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山东,政信还能信吗?

时间:2020/08/11 11:29:52用益信托网

若选政信,“一江浙,二齐鲁,三川渝,四株潭”,这几乎是政信界的金科玉律,业者皆奉而行之。


但江苏今年打响了限非标、压融资的第一枪,红头文件下收益一路跌至6%;浙江政信也不见多少踪影。


于是乎,第二梯队迎头而上。


尽管最近的山东,似乎因合村并居、高考顶替等风波正在被全网黑中,但这并不影响它在江浙政信小遇萧瑟后、成为了各大金融机构角逐的主要放款对象。


01、千年“老三”


流量为王的时代,负面消息不断,全网口诛笔伐,山东在舆论中似乎显得格外“不堪”,仿佛是一个地域素质落后、思想落后、经济落后的“土憨憨”。


但山东其实并不简单,也并不弱。


2018年,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曾感慨于山东经济的差距,落下一句“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叹。但这种差距是在和广东江苏比较的前提下。


2019年山东GDP达7.12万亿,第三。


虽然5.5%的名义增速靠后,但放眼全国,经济总量仅次于广东的10.77万亿和江苏的9.96万亿。是粤苏俩超级大省的超级光环,才把山东这一“千年老三”衬托得有些黯淡。


01.png

资料来源:国盛证券


众人只知,山东当老三当了很多年。


但众人不知的是,在粤苏40余年竞争“经济一哥“的路上,山东从不曾缺席,也曾和粤苏不分伯仲,甚至也曾超过它们。


正解局曾对全国GDP前10经济角逐做过统计,自1978年春风吹起之后,广东一步步坐上“老大“的位置,在1989年后无人能撼动其位。


但山东却和江苏彼此虎视眈眈。


邓公曾在1979年视察山东,“解放思想,发展经济”极大地鼓舞了齐鲁大地,一时山东风光无限,乡(村)镇经济异军突起,海尔冰箱张瑞敏更是成为当时的商业神话。


也是在那几年,山东经济驶入快车道,1982-1985年山东更是连续4年GDP全国第一。虽然后来先后被广东和江苏超过,但这些年一直稳居前三,未曾掉队过。


02.png

资料来源:正解居(单位:亿元)


因此,即便近几年山东经济颓势渐显,与广东、江苏的差距越来越大,身后的浙江也穷追不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山东始终是一个经济强省。


更何况,山东当局也意识到了自己“由别人追着跑到追着别人跑的尴尬境地”,意识到文山会海、苛细管理不能解救山东经济,意识到问题出在政府本身。


为此,这几年山东经济动作亦大开大合。


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山东也许会继续当“老三”,但也没那么容易被超过。漫天的“山东唱衰论“,更多的是焦虑与危机感,它的经济实力仍可以唱好。


而经济实力,就是政信信仰的最大话语权。


02、信仰何在?


经济实力直接挂钩的,是财政实力。


财政实力和经济实力呈正比,但财政实力和GDP又有区别。好比一台电脑5000元,政府收税10元,5000元纳入GDP,10元纳入财政收入。


财政收入是政府每年能收到的钱,在政信信仰里,地方政府有多少钱直接和偿还能力有关系。


按照2015年新预算法,财政收入分四类。其中最重要、也是占比最高的是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其组成主要为税收,占比在70%-80%以上。


03.png

资料来源:山东省财政厅


2019年山东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6526.64 亿元,位居全国第五。其中,税收收入4849.22 亿,占74.3%,财政收入质量较高。


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0736.82亿元。财政自给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60%。


所谓财政自给,自给率越高,对中央依赖度越低,越不需要“转移支付”来补贴地方债务。


山东的60%,与江浙70%左右的自给率相比,略逊色不少,但绝对不差,处于全国中上游水平。


一项经济实力,一项财政实力。这两项是政信底气,属于“政府钱袋子“,也是信仰的潜在支持力,底气越足信仰越强,信用风险越低。


而压在政府肩上的担子有多重?这得看债务情况。


以国盛证券的统计口径来看,2019年,山东省狭义负债率(地方政府债务余额/GDP)仅为18.5%。


即使是发债城投有息债务,经调整债务率(发债城投有息债务/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22.5%,也在全国排16,处于中等水平,低于江苏,也低于浙江,总体债务规模可控。


04.png

资料来源:国盛证券


一言以概之,山东债务负担较轻。


所谓政信项目,简单来说,不过是政府平台为了城市发展建设而发的债,因背靠政府信用而备受青睐。


在“全国第三”的存量经济实力面前,债务负担较轻,那政信项目不堪比一顿盛宴?无论是政府还是各金融机构,都动力十足。


这也是山东政信虽起步晚,却迅速蹿红、成为政信界仅次于江浙之后第二梯队的原因所在。


03、“硬核”区域


如果论经济均衡,老大广东不如老二江苏。


毕竟,江湖有言“散是满天星,聚是苏大强”,全国没有一个省的地级市能像江苏13市般个性突出,中国“唯一”一个所有地级市都晋级百强城市的省份。


但论百强市数量,老二江苏又不如老三山东。


16个地级市有15个入榜,仅日照排在101位,也仅是一位之差,全国最多地级市入选百强的一省。而江苏13个地级市全部入榜,排第二;广东21个地级市11个入榜,排第三;浙江11个地级市8个入榜,排第四。


因此,倘若论区域经济的均衡性,山东才是最极致的那个。大半城市GDP都在3000-5000亿的区间,突破万亿大关的唯青岛一市,济南尚且只是万亿GDP种子选手。


05.png

资料来源:国盛证券


虽强者不强,但弱者也不弱。


这种城市均衡模式,在改革开放初期格外吃香,没有哪个“吸血鬼”一枝独秀,一省之内诸城百花齐放,均抓住政策的春风,各自发展市(乡/镇/村)特色经济。


就像寿光一个100多万人口的小县,“中国蔬菜之乡”,没有在寿光买不到的菜,也没有寿光卖不掉的菜,既能影响国内菜篮子,甚至也能影响韩国泡菜。


不只是蔬菜,衣食住行,山东均不输人,最令人瞩目的更是它冠绝地球的工业经济。


全球41个工业大类,山东全有,中国唯一一个大类齐全的地方,也是世界唯一。206个工业中类,山东有196个;656个工业小类,山东有556个。


这也是在2009年之前,山东经济能与广东、江苏不分伯仲的重要基石,它的工业制造能力不只在国内遥遥领先,在世界也是个中翘楚。


而广东在08年金融危机后“腾笼换鸟”,江苏推进产业信息化,剩下慢了一步的山东,未能意识到科技创新带来经济活力的重要性,因此在往后那些年,山东才逐渐落于下风。


都说山东经济是中国经济的一个缩影,大而不强。 刘书记新官上任三把火,带着国家任务来“换血”,藉以希望把山东“强者不强,弱者不弱”的区域存量经济盘活。


这不仅事关山东,更对中国意义重大。如果真能盘活区域经济,活的不只是山东,也是中国。


而区域情况,正是政信的一个重要分析维度。


04、城投功与过


“满朝公卿半山东”,当全网黑山东时,必黑山东“官僚作风”,必黑山东政府。客观而言,政府的“有为”与“无为”,确实是山东经济在近几年逐渐落下来的原因之一。


但也是政府的作为,政府的潜在支持力,政府的重视度,使得山东城投平台总体优于全国。


山东城投主体评级分AAA、AA+、AA和AA-四档,高等级平台占比较高,多集中在AA档,占比53.66%。


我们引用一下标普信评的结果。


06.png

资料来源:标普信评


山东131 家样本城投,其潜在主体信用质量中位数高于全国 1700 家样本城投的中位数。


背后的原因,未尝不是山东省内多数城市的潜在支持能力较强。


第三的经济总量,第五的预算收入,较好的财政平衡,较轻的债务负担,均衡的区域经济……这些都给了政府底气来支持城投平台、为城投平台“买单”。


其次,是当地政府的态度。


不同的城投企业对当地政府的重要性不同,职能定位、公益性、业务不可替代性、收入和资产规模、企业数量、战略地位……多维度综合,分量不同,“受宠”程度也不同。


07.png

资料来源:标普信评


聊城、枣庄因城投企业以县级为主,虽集中承担了所在区县相关职能,但因层级较低,故对当地政府的重要性只处于“高”,而不是“极高”。


因此,虽16市政府依赖度较为分散,但山东城投平台,对于当地政府的潜在重要性,整体居高。


城投平台,在地方融资历史中,扮演着一个有功也有过的角色。

它为地方政府“输血”,弥补了基建融资缺口,又推高了融资成本,地方债务越滚越大。


可在政信项目中,信用质量高、违约风险小的城投平台,是政府信仰难得的一记春风,价更高。


05、新基建“破局”


看经济,看财政,看区域,看平台。


政信属于非标,但又属于非标中相对“标准化”的,上述四个维度构成了其一套固有的、且为市场所共识的分析逻辑,有时还有一个增信指标。


庞大的存量经济,确实为山东政信项目的信仰加分不少,但一如过去那篇流传甚广的《山东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落后》所指,它的内里问题已经十分严重。


垫底的经济增速令山东心生危机。与广东、江苏连年拉大的差距也令其尴尬。


它着急了。


为此,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2018年的动员大会历数近年来山东发展之落后,提出山东需要“新旧动能转换”,当时一举一番话也是惊艳了四野。


而错过了过去互联网疯狂的十年,近两年终于意识到数字经济、科技创新的山东,今年把盘活存量经济的重心,押在了新基建之上。


过去,山东城市建设管理比较粗放,济南“一把手”就曾公开直言,“济南就像个县城”,甚至还扎心补刀,“连县城都不如,就像个农村大市场。”


现在的山东,开始大肆搞城市建设。


老基建“铁公机“,2020 年,山东的主要目标是综合交通建设计划投资 1842 亿元。


其中,公路建设投资 922 亿元,铁路建设投资 383 亿元,港航建设投资 107 亿元,机场建设投资 74 亿元,场站建设投资 30 亿元,城市轨道交通建设投资 326 亿元。


此外,据《山东省新基建建设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山东将围绕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重点领域,谋划储备新基建项目101个、总投资483亿元。


一旦基建狂潮开启,城投登场时刻就到了。


倘若数字化转型成功,庞大的存量工业经济盘活,那山东更当如虎添翼,经济焕然一新,政信信仰也将更被加强。


而倘若大基建时代降临,融资需求更甚,市场上的政信项目、城投平台,又更有可能成为资本竞相角逐的“香饽饽”。


因此,我们说,虽山东正“乘风破浪”中,山东政信却是资产荒下值得一试的选择。



作者:晏 方
来源:理 顾 者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