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被美国坑了700万,他逆袭赚回1200亿

时间:2020/09/25 09:00:41用益信托网

若论今年最火的领域,新能源当属其中之一。蔚来、小鹏、理想三巨头在美股胜利会师,特斯拉更是动作频频、新闻不断。但大多数人都忽略了新能源领域的“隐形冠军”——生产电池的宁德时代。

 

今年以来,在疫情的暴击之下,整个汽车市场需求低迷,但宁德时代的股价却逆市大涨、市值再创新高。9月24日宁德时代股价收于190.82元,总市值达到4445.10亿元。这一数值是比亚迪的1.53倍,吉利汽车的3倍,蔚来的18倍。

 

与特斯拉这样带着“泡沫”的市值不同。宁德时代是用全球市场占有率赢下了如今的江湖地位。2019年,宁德时代锂离子电池销量40.96GWh,同比+92.2%,全球市占率由23.4%提升至27.9%,连续三年全球第一。

 

宁德时代人创始人,幕后最大的老板,曾毓群持有宁德时代24.53%的股份,个人财富暴涨到了将近1200亿元,成为了新的福建首富。


image.png


然而,宁德时代绝对是“闷声发大财”的典型。宁德时代和其背后创始人曾毓群,这位输入法甚至连名字都默认不出来的创始人,就仿若一只隐形兽,和他的企业一起低调地藏匿于公众视野之外,钻研发、纳人才,然后再闷声、发大财。

 

不过,曾毓群的故事,却有着不输于任何一位大佬的精彩。这位农村走出来的学霸,16年时间两次创业,两次均准确地押中了风口。结果一家公司年销售额过百亿,另一家成立6年多公司市值超过840亿。

 

关于他创业成功的秘诀,这位大佬有句名言:“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那么,我们就要问了,曾毓群如何创如何靠“赌”创造了两次千亿神话?


被“诓”出来的创业


1968年,曾毓群出生在福建宁德市飞鸾镇岚口村的普通家庭。在家人的厚望之下,曾毓群勤奋好学、加倍努力,成为了“寒门子弟”逆袭的典型代表。

 

1985年,17岁的曾毓群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上海交大可是名校,当时能考上这所大学的人,都是祖坟上冒青烟。21岁名校毕业之后,他又被分配到了一家国企上班。这是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铁饭碗”工作。

 

但天生“冒险爱自由”的曾毓群,却并不喜欢这种虽然非常安逸,但是却能一眼望到头的生活。所以在仅仅工作了3个月之后,曾毓群就跑到了改革开放的前沿广东,在东莞新科磁电厂做工程师。

 

新科磁电是一家香港公司,是全球最大的磁电供应商SAE的子公司。在这家大企业中,曾毓群的才能得以充分发挥,再加上一贯的勤劳肯干,得到了高层陈棠华博士赏识。在他的提携下,曾毓群31岁时成了公司最年轻的工程总监,而且是第一位大陆籍总监。

 

不仅陈棠华赏识曾毓群,SAE的总裁梁少康,同样对他赞赏有加。梁少康一直想做新能源电池,但提议遭到了SAE的反对。梁少康就想自己出来创业,就做新能源电池。

 

不过,在决意创业之时,梁少康打定主意一定要把曾毓群一起拉上。不过曾毓群对此并不感冒,因为他早已答应深圳的一家公司,准备过去做总经理,职位高、工资高、前景广。

 

不过梁少康绝对不是轻易就说放弃的一个人,为了盘下这位人才,梁少康就拉着陈棠华一起做他的工作,为此,陈棠华当时经常在美国半夜还给曾毓群打电话。

 

盛情难却,加上“年少轻狂”,曾毓群终于被说动。1999年,梁少康、陈棠华和曾毓群联合创办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


当时的创业环境要多难就有多难。公司没钱,所有人的工资减半,没有技术,没有设备,没有人才,甚至没有场地,连做实验也是在楼梯间进行的。曾毓群和陈棠华亲自动手,亲自试验,有时候是通宵达旦地工作,工作强度大、条件艰苦,以致让一些刚加入的工程师几天就辞职了!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要做到最好。曾毓群说:“假如我们不是世界第一,我们没有存在的价值。”就这样,曾毓群开启了自己的进击之路。


被美国坑惨了,700万差点打了水漂


在创业之初,曾毓群被美国企业狠狠坑了一道,公司差点就因此夭折了。

 

21世纪之初的电池市场强敌环伺,市面主流的圆形电池、方形电池被索尼、松下等日企牢牢统治,宁德时代想要生存下来,就必须另辟蹊径。在了解到诺基亚出了第一款配软包电池的翻盖手机后,曾毓群马上买来这款手机拆开研究,发现这种电池短小、轻薄,便于携带,当即押注,这将成为未来电池的发展方向。

 

但是电池的技术以及专利都在外国人手上,于是曾毓群拿着公司的700万元启动资金,跑到美国贝尔实验室,购买了聚合物锂电池的技术专利。

 

但是买回来的专利技术当正式上线开始试生产时,发现了问题。就是在反复充放电以后,锂电池快会鼓起一个包包,这就没法再用了。


于是曾毓群又去美国贝尔实验室,没想到贝尔实验室却十分傲慢,认为这个问题压根就没法解决,他们翻来覆去只会对曾毓群说一句话:“电池鼓气是一个本质问题。”

 

曾毓群感觉天雷滚滚,自己受到了欺骗,700万人民币就这样打了水漂。


怎么办?没有技术就没有产品,没有产品就没有公司了。但天才都是被逼出来的,美国人不行,那就自己来干。于是开始了艰难的攻关路程,每天都耗在工厂实验室里。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真的做出了彻底解决了鼓包问题,除此之外还找到了提升产品性能的方式,价格比市场上产品便宜一半,而容量却能高出一半。

 

接下来,他们重新研发了大部分的生产制程,直接实现了软包电池的自动化、产业化。最终在全世界20多家拿到贝尔实验室授权的企业中,ATL成为了唯一一家将该技术成功量产的公司,这让ATL一举提高了世界知名度。

 

好事接踵而至。2000年是国内手机大爆发,很多国有企业都申请了手机制造牌照。当时的手机行业流行CKD,从韩国方案商那里买来套件,组装一下就成了手机,而且卖得不错。不过整个产业链中,国内企业高度依赖于韩国方案商,能改动的东西很少,除了电池。

 

苹果公司也听说了ATL的名气,找上门来。面对苹果的苛刻要求,曾毓群仅仅用了两个星期,就开发出异形聚合物锂电池,超出了苹果的预料,一下单就是1800万台,这让ATL成功进入了苹果产业链,在业内的名气也大大打开了。

 

2016年后,竞争对手三星突然被曝“爆炸门”,此事一出,ATL更加令业界瞩目。从名不见经传到做成全国最大的聚合物锂离子电池项目,ATL仅仅用了不到十年。


靠“运气”碾压比亚迪?

 

不过曾毓群并没有就此停下脚步,在将ATL推到顶峰之后,转身于新能源领域,创立了宁德时代。

 

这一次,“命运女神”对他更加眷顾。美团创始人、CEO王兴口曾经其个人账号发文说:一个有幸早年投资了宁德时代的朋友说,他当年第一次走进创始人曾毓群那狭小的办公室就被震了一下,只见墙上五个大字“赌性坚强”!

 

他说当时他心想这果然是福建人,调侃说:“你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呢”。

 

曾正色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让宁德时代真正崛起的契机,其实还是靠曾毓群的大胆赌博——明明有条康庄大道,但偏要走那条看似与趋势相违的独木桥。

 

新能源电池的早期,有两条技术路线供以选择——究竟是安全性优先还是能量密度优先?谦和对应的技术路线是磷酸铁锂,相对更安全;后者对应的技术路线另则是三元材料,能够在电池体积相同的的情况下,让汽车行驶的更远。

 

当时,行业内普遍押注的是第一条路线。因为政府重点补贴的对象是电动大巴,而电动大巴对里程并不敏感,但对安全性要求极高,政策也在磷酸铁锂路线方面非常支持。

 

但曾毓群就是要“不走寻常路”,他并不看好磷酸铁锂,他认为电动车要走入千家万户,必须要解决里程问题,而要解决里程问题,就必须依靠高能量密度的三元材料,而三元材料的安全性问题,则会随着技术发展改善。

 

所以,在其他电池企业在坐享磷酸铁锂电池的红利之时,宁德时代开始大举布局三元材料电池。

 

风向很快发生了变化。2017年,新能源车补贴大幅退坡,补贴最高的客车行业更是受挫最重。18年新能源补贴新政则是直接将电池能量密度和车辆续航纳为重要的补贴参数,磷酸铁锂顿时失宠。

 

这种情况下,行业迎来了大洗牌,动力电池老大的比亚迪跌落神坛,而老三沃玛特更是直接停工,宁德时代成为了最大赢家。

 

凭着宁德时代的敏锐眼光和技术积淀,诸多大佬找上门来。首先是华晨宝马,让他们给宝马的新能源汽车提供电池方案。

 

据说,当时宝马提出了长达800页的严格要求,但宁德时代居然一条一条完全满足了。这下,宁德时代更红了,北汽集团、宇通客车、吉利汽车和上汽集团,都排着队要跟他合作。


此后,特斯拉也找上了宁德时代。跟松下撕破脸之后,马斯克秘密约见了曾毓群,希望能买到更便宜的电池。

 

特斯拉能成为“价格屠夫”,宁德时代绝对是功不可没。他们给特斯拉提供的电池,能让特斯拉汽车便宜6000到12000美元。这个消息直到今年才被曝出,这让宁德时代的股价一飞冲天,逆势上涨。


结语<

作者:刘 晓 月
来源:投 资 家

责任编辑:guojie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