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验与修炼,信托业上半年发展观察

时间:2020/08/10 11:10:18用益信托网

近年来,信托业走过了不平凡的历程。一方面,《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资管新规)、《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资金信托新规)等行业基本制度渐次出台,不断延续严监管态势。


另一方面,信托业管理资产规模冲高回落,监管机构从额度压减、结构占比、限额挂钩等方面多管齐下,剑指信托业多年来赖以为生、习以为常的非标债权业务和通道业务,旧日的路径依赖难以为继。


近期,信托公司陆续在银行间市场披露了2020年上半年财务数据(未经审计),截至7月末,已披露61家,六成以上的信托公司净利润在上涨。在行业排名前10的榜单中,重庆信托、光大信托排名提升较快,分别由第9位、第10位提升至第2位、第5位。


净利润增速冰火两重天


2020年上半年,监管部门对于信托业的监管政策频出,尤其是在占据信托公司较大规模的融资类业务方面。信托业协会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融资类信托余额为6.18万亿元,占比28.97%。


在此背景下,2020年上半年信托公司中期业绩如何?


银保监会信托部副主任唐炜曾透露,截至2020年6月末,全行业68家信托公司的信托业务收入共计401.34亿元,同比增长12.24%;实现净利润共计261.33亿元,盈利状况保持良好;净资产6492.5亿元,同比增长8.55%。


具体来看,上半年信托机构净利润增速显著分化,呈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


61家信托机构中,上半年净利润指标排名前十为平安信托、重庆信托、华能信托、五矿信托、光大信托、华润信托、建信信托、中信信托、江苏信托、上海信托,净利润分别为22.83亿元、17.29亿元、15.26亿元、14.64亿元、14.38亿元、13.30亿元、11.38亿元、10.71亿元、9.59亿元、8.62亿元。据悉,平安信托成为首家净利润突破20亿元的信托公司。


净利润CR10(最大的10项之和所占的比例)指标从去年同期的46.27%提高到47.88%,贡献了近半的行业盈利。此外,四川信托、华信信托、华融信托3家信托公司净利润为亏损状态。


从净利润增速来看,11家信托公司净利润增速超过60%,分别为雪松信托、国民信托、苏州信托、华宸信托、北方信托、西藏信托、陆家嘴信托、长安信托、重庆信托、光大信托、西部信托。


业内人士分析,“在复杂的市场环境下,对信托公司适应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导致业绩分化成为一种常态,体现强者恒强的趋势。”


净资产增速达10.64%


净资产与净资本、注册资本一同,是衡量信托公司资本实力的指标。从披露的数据来看,61家信托公司平均净资产达到102.94亿元,较2019年末全行业67家信托公司平均总资产母公司数93.04亿元有所增长,增速达到10.64%,较银保监会披露的全行业增速偏高。


其中,净资产TOP10的公司分别为:重庆信托,净资产为396.22亿元;中信信托,净资产为304.55亿元;平安信托,净资产为255.40亿元;华润信托,净资产为234.35亿元;华能信托,净资产为220.03亿元;江苏信托,净资产为214.45亿元;中融信托,净资产为208.76亿元;建信信托,净资产为208.31亿元;兴业信托,净资产为201.05亿元;外贸信托,净资产为184.35亿元。


从整体营业收入角度看,信托公司之间的差异也较大。整体来看,61家信托公司上半年平均实现营业收入9.27亿元,同比增9.14%;平均实现利润总额6.09亿元,同比略降0.21%;平均实现净利润4.69亿元,同比下降0.92%。


值得关注的是,61家信托公司营业收入排名前十的上半年平均实现营业收入26.2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5.36%,远超行业平均增速,CR10指标从去年同期的44.75%提高到46.49%。


信托业转型压力大


今年以来,受疫情导致的资产质量下降和严监管政策影响,信托行业长期积累的部分风险持续暴露,信托业资产风险率持续上升。根据信托业一季度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为3.02%,较2019年末提升0.35%。


进入二季度,这一趋势持续。第三方研究机构统计数据显示,二季度信托产品违约接近百件。


用益信托根据公开资料统计显示,今年4至6月份,信托违约次数共计发生97起,单月信托发生违约次数分别为33起、23起、41起,涉及金额总计超过430亿元。


7月末,包括央行、银保监会等发布有关《优化资管新规过渡期安排 引导资管业务平稳转型》公告,并表示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至2021年底。消息一出,便引起包括信托业在内泛资管领域一片哗然。


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就资管新规过渡期调整答记者问时进一步明确了各类存量资产处置的方式——“鼓励采取新产品承接、市场化转让、合同变更、回表等多种方式有序处置存量资产”。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延期不意味着监管放松,未来一年多时间里,资管机构在净值化转型和非标业务整改方面会加速,对银行及信托公司而言,面临的挑战会更大。


增资扩股将成为行业趋势


根据2020年5月银保监会发布的资金信托新规,信托公司开展信托业务时,全部集合资金信托投资于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债权资产的合计金额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30%。这表明信托公司相关业务的规模与净资产规模相挂钩,激发了新一轮的增资热潮。


7月3日,五矿资本发布公告表示,国资委同意其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拟发行不超过8000万股优先股,募资不超过80亿元。


7月7日,陕国投信托公告,拟定增引入三名战略投资者,定增金额不超过37亿元,以充实资本金。


7月8日,北京银保监局批准建信信托注册资本由约24.67亿元增至105亿元。


截至7月末,共有8家信托公司的注册资本金超过100亿元,除建信信托外,剩余7家分别是重庆信托、平安信托、中融信托、中信信托、华润信托、昆仑信托、兴业信托,注册资本金分别为150亿元、130亿元、120亿元、112.76亿元、110亿元、102.27亿元、100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信托行业增资扩股潮的持续涌动,与行业的严格监管与风险控制息息相关,同时,在市场环境方面,信托行业面临围绕优质资产的竞争更加激烈的考验,对信托公司动员自身力量、整合外部资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内部控制方面,行业面临应对新兴业务、解决复杂问题的考验,对信托公司风险防范与化解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信托公司自觉增加注册资本金,以期资本金与业务能力相匹配,并防范流动性风险。


何去何从?


据悉,以往大部分信托公司一个主要简单直接的业务就是放贷融资、赚利差,真正从事股权业务的可能相对较少,关注度相对不足。近年来,监管部门多次发文,不断延续严监管态势,明确要求信托公司压降违法违规严重、投向不合规的融资类信托业务。“去通道、压降融资类业务”等也成为信托圈最为火爆的话题。那么,机构的信托业务该何去何从?


首先,需转变传统思维方式,根据监管要求及自身实际情况,去通道,压降传统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真正向“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业务模式转变和发展,从业务发展的角度来看,可以转型多做一些资本市场业务、证券投资业务、股权投资业务、标品业务、家族信托业务等等,要有所创新才不会被淘汰,如果固守原有思维方式、不突破不改变,重操旧业,总有一天因无法适应市场环境等变化而被淘汰。


其次,提高风险控制能力和主动管理能力,加强业务及团队的规范化管理,积极防范和化解信托风险,保障投资者利益,真正做到“卖者尽责、买者自负”。


第三,提供资产处置能力。在压降融资类信托业务的过程中,可能会导致一些底层资产无法“借新还旧”,进而出现逾期兑付风险,所以信托公司要加大表内外风险资产的处置与化解工作。


作者:江 北 嘴 财 经
来源:江 北 嘴 财 经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