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存担保瑕疵 苏州资管难追责

时间:2020/10/18 09:03:21用益信托网

资产管理公司在对资产进行处置时,抵押物处置是保证收回成本的安全底线,但要想获得盈利则需要全力追索担保方,当向担保方追责失败后将影响资管公司的盈利空间。


近日,苏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资管”)与黑龙江农垦北大荒商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农垦北大荒”)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案结果公布,最高法民申1593号判决书显示,维持二审判决,驳回苏州资管的再审请求。


苏州资管与农垦北大荒的再审案,源于2016年农垦北大荒为高峰糖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峰糖业”)2.02亿元的银行借款出具了担保函,在高峰糖业破产后,资产管理公司在抵押物处置之外,同时向担保方追索,但最终因担保函瑕疵而不被法院支持。


资管公司人士观点认为,不良资产有抵押物兜底,具体到项目中,一般不会出现最终无法收回成本的情况,但该行业是重资产行业,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有用钱成本,肯定要通过多渠道将资产处置的收益最大化。


苏州资管业务一部负责人朱迅宇对记者表示,“目前该项目已通过处置抵押物回收完成。”


担保函条约不清


据记者了解,苏州资管在2016年接手某国有银行吴江分行的高峰糖业的14笔债权资产合计2.02亿元,因债务人情况复杂,偿付能力不足,在过去四年间该债权资产经历漫长的向担保人追责的诉讼。


朱迅宇对记者表示,涉及高峰糖业的债权资产来自两家银行,两家银行析出的高峰糖业债权本金共计2.7亿元,当时的收购价格为8000多万元。


在此次判决中涉及2.02亿元的债权本金,是其中一家银行析出的资产,该资产有农垦北大荒提供的担保函,在此背景下启动向担保方的追索动作。


根据此次判决书内容显示,因担保方农垦北大荒出具的担保函件“愿意为下属各家子公司在与贵行的业务中提供无条件担保”中,没有明确标示出被担保的主债权种类、数额以及担保的范围、方式、期限等事项,未构成担保要约。


朱迅宇表示,在当时收购该资产时就已经出现“担保看上去有效但实际已经被法院驳回”的情况,但由于抵押物还比较充足就接收了。


法院判决中显示支持苏州资管对高峰糖业的债权;同时支持了资管公司享有高峰糖业提供的所有抵押物以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抵押物所得价款在最高抵押额度范围内优先受偿。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5年10月31日高峰糖业公司停止,生产经营期末资产总计11.8亿元,负债总计13.8亿元。高峰糖业面临偿付能力不足的情况,曾多次公开拍卖旗下资产。


根据公开的拍卖信息可知,在阿里拍卖上,涉及苏州高峰糖业有限公司管理人的有9个拍卖标的物,在2019年7月至2020年3月间陆续拍卖。


朱迅宇表示,目前通过抵押物变现等处置方式回收了约1.1亿元,回收价格已经可以抵消收购价格了。


资管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2016~2018年,四大行按照监管的规定,向市场上推出大量的不良资产包,资管公司接手的银行析出的资产包,部分流向一些地方AMC机构中。“当时的竞争比较激烈,价格也比较高。”


资产质量决定盈利空间


公开信息显示,苏州资管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本金50亿元,在成立后业务发展较快,截至2020年6月30日,实现总资产160.93亿元,总负债125.25亿元,2019年的业绩显示,营业收入为5.95亿元,净利润2.52亿元。


在朱迅宇看来,对资产的保证和担保人的把握决定了盈利的大小。


朱迅宇表示,目前收购资产时对抵押物考量的比重占到50%~70%之间。对方同时认为,“收购资产如同走钢丝,不良资产的抵押物价值透明,价格也透明如何这个控制风险的角度上以合理价格追求盈利空间,主要是看抵押物的安全底线,通过抵押物处置保证不亏损,通过担保人的追索实现盈利。”


目前的处置周期在两年左右,今年以来整体的不良资产行情比较稳定,受疫情影响预期的不良率有所升高,但银行的析出资产在整个市场上来看没有特别明显的增加。


在货币超发背景下,货币资产贬值、厂房设备等抵押物资产增值,利好不良资产处置行业。


对于此前几年苏州资管的营收增长等情况,朱迅宇同样认为,“不良资产的盈利受宏观环境影响较大,得益于过去几年的货币增发,在两年前收购的资产,在两年后的货币价值增加,账面上来看是可以实现营收的”。


事实上,地方AMC还要面临资金压力。自2016年不良资产风口下,资产管理公司曾大量收入资产包,但随着资管公司的资金吃紧,面临需要加快处置债权资产进度,及时收回资金的压力。


北京市国通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郭志国公开表示,不同于四大AMC,地方AMC属于特许从事金融不良资产批量处置业务的准金融机构,未获得金融牌照,无法享受到金融机构的融资便利。


多位资管从业者的观点都认为,地方AMC没法进行银行同业拆借业务,收包的资金基本上都来源于自有资金,但外部融资成本比较高。在此背景下,快速处置收回资金,让一笔项目实现利润最大化的压力都比较大。


举例来说,两年前以8000万元成本收购资产,以非常低的融资成本计算,四年后利息成本接近2000万元。


事实上,目前全国57家地方AMC未获得相关金融牌照,不能进入同业市场融资。在资金来源上,以股权融资、银行对公贷款以及部分企业债融资为主。高资金成本下,地方AMC普遍面临快速处置回笼资金的压力。


苏州资管的财务数据显示,目前有息债务合计116.92亿元,其中短期债务81.38亿元,长期债务35.53亿元;银行授信115.68亿元,目前未使用31.88亿元。


此外,地方监管部门也在规范地方AMC的经营发展,并通过多个监管指标的划定来防范其可能发生的风险。部分地区已参考银保监会对四大AMC的监管要求,划定12.5%的资本充足率。地方AMC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未来在资本充足率、融资成本等限制下,对资产处置能力有更高的要求。





作者:郭 建 杭
来源:中 国 经 营 报

责任编辑:shuaigr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