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医药公司实控人失联,卷走信托超18亿元

时间:2020/08/25 08:49:21用益信托网

【编者按】一家福建的医药龙头企业实控人突然从人间蒸发,多家金融机构受此牵连,截至目前,涉案金额至少达18.84亿。经多场法庭混战,演变成一场“萝卜章”罗生门。各家机构是否有联手做局?金融机构中又是否有人内外勾结 ?相关各方应承担什么责任?本案诸多疑点仍困扰着投资者,而涉案机构间法律上的争议可能旷日持久。


本财经多方采访,试图还原案件全貌,并呈现出资管行业粗放经营时期的一个典型案例,以及在信托频频爆雷、司法纠纷多发之时,投资者们所面临的法律困境。


7月下旬的北京,夏日炎炎。嘉实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嘉实财富)的法务匆匆赶往中铁融信(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曾用名为“中铁德闳(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铁融信/中铁德闳]的办公室,等待着他的是焦灼的投资人。


“实际管理人是谁?合同管理人和实际管理人到底是不是同一家公司?”面对投资者“yes or no”的提问,法务陷入了沉默。


这些投资人聚在一起是因为一家曾经的福建龙头医药企业——海发医药——从人间“蒸发”了。


席卷多家信托超18亿元


应收账款融资一直是实体企业融资的重要手段之一,企业以未到期的应收账款做抵押向信托等金融机构借款,以获取更多经营资金。然而近两年市场上陆续爆出的违约事件,将应收账款融资推上了风口浪尖。


2017年至2018年期间,福建海发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发医药)曾利用对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下称福建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做抵押,向多家信托公司融资,根据现已公开审理的案件统计,涉案总金额已超过18.84亿元。


2019年5月,海发医药实控人谢文海失联,海发医药停产。各家信托公司在海发医药违约后陆续将其及福建协和医院告至法庭。而从福建协和医院在法庭上的辩词看,海发医药与福建协和医院三年多来的采购总金额只有592.57万元。


投资者们通过嘉实财富代销,与中铁德闳签订合同购买了这一产品。嘉实财富代销投向海发医药的私募基金总规模超过6亿元。而蹊跷的是,据嘉实财富透露,嘉实财富负责这一产品的经理王睿前段时间被公安带走调查,现已不在嘉实财富工作。中铁德闳-嘉实嘉赢优选B-1、B-3、B-4私募基金成立于2017年至2018年期间。三只基金由中铁德闳担任基金管理人,最终都投向了海发医药。产品到期后,投资人均未能如期收回投资款。


法庭混战


投资者们没想到的是,这样一款“中低风险”产品最终却让多方陷入了一场法庭混战。


前述私募基金由中铁融信通过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外贸信托)、西部信托有限公司(下称西部信托)等三家信托公司旗下信托计划投向了海发医药,用于受让海发医药对福建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


噩耗肇始于2019年。


一位嘉实嘉赢优选B-4的投资人告诉本财经,产品爆雷是在去年5月,直到6月20日B4期利息兑付日无法实现兑付,嘉实财富才通知到投资人。


2019年9月,陕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陕西投资集团)发布了一则与三级子公司西部信托有关的涉诉公告。


该公告显示,海发医药于2017年6月29日与西部信托签订了《应收账款债权转让暨回购合同》,约定由西部信托以“西部信托·海发医药保理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所募集的资金用于受让海发医药对福建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合同同时约定海发医药对信托计划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承担回购义务,以及需承担差额补足义务。


随后,西部信托分别于2017年7月4日、11月16日和12月21日向海发医药支付三笔标的应收账款转让款,合计约4.74亿元。


其他信托公司与海发医药之间也是上述合作模式,中国判决文书网上的多份裁定书披露了更多细节。


外贸信托于2019年5月向北京市一中院申请对海发医药及其实控人谢文海等强制执行,北京市一中院依据双方的公证文书,轮候冻结、划拨了海发医药的银行存款,冻结了海发医药及谢文海、薛钰等名下的房屋、车辆及对外投资等。截至2019年5月未付的回购价款余额约为3.79亿元。


今年,外贸信托和西部信托又分别将福建协和医院(被告)及海发医药(第三人)起诉至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据天眼查显示,五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五矿信托)也有两笔诉讼与海发医药、福建协和医院有关。两笔诉讼涉诉金额分别约为2.17亿元和4.59亿元。


对上述能够公开查询到的诉讼信息进行汇总,海发医药和福建协和医院总涉诉金额达18.84亿元。虽然与引发多方关注的“承兴案”爆雷的规模相比,此案的规模相距甚远,但业内人士向本财经表示,这样的融资规模在医药行业是较为巨大的。


作者:蒋 梦 莹
来源:澎 湃 新 闻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