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私募托管、备案、募集:私募基金的三道坎

时间:2018/09/13 15:22:34用益信托网

一、托管:一千个拒绝的理由


爆雷规模高达300亿阜兴系私募引发整个行业震荡。阜兴系私募停摆、实控人跑路后,部分投资人无奈走向维权之路。去报案,公安机关表示有牌照的基金公司,无法立案;写请愿书,中基协、证监会、银保监会等各路监管收效甚微;拉横幅,聚集在托管银行门前,意外引发了中基协和中银协关于托管职责的大讨论。


这场跨监管的讨论上至基金法的扩大适用,下至托管合同的职责边界,最终锅是谁的没人知道,基金托管业务废了。


中基协认为,在私募基金管理人无法正常履行职责的情况下,托管银行要按照《基金法》和基金合同的约定,切实履行共同受托职责,通过召集基金份额持有人会议和保全基金财产等措施,尽最大可能维护投资者权益。


中银协反手就是两篇署名文章,首席法律顾问卜祥瑞称“银行托管私募基金权责清晰依法依约不承担共同受托责任”,巴曙松进一步呼吁“合理界定托管机构的职责范围,促进资产管理业务链的良好合作”


中基协一看要输,在契约型基金产品强制托管的基础上,进一步要求托管机构出具意见书,对基金的投资范围、产品结构、底层协议、募集安排等进行核实并发表意见。


管理人和托管人只能无奈变通,在意见书中打起了太极“托管人将尽职审慎履行托管职责,但针对不在托管职责范围内,无法取得信息、未发生的预期事项,托管人无法发表意见。”


现阶段私募从业人员,说起基金托管都是苦水满腔:


“托管行要求,私募基金不能向自然人募集,或者是限制投资人人数,之前搭了个几十人的高净值销售团队基本废了…”


“托管行要求,收益支付或本金退款时不能给自然人打款,说是为了反洗钱。结果我们有一个项目给LP退款,反复沟通也退不了,最后打到管理人账户上才退给了LP”


“已经投了项目的合伙企业要备案成基金,托管行也不明说不同意,但要求开募集户重新募集一次,再从募集户进托管户,如果我们能够回款给投资人,投资人还同意再打一次款,也是可以的…”


二、备案: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受P2P大面积爆雷、阜兴系私募跑路等影响,从浙江开始,广东、上海等地,不再允许带有“资产管理”“理财”“基金”“基金管理”“投资管理”“财富管理”“股权投资基金”字样的公司设立,投资类企业和私募基金机构的注册登记几乎全面暂停。 


首先是托管人的标准不一


部分托管人从严解读资管新规,针对股权类基金要求全封闭运作,不开放任何申购和赎回,小部分托管人允许设置临时开放日,但要求管理人私下签署文件承诺临时开放次数,并根据产品期限匹配封闭期和临时开放频率。


其次是备案中的基协口径


即便在基金合同中约定了临时开放日,在完成小规模募集即备案的话,协会或是反馈“首轮募集是否完成及后续募集安排”,或是认为管理人已募集规模与底层规模相差较大,存在无法执行底层标的投资的可能性,需要其他类管理人完成与底层相匹配的募集后再进行备案。


先备案,再投资,本身就推升了募集资金的空置期和闲置成本,只能在募集完成后一次性投出,更大大增加了产品备案成立的难度。


三、募集:排着队拿着号码牌


囿于银行委外和机构资金的投资受阻,债券类私募基金规模持续下滑。


银行代销头部效应明显,看业绩看排名看知名度,要求历史回撤小、投资策略符合市场风向、配置明星基金经理,只有大品牌私募才能准入。


券商代销的证券类私募兵败如山倒,二级市场投资风险大,一些从固收转向权益配置的客户被净值惨淡的私募清盘伤透了心,上门闹事者有之,敬而远之者有之,也迫使部分受佣金驱使选择小私募的券商呈现向大私募倾斜的趋势。


除了传统的银行券商代销渠道外,三方财富+金交所组合,成为了私募基金在寒潮中抓住的最后一把稻草。


一方面,三方财富自身也是爆雷不断,一系列的兑付危机面前,本就捉襟见肘的资金还要向自有资产倾斜,能够留给市场的自然所剩无几,私募基金想要发行产品,还得在财富管理机构排队等着发行档期才能上线。


另一方面,金交所通道面临极大的政策不确定性,一旦地方金融办对金交所进行全面清理整顿,审核从严从紧,私募与金交所的合作窗口又将关闭,甚至可能酿出新一轮雷潮。


由于监管变严,行业洗牌,客户纷纷向大的财富管理机构集中,而财富管理机构则进一步向头部私募机构集中。在爆雷潮、净值低和募资难的困境中,小额用户手里攥着钱不知去哪儿,高净值客户不相信市场,私募不敢发产品怕筹不到钱白忙一场。


某私募基金高管直言“市场哪有那么多投资机构,说到底大家都是募资机构。”


大量草根起家的中小私募挣扎在规模、净值和业绩的生死线上,有自身募集能力的,还能通过维护存量客户谋求生存空间,完全依靠外部资金的,则面临转让或关门的窘境。


四、产品设计急需合规操作路径


相比合格投资者准入门槛抬高,资管新规对私募基金产品的更大冲击,在于其投资方向、产品设计和交易结构都将发生颠覆性变化。


在投资方向层面,业界争议较大的,是资管新规出台后,私募基金还能否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即非标资产)。此前私募基金已被禁止投资借贷性质资产,或通过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方式直接或间接从事借贷业务。


当前私募基金热衷投资非标资产背后,存在所谓的“通道业务”。比如此前银行理财资金打算参与Pre-IPO、上市公司定增或项目收购等投资,通常会先投资信托计划或基金子公司资管计划构成第一层嵌套,再由后者投资私募基金构成第二层嵌套,最终绕过投资范围、利率管制、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成功完成投资。


按资管新规相关要求,这种两层(甚至多层)资管产品嵌套的运作模式将被禁止。这意味着“银行理财+私募基金”、“保险资管+私募基金”、“非金融机构+私募基金”等运作模式都可能遭遇封杀。


私募寻找新的合规操作路径。具体而言,资管新规允许资管产品可以再投资一层资管产品,且私募资管产品的受托机构可以为私募基金管理人。因此他们认为私募基金能以合格受托机构和投资顾问的身份,参与资管产品投资管理。


不少私募基金都在研究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私募做投顾)、金融机构自营资金+金融机构资管产品(私募做投顾)、金融机构自营资金+私募契约式基金等业务创新的可行性。(全文有适当删减)


作者:寻瑕小姐姐
来源:寻瑕记

责任编辑:lengq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