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约数量攀升、非标黄昏已至 资管新规延期下信托公司如何突围

时间:2020/08/06 08:30:05用益信托网

在宏观经济形势叠加资管新规整改要求、行业转型压力等因素之下,信托行业面临挑战。8月5日,本报记者从用益信托处获取的最新数据显示,开年至今,信托行业已发生201起信托产品违约事件,涉及违约金额高达1100.84亿元。多位信托公司从业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信托行业风险项目增加,大多是实体经济下行的影响,随着经济回升不会出现大规模违约风险。不过,在“资管新规”延期的背景下,传统非标资产已走进“黄昏”,如何做好新的结构优化也成为摆在信托公司面前的难题。


年内违约数量突破200起


强监管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导致企业资金周转压力陡增,信托行业违约事件频发。在部分信托公司延期披露的情况下,单月违约数据也被重新更新。8月5日,本报记者从用益信托处获取的最新数据显示,1月至7月,信托行业共发生201起违约事件,单月信托发生的违约次数分别为6起、5起、50起、41起、29起、33起、37起,涉及违约项目的金额突破1000亿元大关,共计达到约1100.84亿元。


从2018年开始,信托行业就开始频繁“曝出”产品延期兑付问题。来自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在不断攀升,2019年四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5770.47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3548.6亿元,增幅159.71%。而在今年一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6431.03亿元,环比增加660.56亿元,增幅11.45%;信托资产风险率为3.02%,较2019年末提升0.35个百分点。


违约项目持续攀升也引发了业内对整个信托行业会不会出现大规模风险的讨论,多位信托公司从业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信托行业风险项目增加,大多是实体经济下行的影响,进而传导到信托公司。一位头部信托公司从业人士告诉记者,违约事件多是由于经济大环境和各行业发展转型等因素导致,对于这类违约,随着加大处置力度或融资环境好转,都有较大希望可以解决。另一家信托公司资管人士认为,“随着经济回升,应该会有好转,估计不会出现大规模违约风险,整个信托行业的资产风险率还在可控范围内。”


在百瑞信托博士后工作站研究员谢运博看来,信托产品的违约一方面与宏观经济整体环境有关,另一方面与交易对手的经营情况、财务情况有关。对于部分经营情况面临困境,偿债压力较大的交易对手,可能违约风险较高。但2019年,信托行业加强了风险排查工作,目前绝大部分信托公司净资本与风险资本的比例、净资本与净资产的比例等关键指标,处于较高的水平,具有较强的风险应对实力。


风险整改处置速度加快


悬而未决的兑付危机也时时牵动着投资者的心,过去信托公司对产品有刚性兑付的“潜规则”,但随着近几年信托的大幅扩张,兜底已力不从心。此前有信托公司从业人士就对记者直言,“随着风险暴露的加快,很难为投资者兜底。”


7月31日,央行发布《优化资管新规过渡期安排引导资管业务平稳转型》将“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至2021年底,为信托公司存量处置提供了“喘息”的时机,也再次提醒了信托公司对“刚性兑付”信仰的打破。


在“资管新规”延期的背景下,信托公司也在不断加大风险处置力度,“涉及疫情外部刚性兑付影响的前提下,人才队伍建设、组织建制的准备乃至IT系统的搭建、资源配套等都非常重要。”一位信托公司相关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信托公司都在推进整改转型的进度,积极处置存量业务,整体的方向应该不会有太大的调整,具体的路线是在明年观察行业整体推进情况,然后局部调整一些很难实现的方面。


为做好过渡期存量资管业务整改工作,央行同时表示,金融管理部门将建立健全激励约束机制,夯实金融机构主体责任,在锁定存量资产的基础上,继续由金融机构自主调整整改计划,按季监测实施,切实防范道德风险。另据一位信托公司战略研发部负责人所说,央行明确了“资管新规”落实的激励约束机制,有利于确保政策的顺利实施,但“资管新规”的延期并不意味着相关政策要求的放松,未来信托公司会继续加快研发符合要求的资管产品,满足投资者较高的资产增值保值需求。


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分析称,今年受疫情的影响,“资管新规”延长过渡期,在一定程度上对信托业务整改压力起到了缓解作用,但监管层的强监管态势并没有放松,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信托公司面临的挑战不小。


非标压降压力仍存


“资管新规”延期虽然早有预期,但此次落实的时间节点也是在监管针对信托融资类业务收紧政策之后的举措。市场人士多认为,监管还是想在有意控制风险,调整信托公司业务结构的同时,让存量业务平缓退出。


在“去通道、控地产”大方向不变的前提下,抑制扩张,谨防风险传导成为摆在信托公司面前的首要任务。对转型压力较大,底层投向为非标资产的产品来说,如何做好新的结构优化?一位行业资深观察人士介绍,目前有效的方式主要为改变业务模式,比如原来是给平台公司做非标准化的债权融资,现在做成标准化的债券模式,或者成立信托计划认购债券。


但谢运博认为,非标资产的估值方案仍需信托公司开展研究探索,信托公司应继续进行业务转型,特别是非标资产的占比应满足资金信托新规的要求,信托公司非标资产规模的压降仍有较大的压力。他进一步表示,由于“资管新规”确定延期至2021年底,这意味着信托产品的净值化转型、非标资产规模的压降已明确期限。距离2021年底仅有不到1年半的时间,信托公司的整改压力较大,应加快整改速度。


“从监管环境方面,信托公司面临的监管环境趋严趋紧,在市场环境方面,面临围绕优质资产的竞争愈加激烈;在内部控制方面,面临应对新业务、解决复杂问题、相关人才缺乏的考验,也对信托公司风险防范及化解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帅国让说道。


作者:孟 凡 霞,宋 亦 桐
来源:北 京 商 报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