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成:当前我国信托业发展环境分析及转型战略思考

时间:2018/12/07 14:42:07用益信托网

一、我国信托业外部环境分析


包括内部环境和外部环境。


首先,信托行业的发展基本是顺周期的。与整个大的经济周期的关联度很高,要远远高于所有其他金融行业。所以外部环境对信托的发展是很关键。


1、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中美贸易摩擦对信托业发展有可能带来的影响有哪些呢?今后信托产品如果要往净值化或者基金化方向发展的话,无论是股市、债市,还是基金市场对信托行业的关联度比任何时候都密切。因此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从表面上看是实体经济或者进出口贸易的。实际上,从深层次的角度上来看,它今后对于我们国家的资本市场,包括股票市场、证券市场、基金市场、利率和汇率的波动都有着巨大的影响。信托业作为金融行业的组成部分,一定要对这样大的环境有预判和预案,因为中美贸易摩擦的走向会对下一步基金市场、债券市场产生特别深远的影响。这样的话对于我们正在蓄势向净值化产品和业务转型的信托行业来说一定要高度关注,要未雨绸缪。


2、“资管新规”的影响。资管新规不仅仅是针对信托行业,而且是对整个从事的资产管理金融机构的一个基本法规,是资产管理市场在操作层面上的一个大法。因此,无论是打破刚兑,限制层层嵌套和资金池,实际上对金融理财业务冲击很大,当然不仅仅是对信托业产生影响。因为拿基金池来说,实际信托行业规模相对很小。当然限制层层嵌套对信托业务影响非常直接。现在26万亿信托资产规模中约有50%属于通道业务。所以在今后资管新规出台以后新的发展阶段,信托行业对资产规模问题可以稍微降降调子。


3、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对信托的影响。从机构性质,虽然它叫理财子公司,但它既然受银保监会的监管,实际上它就是一个准金融机构。另外,从公司的名称来说,商号+理财+组织形式属于特许组织形式,没有经过监管部门批准,其他企业是不能使用的。也就是说不是任何企业都能任意称为理财公司的。关键是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经营范围,它包括了公募理财,私募理财,理财顾问等业务,显然比信托公司经营范围要宽广的多。特别是其中的公募理财,这是信托公司明显不能涉及的。对信托公司的影响是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方面,今后信托公司牌照红利就此结束了。理财子公司的牌照就是升级版的信托的营业执照,是比现在信托公司营业执照含金量还高的营业执照。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经营范围大大超越了信托公司。


第二方面,理财子公司公募、私募的经营范围几乎所有的资管市场和理财市场是通吃的。这个跟信托公司的定位是形成明显的对照,信托公司的业务是私募理财,不能涉及公募。因此在这个过程中要高度的专注我们下一步的理财市场和资管市场的变化,结构的变化,格局的变化,以及机构的变化。


第三方面,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成立,某种意义上也预示着我们国家严格意义上的分业监管和分业经营的格局基本打破了。过去都不捅破这层窗户纸。但是实际上混业经营的方式是多种模式的。比如第一种就是全能银行,第二种是金控集团。像中信、平安,第三种就是异业子公司,银行理财子公司实际上是商业银行通过设置异业子公司方式打破过去所谓严格意义上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格局,而拉开了商业银行混业经营序幕。其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传统意义上的银信合作名义下的通道业务会出现断崖式的下跌。


此外信托产品营销,有相当一部分信托公司的财富中心的直销能力是不足的,主要靠银行或者第三方代销。目前的情况,一旦大量的银行直系的子公司出现后,信托公司的销售能力和产品销售规模必定受到严重影响。


以上对于外部环境的分析,本人想表达一个中性的观点,就是不乐观,也不悲观。不悲观是因为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路可以走。


二、 从净值化到凭证化


这个应该是信托业今后要努力和奋斗的一个方向。当然这个说法跟信托公司目前的实践以及跟监管部门的一些政策导向还不完全一致,特别是凭证化。凭证化是不是最终能够发展到这一步,可能还有待观察。


过去信托公司的产品的主要形式,是以贷款运用为主,项目融资为主要形式的,点对点式的所谓非标的产品结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按照资管新规或者按照相关政策指引,是不具备一定条件下打破刚兑的。如果贸然行动可能会导致信托行业一个灾难性的结果。现在可以看到个别的信托公司在信托计划出现了问题或者是兑付出现了困难以后,于是就打出了所谓打破刚兑这个大旗来掩饰自己作为受托人的过失。在这个过程中打破刚兑为虚,侵害受益人为实。如果个别机构仓促、盲目、不负责任去这么做的话,将来影响的是信托整个行业。信托业能发展到今天资产规模26万亿,信托产品能够做到卖方市场,就是因为这么多年以来的诚信守约,以及确保了信托资产完整交付,没有什么刚兑的问题。因为信托计划不是债务债权关系,既然不是负债关系就没有兑付的问题,没有兑付哪来的刚兑?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要是匆忙的、盲目的去追求打破刚兑的形式,这对整个行业的影响是灾难性的。


因此,下一步怎么既符合监管部门政策导向,同时又让我们打破刚兑更具有可操作性呢?个人认为应该从净值化、基金化方向入手。我们现在行业领先机构在基础设施,在房地产,在PPP等一系列传统业务架构上都已经实现了升级,就是通过城市发展基金、产业基金,通过REITS等方式实现了基金化和净值化。大量的信托公司推出的现金管理类的信托产品已经基本上准基金化了。有些机构甚至能做到T+1赎回,这个当然也是净值化的一个突破。我们基金化、净值化现在已不再仅仅停留在理论上,实践当中我们已经迈出了很大的一步。下一步应在监管政策允许的情况下或者有所创新突破的情况下,或者比照银行理财子公司同样监管标准下,信托公司也实现部分产品公募化?一旦实现公募化我们就可以发信托凭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实现了充分的交易和流通,就是通过现在中信登再把流通功能实现的话,再打破所谓刚性兑付自然就是水到渠成,才有可操作性。它的所谓风险转移渠道才真正的是通畅的。


三、 回归真实意义的事务管理信托本源


家族信托可能不是信托回归本源业务的唯一选择或者终极选择,但起码是主要的选择。因为家族信托实际上代表的是一类事务管理信托。而过去信托机构把事务管理信托又给异化了。把一些通道业务,一些所谓擦边业务,一些银信所谓平台业务叫做事务管理信托。实际上完全是对事务管理信托的歪曲。而真正的事务管理信托的典型代表就是家族信托。这个家族信托大家可以看到,只有在起步阶段它才局限在一种理财产品,而真到了高级发展和成熟阶段,它是一种服务,它是一种法律手段,它是一种真正能够为受益人带来责任感和安心的工具。近期《当代金融家》杂志,卷首语上是周博士的一篇文章。他提出来家族财富管理应包括所谓四大诉求,叫做:安全财富,增值财富,和谐财富和久远财富。而在这四大财富管理诉求当中,只有增值财富跟理财有直接关系,而其他目标全都是通过信托受托人的服务功能来体现的。因此,信托的市场和空间和发展的前景无比巨大,也无比光明。


作者:邢 成
来源:阿 尔 法 智 库

责任编辑:lengq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