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认定《担保涵》无效 中泰信托上诉被驳回

时间:2020/08/28 17:46:39用益信托网

近日,欧浦智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浦智网”)的一则公告,将中泰信托置于聚光灯之下。


其公告显示,中泰信托在与欧浦智网的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一案中,上海金融法院认定欧浦智网向中泰信托出具的《担保函》无效,同时认为中泰信托关于要求欧浦智网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主张,事实和法律依据均不足。


随后,中泰信托因不服上海金融法院一审判决,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中泰信托的上诉请求未予支持。


上诉请求被驳回,是否意味着中泰信托将面临巨额资金无法收回的窘境?对此,记者致电中泰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该项目为单一资金信托,属于事务管理类信托项目,信托公司根据委托人指令操作并履行受托人职责。


法院驳回上诉请求


近年来,中泰信托的日子并不如意。业绩下滑、产品频频逾期、实控人不明等一系列问题悬而未决。更糟糕的是,在展期计划遭遇未能兑付的窘境后没多久,中泰信托又被卷入和上市公司熊猫金控之间超10亿元的纠纷当中。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今又被爆出欧浦智网向中泰信托出具的《担保函》无效的纠纷。到底是怎样一份《担保函》让中泰信托如此被动?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显示,2017年12月13日,中泰信托以信托资金受让佛山市中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基投资”)持有的1550万股欧浦智网股票的收益权,并由中基投资在约定时间内回购该股票收益权。


双方约定了股票收益权购买价款、股票收益权的回购及违约责任。同时,双方及湘财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质押登记代理方)签订了《股票质押担保合同》并办理了证券质押登记。


随后,欧浦智网法定代表人陈礼豪、田洁贞与中泰信托签订了《保证合同》,约定陈礼豪、田洁贞为中基投资在回购合同项下的全部债务的履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欧浦智网也向中泰信托出具《担保函》,载明欧浦智网为中基投资到期回购股票收益权的行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随后,中泰信托在2017年12月14日向中基投资支付一亿元。然而事情并不如想象中的顺利,约定时间到期后中基投资出现违约,中泰信托遂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诉讼,向中基投资主张股票收益权回购款、违约金及因诉讼支出的其他费用,并要求陈礼豪、田洁贞、欧浦智网分别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本以为手握《担保函》的中泰信托稳操胜券,结果却事与愿违。


上海金融法院一审判定欧浦智网无须对中基投资在本案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同时该院认为中泰信托关于要求欧浦智网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主张,事实和法律依据均不足,认定欧浦智网向中泰信托出具的《担保函》无效。


关于担保合同效力,法院认为欧浦智网的法定代表人陈礼豪并未提供股东会或董事会等有权机关的决议,未经授权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的行为,构成越权代表。


另一方面,陈礼豪未经董事会、股东会决议以公司名义为其他公司提供担保,中泰信托对与担保相关的决议文件负有基本审查义务,并对已尽审查义务负有举证责任。但是中泰信托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已对欧浦智网是否形成决议的情况进行审查。


法院表示,欧浦公司系上市公司,中基公司系其股东,持有欧浦智网47.43%的股份,关联担保必须经股东会决议,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欧浦智网股东会曾以决议方式同意为大股东中基投资提供担保。


中泰信托不服上海金融法院的一审判决,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上海金融法院一审判决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对中泰信托的上诉请求,不予以支持。


对于是否继续上诉,中泰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后续信托公司将根据委托人指令操作。


净利润同比下降10.22%


据天眼查显示,成立于1988年的中泰信托是经原银监会批准设立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注册地为上海市,公司前身是农业银行厦门信托投资公司。2009年4月,该公司获准变更公司名称和业务范围,名称变更为"中泰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并领取新的金融许可证。


近年来,中泰信托发行的信托产品频频预期,信托收入减少的同时且业绩一直以较大幅度下滑,位于行业尾部。


2019年初,中泰信托的“中泰·贵州凯里项目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出现逾期,2.27亿元本金未能按期兑付。


同年3月,中泰信托于2017年5月成立的“恒泰18号”信托计划被曝出现问题,涉及金额4.9亿元。


前几日,中泰信托发行的“中泰·祥泰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被曝二次违约。该信托计划仅完成前两期资金兑付,3期以后发行几期合计2.47亿元规模产品均发生展期,且展期后仍未按照展期还款计划予以兑付。


一系列的信托产品危机事件直接影响了中泰信托的财务数据。


据2019年年报显示,中泰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7亿元,净利润1.29亿元,分别较2018年下降6.07%和10.22%。


另外,2019年中泰信托信用风险资产不良率为14.49%,相较2018年的9.96%上涨4.53个百分点。


而从行业整体来看,中泰信托在注册资本以及信托资产规模方面都处于行业下游。不仅如此,仅在2019年全年,中泰信托就收到了上海银保监局的2张罚单,这也反映了公司在管理方面的严重缺失,而实控人信息不明则成为中泰信托发展路上的重要阻碍。


随着投资产品不断陷入信任危机,中泰信托将面临资本市场将“用脚投票”。 未来,中泰信托如何破局,是摆在 “掌门人”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作者:刘 佳
来源:华 夏 时 报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