 

姿势?

 

因为这些债务简直让你眼花缭乱之余,还三观尽毁。

 

你见过独山县的标志性景点吗?这里拥有顶级硬件设施的独山县古风博物院、预估造价3000万的独山钟楼,还有造价花费2亿的天下第一水司楼。

 

欠了400亿的贫困县,人均负债11万

 

1944年,日军侵华战争已经接近尾声,第二年他们就将投降。但此时,他们在中国战场上仍然有着强大的战力。这一年,一支2000人的日军部队开到了贵州最南端的独山县,陪都重庆内的要员差点要再迁到成都。

 

独山是与广西南丹县接壤,面积2442平方公里,是贵州省乃至大西南进入两广出海口的必经之地,素有“贵州南大门”“西南门户”之称,抗日战争后期,独山县内的火车站一度是国民政府在南方掌握的唯一一个火车站。


当时,独山被称作“小上海”。1939年以来,各处逃难的人都会经过此处,无意中造就了独山的繁华,当地的夜市时常通霄达旦。

 

但这种特殊环境催生的繁华很脆弱。1944年12月2日,日军攻占独山,一把火烧掉了这座边陲小城。

 

那时候,独山能否保住曾是全国关注的焦点。70多年后,独山再一次聚焦了全国的眼球。

 

一个视频自媒体在当地的走访,把这个县城最真实的面貌展示出来。

 

独山很小,只有一个街道和8个乡镇,还没进城独山城区,高大威武的现代城墙似乎在预示着这里是个繁荣的城市。


image.png

独山南城门


街道上,也有不少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更有历史风格明显的建筑群,被称作“独山故宫”。从远处看起来金碧辉煌的鎏金屋顶让你很难相信,这里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


先不说这些建筑花了多少钱,这种设计就好像是要把整座县城弄成一个10块钱门票的旅游景点。


当地还建了一座博物馆,外表看上去很复古,里面则是很富有。视频拍摄者称“这是义务小商品市场的地摊风格”。


网友评论说,三观震惊。


根据2019年的国家级贫困县名录,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独山县名列其中。和它一起榜上有名的,还有同在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其他几个兄弟县城。

 

县城里,或大片大片的烂尾楼将繁华和破败不相称地融合在一起。

 

当地为了建造打造一个高大上的城市,花了400亿——全是借的债。

 

而据金角财经了解,独山县公布的《截止2019年12月政府性债务汇总表(独山县)》上显示,其政府性债务总计139.52亿。

 

这不是空穴来风。2019年,《中国新闻周刊》就报道了《一位引进干部留下的400亿债务》,提到,独山县原县委书记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按照独山县36万的人口计算,400多亿元债务意味着独山县人均负债至少11.1万元。


image.png

独山未完工的商场和住宅


1张百元大钞的重量大概在1.1克,1亿元就是100万张百元大钞,重达1.1吨。400亿张,就是整整4亿张百元大钞,重量可达到440吨,体积有954.8立方米。

 

你要是铺开来看,400亿人民币铺开就是4.8万平方公里,可以铺满21个独山县。

 

天量债务带给独山县的,除了烂尾楼,还有每年的高额利息。400亿的债务,让独山县每年光债务利息就超过40亿元。

 

根据2019年发布的《独山县人民政府关于独山县2018年财政决算(草案)的报告》,2018年独山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约4.77亿元。

 

全年财政收入不吃不喝也远不足偿还利息。照这个速度,100年都挣不回来。

 

钱拿来干什么了?


造价56亿的盘古庄,变成“鬼城”

 

独山县还有一个大型项目,是盘古庄。盘古庄商旅项目位于独山经开区。项目建于2013年,占地面积一平方公里,建设形成建筑面积110万平方米的大型商旅综合体。据介绍,盘古庄日均可接待商旅游客20万人次。

 

《睡前消息》140期中提到,盘古庄预计造价56.5亿。

 

目前,关于盘古庄能查到的最新消息是2018年1月5日,2018年盘古庄论坛暨经贸合作洽谈会在独山盘古庄(湘企商都)举行,原县委书记潘志立当时也出席了这一活动。


image.png

盘古庄里开大会


当时的报道中称,盘古庄主体工程已建成,并与1989家运营商达成合作协议,有民族展示厅、民族客栈、高中低档会所、训练馆等。


不过,目前这个巨大的盘古庄却杂草丛生,宛如鬼城。


尤其是矗立在独山县的网红建筑,“天下第一水司楼”,这是一栋总建筑面积60000平方米,楼高99.9米,进深240米,共24层的大型全木质框架榫卯结构建筑。据传造价2亿,2016年9月开工兴建。

 

该项目对外宣称,建成后,有望申报三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筑;世界最大牌楼(跨度41米、高28米)。

 

现在,这栋烂尾楼成了独山的一个象征符号。


image.png

天下第一水司楼


整个贵州净心谷景区的投入就更贵了,但到底投资了多少钱,连景区方面也说不清楚。

 

在贵州净心谷景区官网的一篇介绍里,提到景区总投资120亿人民币。然而,另一篇介绍却写道“总投资50亿元…第一期占地8.9平方公里…总投资12.59亿元…”。

 

这笔糊涂账造出的烂尾楼,在《中国纪检监察报》2019年8月刊发的贵州省纪委监委梳理的典型案例汇编中,被称作是“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独山县经开区大数据中心,总投资2.6亿,目前烂尾。


号称10公方公里的独山大学城内,目前仅有黔南民族师范学院、独山县中等职业学校等少数几所学校入驻。


image.png

开裂的大学城建筑


此前,独山相关宣传中还出现多所“洋大学”,因未获得中国教育部认证,也被网友称为“野鸡”大学。

 

2013年10月,黔南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原贵定师范学校)的1800余名师生入驻独山大学城,现在该校又迁出。因为位置偏僻,不好招生。

 

种种乱象,让独山成了一个笑料。

 

7月14日,独山县官方对社会质疑作出回应称,新一任领导班子针对此前盲目举债、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烂尾工程项目……切实推进问题整改。

 

目前,独山县续建项目已完工18个,在建项目32个,转建项目17个。

 

比如,以原毋敛古城大戏楼、三大庙项目为载体进行转建,招引企业盘活资产。再如,对社会关注的“水司楼”(净心谷大酒店)项目,通过努力,将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签订合作协议,近期将会进场施工。

 

而要说独山的变化,还要从“全国最会借钱和最敢花钱的县委书记”到来开始。


“全国最会借钱和最敢花钱的县委书记”

 

2010年~2011年,贵州分两批从江苏、浙江、山东、河北、重庆5省(市)引进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其中就包括潘志立。

 

此前,他曾任江苏海安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副书记、海安县城东镇党委书记等职。

 

独山县“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2016~2020年)》显示,到“十二五”期末,该县有贫困乡5个,有贫困村74个,占总村数的55.6%,贫困人口59500人,贫困人口占总人口大约17%。也就是说,在独山县,大约每6个人中就有1个是贫困人口。

 

独山县农村基础设施落后、经济结构单一、工业底子薄弱、缺乏发展条件,于是潘志立开始了借债求发展之路。

 

他声称“以最大的优惠、最优的服务和最实在的作风”迎接各方投资。


为了融资,独山县成立了多家融资平台。

 

据该县新闻传媒中心2017年的一篇报道透露,全县共有融资平台公司36家,其中,总资产规模达到60亿元以上的5家、30亿至60亿元4家、10亿至30亿元10家、10亿元以下16家。

 

2019年3月19日,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贵州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潘书记已经不在,但他留下的债务仍存,要还上这笔债,需要比借来这些钱更多的努力。


直到今年的5月8日,独山县还在政府网站上贴出通知,下达2020年第二批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这是来自扶贫办的扶贫办1986万。


image.png


400亿债务支撑的造城运动,没让独山县变得富裕。反而是一栋栋烂尾楼,成了独山的疮疤。




作者:金 一 边
来源:金 角 财 经

责任编辑:guojie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