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信托管理办法出炉,“公募信托”对资管市场的影响如何?

时间:2019/03/14 11:28:22用益信托网

《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办法》已结束对各省级银监局的征求意见阶段,征求意见稿主要包括五点内容:信托产品包括公募与私募,可以面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发行公募信托产品,认购起点1万元;创设信托产品新分类,资金信托分为资金融通型信托和资产配置型信托;投资者首次认购私募信托产品必须面签,并且设置24小时冷静期;固收类证券投资信托产品,允许以卖出回购方式运用信托财产;业绩报酬提取频率不得超过每6个月1次,且不得超过基准收益的60%。


一、承接资管新规,引导信托回归本源


资管新规相较以往针对资管行业的监管政策的最显著不同,就在于资管新规是基于统筹监管这一监管理念,通过强化并统一规范不同类型资管产品所共有的资管属性,拉平对各类资管产品的监管要求,实现对各类资管产品的统一监管,减少监管套利空间,引导资管业务回归本源,克服了以往分散化的,由不同监管机构分别监管所带来的政出多门,监管套利有机可乘的弊端。


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稿与资管新规一脉相承,明确了在统筹监管的监管理念下,信托产品作为一种资管产品所应具备的属性:征求意见稿打破了现有的信托产品只能通过私募方式募集,不得公开宣传,只能向合格投资者发行,认购起点为100万元,产品募集人数不得超过200人的信托“私募化”限制,允许信托产品以公募方式募集,面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发行。


这实际上是对资管新规中“资产管理产品按照募集方式的不同,分为公募产品和私募产品,公募产品面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公开发行”的具体落实,是将信托拉平到与基金和银行理财相同的起跑线上。这意味着信托产品不再只是用来走通道、加嵌套和投非标的工具,而是回归资管的本源,为包括社会大众在内的委托人提供专业化的投资管理服务。而引导资管业务回归本源,正是资管新规的主旨所在。


统筹监管的监管理念还体现在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稿的后三点内容之中:认购私募产品的24小时冷静期最早是在2016年7月颁布的《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中被引入的,并为2018年9月颁布的理财新规所继承,此次又为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稿所继承,体现了监管标准的统一;“业绩报酬提取频率不得超过每6个月1次,且不得超过基准收益的60%”则继承自2018年10月颁布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第三十七条;允许投资于固收类证券的信托产品参与正回购,则使得信托产品不必为了参与正回购加杠杆而浪费仅有的一层通道,信托产品可以与基金、银行理财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增强了信托产品的竞争力。


以往信托为了规避监管对正回购的限制而走通道是被监管层明令禁止的,但这样就使得信托产品缺乏加杠杆的合规的途径。但资管新规中又为开放式公募产品设置了140%的杠杆率,为封闭式公募产品和私募产品设置了200%的杠杆率,也就是说资管新规原则上是允许包括信托在内的资管产品加杠杆的。如果维持禁止信托参与正回购的规定,相当于是禁止信托加杠杆,这显然与资管新规的精神不符。因此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稿允许投资于固收类证券的信托产品参与正回购,显示了与资管新规的契合。


二、提振非标融资,淡化通道类信托的认定


此次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稿将信托由“私募”扩展到“公募”,而资管新规细则又允许公募资管产品投非标,这就意味着信托贷款在传统的银信合作、证信合作、信保合作、信基合作、私募认购之外,又多了一个资金来源。由于信托的收益率相较其他产品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公募信托收益率较之前的私募信托势必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但由于信托在非标的项目获取、产品设计、风险管理与客户资源等方面具有相当的优势,因此仍会保有较强的竞争力),因此公募信托势必会吸引大量资金流入,从而提振信托贷款,减缓非标的萎缩速度,改善实体经济的融资环境。


但需要指出的是,有两点因素可能会削弱信托新规对非标融资的提振作用:


其一是信托长期的“私募化”使得信托并不具备公募银行理财和公募基金的渠道优势,面向普通公众而非以往的高净值客群的销售能力较为有限。因此短期内公募信托并不会对公募银行理财和公募基金产生太大冲击。而且“私募”扩展到“公募”后,由于普通公众和高净值客群在风险偏好、流动性偏好、期限偏好等方面有很大差异,信托以往累积的在产品设计、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上的经验优势会大打折扣。因此信托要真正实现向“公募”的转型,还有相当长一段路要走。


其二是资管新规的期限匹配所要求的非标资产到期日不得晚于资管产品到期日,这也为公募信托发放信托贷款带来了很大困难。因为普通公众偏好的是一年以内的短期资管产品,而根据《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的规定,集合类信托期限至少一年,即使此次信托新规将公募信托的期限放宽到一年以内,由于信托贷款的期限大多在一年以上,按照期限匹配的规定,一年以内的公募信托也无法发放信托贷款。这就意味着大多数的公募信托可能只能投资于股票和债券等标准化资产。


值得玩味的是,征求意见稿创设信托产品新分类,将资金信托分为资金融通型信托和资产配置型信托。但事实上之前已经有将信托按功能划分为融资类、投资类和事务管理类这一分法,其中事务管理类信托通常被认为是通道型信托。从字面意思来看,显然旧分法中的融资类信托应归入资金融通型信托,而投资类信托应归入资产配置型信托。新分法似乎“遗漏”了事务管理类信托。我们认为这应当是监管机构有意为之。


从2018年3季度末的数据来看,事务管理类信托资产占全体信托资产的比重达到58.82%,在资金信托中也应占到相当的比重,显然不可能被“遗漏”掉。那么为什么监管机构要有意去掉这一类别呢?我们认为这显示了监管机构对信托通道业务的监管态度的缓和。无论事务管理类信托是被归入资金融通型信托还是资产配置型信托(我们推测大概率会被归入资金融通型信托),其通道业务的色彩都会被大大淡化。监管层似乎有意通过这种新分类来将通道业务归入一般的投资范畴之中,从而淡化对通道类信托的认定。


事实上,去年8月银保监会下发的37号文中就明确指出,“对事务管理类信托业务要区别对待”,显示了监管层并不是要一刀切地去掉整个通道业务,而是支持那些符合监管要求、资金投向实体经济的事务管理类信托业务。因此此次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稿在信托分类上所显示的去通道的边际放松实际上是37号文的延续,这对减缓非标的萎缩势头可以产生积极作用。


三、信托业转型趋势


资金信托新规未来可能将信托公司置于统一的监管大框架,信托牌照差异变小


资产管理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对产品的运作及管理能力、对客户的服务能力,监管转向以服务为导向,长期而言有利于行业的发展。未来若干大型信托公司的定位将是全能型、综合型的金融机构。我们认为,资金信托新规将重新构建信托新的资金端模式,促进信托公司在财富线条中拓展、布局,也更加考验信托的零售能力。


在信托牌照差异弱化的趋势下,信托的差异化优势本源应该从自身特殊的法律架构中找寻。信托公司的竞争优势可能来源于两个方面:相较于其他资产管理机构,凭借信托自身在法律和架构上的优势(通畅的业务链条)发展具有特色的业务;信托公司内部凭借服务能力分化成不同的梯队。发展具有直接融资特点的资金信托、服务信托、公益(慈善信托)是新趋势。


当前数据显示,市场上信托的主流还是房地产信托和政信信托,资金来源方面,虽然信托公司重点发展自己的直销规模,尤其是头部信托公司,但事务性管理信托依然占据半壁江山,资金的最大来源依然是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截止到2018年第三季度,信托资产余额23万亿元左右,其中,通道业务占据半壁江山。


发展资产证券化信托业务


这是一个复杂的综合问题,涉及到信托的管理能力、风控水平、打破刚兑、市场接受度、非标转标等问题,鉴于篇幅所限,这里不再赘述,抛砖引玉而已。


未来的发展方向,业界普遍认为信托业务应该回归本源,发展家族信托、公益信托和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REITs),无论哪一种,无疑都需要法律法规的基础支撑,不然在国内的环境下很难成为主流。


为对标资管新规相关要求,监管部门正抓紧制定《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办法》,该《办法》规定的其中一点格外引起大家的注意:信托产品包含公募和私募,可以面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发行公募信托产品,认购起点1万元。


在整个资管产品市场中,银行理财和信托产品一直占据着最大的市场份额,相比于银行理财,信托的认购起点较高,合格投资者标准较严格。然而,一万元的公募信托和银行理财产品认购起点持平,将大大拓展投资者的范围,势必和银行理财投资者产生部分重合,至于对银行理财市场的冲击有多大程度影响,还要等具体的细则落地之后拭目以待。


另一方面具体要比较两者投向的区别,根据《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规定,银行理财子公司公募理财产品其投向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以及上市公司的股票。两者存在多处重合,但如果公募信托可以投资一级市场股权产品,那么将具有一定优势,当然具体要看两者之间在产品收益、期限设置等的区别。


近几年,信托公司持续布局财富管理中心建设,也为即将落地的公募信托产品做好准备。但公募信托对信托机构毕竟是一个新鲜事物,虽然公募基金在市场上存在了一段时间,但公募基金同质化严重,公募信托无法也不会照搬公募基金的模式,所以,短期内公募信托如何快速确定适合自己的运营模式以及管理团队的建设等都存在疑问。(本文部分综合自:CITICS 债 券 研 究 ,MIFA 财 智 天 下)


作者:资管小沙弥
来源:用益研究

责任编辑:lengq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