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违约后各方踢皮球:通道业务的坑怎么填?

时间:2020/08/25 11:25:29用益信托网

【编者按】一家福建的医药龙头企业实控人突然从人间蒸发,多家金融机构受此牵连,截至目前,涉案金额至少达18.84亿。经多场法庭混战,演变成一场“萝卜章”罗生门。各家机构是否有联手做局?金融机构中又是否有人内外勾结 ?相关各方应承担什么责任?本案诸多疑点仍困扰着投资者,而涉案机构间法律上的争议可能旷日持久。


本财经多方采访,试图还原案件全貌,并呈现出资管行业粗放经营时期的一个典型案例,以及在信托频频爆雷、司法纠纷多发之时,投资者们所面临的法律困境。


8月17日,嘉实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嘉实财富)终于答应投资者召开投资者大会的诉求,将在线上分区域召开沟通会,告知投资者诉讼情况。而这距产品爆雷已经过去了1年多。


投资者要求的是开现场投资者大会,负责机构告知投资者应对和解决方案。而嘉实财富提供的方案似乎与投资者的诉求仍有偏差。


为何一款被财富管理公司评级为中低风险销售的产品最终会上演各方互踢皮球的局面?


中铁融信(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曾用名为“中铁德闳(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铁融信/中铁德闳]相关负责人告诉投资者,整个产品中嘉实财富起到的是主导作用,因为嘉实财富没有私募基金牌照,于是找到中铁融信。而西部信托因为不希望占用资金额度,于是又拉XX信托入场,从而形成了这样的资金链条。


业内人士向本财经介绍称,这是一款过去在资管行业中很常见的非标融资业务,从合同上看是个主动管理业务,但真实情况是个通道。这在过去(资管新规出台前)是很常见的一个结构,但在资管新规出台后,此类业务也越来越少。


会议纪要显示,中铁融信回复:中铁融信签署合同,但是产品的募集,投向和分配都是嘉实财富主导,嘉实财富是实际管理人。


到底是主动管理还是被动管理?


“你们到底是不是通道?”


面对投资者的质疑,中铁融信再度陷入了沉默。


据已有信息显示,外贸信托、西部信托是客户与基金管理人中铁融信(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基金管理人与信托公司签订海发医药项目信托合同,信托公司据此对融资人海发医药放款。


2017年7月,原银监会下发了《信托业务监管分类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明确了“主动管理型信托”和“被动管理型信托”的划分标准,“通道类信托业务”首次具备了相对统一的名称和判断标准。“主动管理型信托”是指信托公司具有全部或部分的信托财产运用裁量权,对信托财产进行管理和处分的信托,而“被动管理型信托”是指信托公司不具有信托财产的运用裁量权,而是根据委托人或是由委托人委托的具有指令权限的人的指令,对信托财产进行管理和处分的信托。


如果中铁融信在嘉实嘉赢优选系列私募基金产品中是主动管理,信托公司一般只提供与银行委托贷款相似的放款功能,协助把基金项目募集的资金贷给融资人,确保所募集的资金顺利到达融资人账户,不被基金管理人挪用。基金项目的尽调一般由基金管理人负责,信托公司不参与。


但在此案中,中铁融信却无法向投资人出具尽调报告。


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向本财经表示,如果这是一笔事实上的通道业务,就应由中铁融信来承担尽职调查的法律义务。如果中铁融信在履行尽职调查过程中存在过错,投资者可以找中铁融信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裁判文书网显示,西部信托提出,中铁融信仅为一家金融中介公司,在整个融资行为中仅起到通道作用,自有资金十分有限(注册资本仅1000万元),根本无力赔偿因错误保全造成的实际损失。


据西部信托年报,截至2019年年末,净利润为2.9亿元,净资本46.09亿元,信托资产余额为3186.6亿元,不良资产规模为2.1亿元,不良率为3.3%,高出同期信托业2.67%的不良率平均水平(信托业协会数据)。


在实务中,被动管理型信托多以单一信托或事务管理信托形式发售,客户资金打入另一机构账户,再由机构和信托公司对接,客户不直接和信托公司发生关系,信托公司对此类信托项目只收取通道费。此次涉案的产品虽然以集合信托的形式存在,却呈现出被动管理的特点。这类非主动管理型信托项目之所以把投资人套住了,部分原因是因为投资人是冲着财富管理公司和信托公司的平台和公信力而来。可财富管理公司和基金管理人打着自身旗号去募资,信托公司只收通道费,法律上虽免于担主动管理的职责,当产品爆雷后,投资人难免会认为是在金融机构的“诱导”下入了一个骗局。


近年来监管层多次明确指出,信托公司要压缩通道业务。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观察通道业务的一个指标,西部信托的被动管理型信托资产呈快速增长,由2012年的23.55亿元增至2017年的2091.87亿元,占信托管理资产的比例也从7.56%增至84.21%。


在行业“去通道”的背景下,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全行业资产管理规模持续下滑至21.6万亿元,较2018年末下降5%,较2017年行业峰值26.25万亿元下降21%。


据官网介绍,中铁融信成立于2011年3月,是中国中铁旗下的国有混合所有制基金管理公司。于2014年取得全国第一批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资质。依托强大的股东资源优势,经过多年发展,公司形成了以产业投资、基金投资、特殊资产投资、投行服务四类主要业务板块。截至2019底,累计管理基金规模超过100亿元。


但从股权结构来看,天眼查信息显示,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中铁资本有限公司对中铁融信仅持股40%,为中铁融信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为北京君德睿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2%。


嘉实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则是嘉实旗下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于2012年3月注册成立,总部位于北京。


夏海龙认为,从中铁融信的做法来看,事实依据不是信托合同,而是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这样就绕开了主动管理和被动管理的问题,即使是被动管理,西部信托也应当依据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来履行回购义务。但现在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可能出现了萝卜章,那么可能最终还是要回到通道业务的相关规定和约定来主张权利。


夏海龙进一步分析指出,通道业务过去是很好处理的,信托等金融机构只用拿管理费就行,融资方如果出问题,不用对资金方承担责任,因为中间有委托人。一般在信托合同中会约定清楚,出了问题由谁来起诉,由谁承担法律风险。但在去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九民纪要》之后,对通道业务的法律效力认定就比较严了。根据“新老划断”的原则,在过度期满之后,规避金融监管的通道业务,在法律效力上可能会有问题。


前资管新规时期“遗留症”


“非标”是相对于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而言的一类资产,包括但不限于信贷资产、信托贷款、委托债权、承兑汇票、信用证、应收账款、各类受(收)益权、带回购条款的股权性融资等。今年,中国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发布了资管新规配套实施细则《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明确了标准化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界限和认定标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是指依法发行的债券、资产支持证券等固定收益证券。


自2012年出现通道业务以来,资管机构的规模犹如脱缰的野马般狂奔,但在近年来监管层去通道、去嵌套的合规整顿下,信托公司的规模也在迎来缩水。


今年5月,银保监会表示,为落实资管新规要求,规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业务发展,银保监会制定了《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全部集合资金信托投资于非标债权资产的合计金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全部集合资金信托合计实收信托的50%;二是限制非标债权集中度。全部集合资金信托投资于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债权资产的合计金额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30%;三是限制期限错配。要求投资非标债权资产的资金信托必须为封闭式,且非标债权类资产的终止日不得晚于资金信托到期日;四是限制非标债权资产类型。除在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之外的其他债权类资产均为非标债权。


夏海龙向本财经表示,通道业务的做法确实存在问题,因为链条越长,风险的识别与预防成本越高。融资方的资金方的中间环节越多,资金方去把握和了解实际融资方底层的风险的能力就越弱。


中铁融信出具与嘉实财富的咨询服务协议


8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出席“2020青岛中国财富论坛”时指出,近年来刚性兑付、多层嵌套、资金池运作和非标投资等资管乱象,不仅使得资管机构异化为信用中介,资管行业偏离了直接融资本源,而且放大了宏观杠杆,扰乱了金融秩序,如果没有当时的及时处理,在疫情冲击下防范金融风险的形势将更加复杂严峻。
值得注意的是,范一飞特别谈到了资管业务“无证驾驶”的问题,并点名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


范一飞说:“据统计,我国有超过5000家财富管理公司,主营业务是代销基金等金融产品,其中相当一部分存在无牌销售保险、公募基金及设立资金池等问题,给金融稳定带来严重威胁。”


据证监会网站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4月,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只有108家,腾讯旗下的腾安基金销售(深圳)有限公司是最新一家获批设立的独立基金销售机构,获批时间为2017年12月26日,此后再也没有一家获得批准。


2018年4月27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简称“资管新规”)。资管新规的核心是打破刚兑、禁止资金池模式明确了分类统一负债和分级杠杆要求,减少监管真空和套利;实行穿透式监管消除多层嵌套,抑制通道业务。


作为资管新规的重要配套细则,今年7月3日,根据资管新规要求,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汇管理局正式对外发布《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自2

作者:蒋 梦 莹
来源:澎 湃 新 闻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