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一晚消费30万、深圳全款买房,今年私募赚了多少钱

时间:2020/09/25 08:50:06用益信托网

一晚上消费30万、周末玩到凌晨三四点,私募人的生活“壕”起来了。


“可以找时间去看看房了,找好一点的小区”,虽然知道公司今年效益不错,年终奖可以好好期待一下,但是听到老板这样直白的“暗示”,私募人士陈研还是激动不已。


2646.8到3223.18,1769.16到2535.87,这分别是上证指数和创业板指从年内低点到截至9月24日收盘跨越的高度,也是一场私募狂欢的来由。


私募规模暴增


“总算是看到了希望”,三年前带领两个兄弟一起“奔私”的上海陆家嘴某私募创始人白志龙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有些激动。白志龙表示,2020年原本是他给自己的最后期限,苦熬了两年之后,转机出现在今年。


他的公司原来一共有2只产品,业绩表现一直处于行业中等水平,折腾了两年,规模始终做不上来。


今年看到行情回暖,他们趁机发了两只新产品试试水,结果卖的比预期好。加上今年业绩比较好,管理规模一下子就翻了好几倍。


陈研所在的私募也在今年迎来了发展“第二春”,去年年底,公司规模3个亿左右,现在直接暴增至10亿,而且还在继续增长着。


随着市场行情回暖,今年私募发行迎来大爆发。其中,3月份是一个重要拐点。


据私募排排网统计数据,今年前两个月分别受春节和新冠疫情影响,私募产品备案数为1284只和1219只。到了3月份,虽然沪指再次探底,但部分先知先觉的私募却开始加速发行新产品。


数据显示,以逆向投资著称的淡水泉投资3月份发行了多达30只新产品,平均每天1只。


淡水泉投资并非孤例。明汯投资、凯丰投资、少薮派投资等不少头部私募自3月起也都加速推出新产品。3月份备案的私募产品数量达到了2733只,相较前两个月实现翻倍。


行情回暖,加上新产品数量增加,一个必然的结果就是私募管理规模大爆发。


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存续规模为3.15万亿元,相较于2019年底的2.45万亿元,增长了7000亿元。同期,证券类百亿私募的数量也激增至52家,,增长率超过了四成。


其中典型的如迎水投资,截至9月17日,公司今年已经狂发了140只新产品,管理规模两个月前突破百亿元大关。


同样在今年晋升百亿私募的还有礼仁投资、宁泉资产、东方港湾、林园投资、宁波宁聚、彤源投资、迎水投资、于翼资产、煜德投资、正心谷资本、汉和资本等。


从事私募销售业务的王华英透露,行情回暖以后,部分头部私募的产品根本不愁卖,甚至出现了抢购。


销售火爆的另一面,部分头部私募甚至开始主动对“客户”进行筛选,比如新晋百亿私募汉和资本在7月16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开始接受更长锁定期产品的申购预约,产品锁定期限为6年。


凡此种种,都意味着私募收入水涨船高。


陈研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前两年行情不好,公司的日子紧巴巴,几乎没什么活动。而现在几乎每个月都组织各种吃喝活动,公司也新租了一个面积是原来3倍多的办公室,装修十分豪华,预计国庆以后就可以搬过去了。她还听说老板8月份花1500万全款在深圳又买了一套房。


私募到底有多赚钱?


业内人士张杰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私募真的可以“暴富”。一旦步入收获期,财富就会以绝大多数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飙涨。


以2012年成立的凯丰投资为例,据公司内部人士透露,成立初期由于注重投研,公司养了很多人,“日子”并不好过。现在不仅自己成了百亿私募,其后续成立的兄弟企业“昌都凯丰投资”也已经突破百亿规模。也就是说,整个凯丰投资的管理规模已经超过了200亿元。


再比如说高毅资产,公司成立于2013年5月底,据悉目前管理规模已经接近千亿。


高毅资产旗下由冯柳掌舵的“高毅邻山一号远望基金”,成立于2015年11月17日,至今未满五年。根据上市公司中报披露,该产品现身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的上市公司数量达55家,合计持股参考市值高达306.63亿元。这意味着这一只产品管理规模就远超300亿元。


截至今年8月31日,“高毅邻山一号远望基金”累计收益率为412.12%,今年以来收益率为47.21%。


不论以怎样的标准去计算,“高毅邻山一号远望基金”这样一只巨无霸4年多来创造的收入都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以行业惯例1.5%的管理费标准计算,一家正好100亿的私募一年管理费收入是1.5亿。一般而言,管理费其实只是私募收入中很小的一部分。


对于私募来说,更加诱人的收入还有业绩提成,截至8月底,纳入私募排排网统计排名的15781只私募证券类基金,今年以来平均收益率为27.77%。


以平均收益率计算,一家100亿规模的私募,今年前八个月的业绩是27.77亿元,按照行业比较常见的20%业绩提成比例,这部分的收入约为5.55亿元。加上旱涝保收的1.5亿元管理费,前八个月收入超过7亿。


对于普通的私募而言,最大成本主要是人力成本和办公费用。据张杰估算,私募员工数普遍较少,就算是百亿私募,这两部分费用一年支出2个亿足矣。


此外,对于本身以资产管理为主业的私募机构来说,公司绝大部分收入还可以再进行投资,这部分的收益空间难以估算。


“肯定会把最好的策略先用来管理自己的钱,所以一般自营资金收益要比公司产品平均收益高很多。”一位私募基金经理透露。


白志龙也给界面新闻记者算了一笔账,公司现在的管理规模是5个亿,目前公司产品平均收益大概是50%,保守估计到年底能达到60%,按20%业绩提成算是6000万,加上管理费还有自有资金的一些收益。公司核心人员一共也就3个,也就是说,人均2000万是保底收入。他推测,那些头部私募的核心人员估计今年收入都是9位数起步。


私募人的狂欢盛宴


私募造富神话一直以来都是圈内公开的秘密。


在2019年的胡润百富榜上有不少私募大佬现身,其中混沌投资的葛卫东130亿,重阳投资的裘国根夫妇75亿,景林资产的蒋锦志37亿。


这只是“明面上”的数字。据知情人士透露,景林资产千亿的管理规模中,有400亿左右属于“老板”蒋锦志的个人资产;重阳投资200多亿的管理规模中,也有100亿左右是裘国根的自有资金。


撇开管理费、业绩提成不谈,如果按照上述说法,单单是这部分个人资产,以一年30%的收益率计算,这些私募大佬们今年的收益可能就高达几十甚至上百亿!


拥有丰厚的身家,私募大佬们的生活水平自然非同寻常。


网上曝光的资料显示,葛卫东拥有浦东豪宅九间堂的副楼王,面积1029㎡、占地3亩,同时在御翠园里也有别墅。蒋锦志则是陆家嘴豪宅汤臣一品的房东。


除了蒋锦志、裘国根这种级别的大佬之外,行业里还有很多有钱人。张杰说,自己一个朋友管理的资金也就三五个亿,每次分红了就去深圳买一套房,从华侨城5万/平方米一直买到现在10万+/平方米,目前名下至少有7、8套房产。


“只要赶上一波行情就够了,哪怕后面私募黄了也没关系”,张杰说。


知情人士李广文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前几年叶飞的倚天投资管理规模一度达到50多亿,后来虽然公司跌回了中小私募之列,但叶飞挣的钱足以保证生活无忧,“经常看到他发朋友圈,各种高消费场所吃喝玩乐”。


也正因为如此,张杰透露,不少私募基金经理,哪怕明知道自己的策略容量有限,资金量大了会出问题,但是在代表产品取得不错表现以后,还是会抓紧时间把规模做起来,对他们来说,赚一波就够了。


虽然今年还没有结束,但对于很多私募人来说,丰厚的年终奖已经毫无悬念。


白志龙已经计划好了,年底的时候把一半利润拿来给兄弟们分,另一半留做公司自有资金去再投资,争取早点和兄弟们一起财务自由。


陈研则打算,在即将到来的十一假期,带着家人去看看房。


对这些私募人来说, 2020年注定将是不平凡的一年。








作者:宋 烨 珺
来源:界 面 新 闻

责任编辑:liuc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