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固收 | 银行非标投资全解构(2019年版)

时间:2019/05/08 14:34:58用益信托网

【摘要】


本文将介绍,如何通过挖掘银行年报,掌握非标资产在规模、形式、到期分布等方面的更多信息及理解其中含义。


总体情况:2018年上市银行表内非标规模5.3万亿。非标资产同比减少2.1万亿,降幅28%,较17年(20%)进一步扩大;非标资产占总资产比重3%,较17年(5%)进一步下降。分时段看,非标压缩相对集中于下半年。上半年与下半年非标压缩比值为3:4,这可能与年内非标到期节奏有关。分机构看,(1)股份行是非标投资的参与主体。2018年末,股份行表内非标资产3.5万亿,占总资产比重8%。其次是城商行(1.5万亿,占比14%)、五大行(3180亿元,占比0.3%)、农商行(237亿元,占比4%);(2)股份行的非标压缩也最为剧烈,而城商行变动最小。2018年末,股份行表内非标同比减少1.8万亿,降幅达到34%;而城商行降幅仅9%。


业务模式:非标投资主要通过“应收款项类投资”或“债权投资”开展。(1)对于城商行、农商行而言,大约90%的非标资产记在“应收款项类投资”科目下,其次是“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占比10%。(2)对于国有行、 股份行而言,五大行有96%的非标资产记在“债权投资”科目下,股份行(实行新会计准则)75%的非标投资通过“债权投资”开展,另有23%通过“交易性金融资产”科目。


实现形式:以“信托及资管计划”等SPV形式为主。非标资产在各金融投资科目下大多列示为“信托及资管计划”、“信托计划”、“资管计划”、“他行理财”等SPV形式,少数列示为“非标资产:信贷类”等基础资产形式。各类银行的非标资产表现形式有所不同。


到期分布:2019年到期的非标资产占比17%,非标压缩力度或弱于2018年(28%)。(1)2018年有28%的非标到期,与非标压缩28%相一致,可以理解为2018年到期的非标全部自然到期、不续作。(2)2019年有17%的非标到期,假定也全部自然到期,则2019年非标继续压缩(17%)、但力度弱于2018年(28%)。


2019年非标到期放缓对基建投资增速的启示。根据非标到期分布,假定2019年投向基建的非标也同比减少17%,则非标3万亿,拉低基建增速不足4个百分点(2018年拉低超过8个百分点)。由此,2019年非标到期放缓可能带动基建增速反向修复5个百分点。


【正文】


银行非标投资的典型业务模式为:将表外或表内资金,投向一个资金信托计划、资产管理计划、理财产品等资管产品(SPV),最终投向票据类、贷款类、各类受益权等非标资产(基础资产),实现向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开发商等借款人的“绕道放款”。


具体地,(1)表外,银行主要将表外理财筹集到的资金最终投向非标资产。以银行理财登记托管中心发布的定期报告为依据,这部分规模比较好判断。截至2018年末,银行理财余额32.1万亿,其中“非保本、非同业”的表外理财余额大约21.2万亿,投向非标的比重为17.23%,则2018年银行表外非标投资大约3.7万亿。


(2)表内,银行主要将自营资金最终投向非标资产。金融机构信贷收支表中的“股权及其他投资”一项,主要就包括银行购买和持有的资管计划、信托计划、理财产品等,也包括境外投资、股本投资及股权投资等。遗憾地,我们难以清楚区分,只能粗略估计其中一半为非标,则2018年银行表内非标投资大约9.5万亿。


本文将介绍,如何通过挖掘银行年报,掌握非标资产在规模、形式、到期分布等方面的更多信息及理解其中含义。


RPjhG3JIEOFxXr.jpg


1、总体情况:2018年上市银行表内非标规模5.3万亿,同比减少2.1万亿,降幅28%


截至4月30日,26家上市银行年报披露完毕。根据年报数据:


2018年末,上市银行表内非标规模5.3万亿。非标资产同比减少2.1万亿,降幅28%,较17年(20%)进一步扩大。非标资产占总资产比重3%,较16年(7%)和17年(5%)进一步下降。总体上,2018年非标规模及占比连续第二年压缩,且压缩力度明显加大。


分时段看,非标压缩相对集中于下半年。银行半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6月末,上市银行表内非标资产约6.6万亿。综合半年报与年报,上市银行表内非标在上半年减少约0.9万亿,下半年减少约1.2万亿,比值为3:4,这可能与年内非标到期节奏有关。


分机构看,(1)股份行是非标投资的参与主体。2018年末,股份行表内非标资产3.5万亿,占总资产比重8%。其次是城商行(1.5万亿,占比14%)、五大行(3180亿元,占比0.3%)、农商行(237亿元,占比4%)。


(2)股份行的非标压缩也最为剧烈,而城商行变动最小。2018年末,股份行表内非标相比于上年末减少1.8万亿,降幅达到34%。其次是五大行(同比减少1703亿,降幅35%)、城商行(同比减少1436亿,降幅9%)、农商行(同比减少101亿,降幅30%)。


股份行和城商行表内非标合计5万亿,占据大约95%的市场份额,剩余仅5%由国有行和农商行共享。造成差异的原因主要有三点:1)股份行与城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压力相对较大,更有动力通过非标“曲线放贷”,减少资本占用。2)对于一些中小银行而言,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开发商和过剩产业工商企业是其重要客户,只得借助非标绕过信贷投向的约束。3)股份行与城商行的客户基础相对薄弱,存款成本相对较高,通过非标投资能够获取较高的利润回报。


RPjhG3WIOKSHWw.jpg


2、业务模式:非标投资主要通过“应收款项类投资”或“债权投资”开展


对于城商行、农商行而言,主要按照旧的会计准则,将非标计入三个金融投资项:“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应收款项类投资”。


其中,买入返售是2014年以前银行非标投资的主要业务模式,2014年以后被叫停,截至2018年末26家上市银行“买入返售:信托及其他受益权”余额全部清零。


取而代之,城商行、农商行有大约90%的非标资产记在“应收款项类投资”科目下,其次是“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占比10%。


对于国有行、股份行而言,主要按照18年开始推行的新的会计准则,将非标重分类为三个金融投资项:“交易性金融资产”、“债权投资”、“其他债权投资”。


新旧金融投资项的对应关系为:(1)“应收款项类投资”余额主要转入“债权投资”(二者均以摊余成本计量)。(2)“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主要转入“其他债权投资”(二者均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3)剩余余额转入“交易性金融资产”(计量方式变更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


因此,五大行有96%的非标资产记在“债权投资”科目下。股份行(实行新会计准则)有75%的非标投资通过“债权投资”开展,另有23%通过“交易性金融资产”科目。


RPjhG3kFxkVd27.jpg


3、实现形式:以“信托及资管计划”等SPV形式为主


非标资产在各金融投资科目下大多列示为“信托及资管计划”、“信托计划”、“资管计划”、“他行理财”等SPV形式,少数也可能列示为“非标资产:信贷类资产”等基础资产形式。


各类银行的非标资产表现形式有所不同。


国有行通常不直接在投资科目下列示SPV,而是先列示为“其他”、再在注释中表明成分。例如农业银行在“债权投资:其他”后注释称,“其他主要包括本集团投资的信托计划及债权投资计划”。例如工商银行在“债权投资:其他投资”后注释称,“其他投资包括债权投资计划、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计划”。


股份行的非标表现形式最为直接。大多清楚地区分“信托计划”、“资管计划”、“理财产品”三类SPV形式,三者占比分别为10%、24%、2%,即资管计划是最重要的一类SPV。还有股份行直接列出底层资产,例如招商银行年报中有“债权投资:非标资产”,且细分票据类资产、信贷类资产、同业债权资产收益权三类非标。


城商行和农商行也直接列示为SPV形式,但一般列为“信托及资管计划”,对二者不进行区分。


RPjhG3xAzAKWjc.jpg


4、到期分布:2019年到期的非标资产占比17%,非标压缩力度或弱于2018年(28%)


考虑到城商行、农商行90%的非标资产记为“应收款项类投资”,五大行96%、股份行(实行新会计准则)75%的非标资产记为“债权投资”,我们以这两类金融资产的到期结构,推测全部非标资产的到期结构。


2017年上市银行年报显示,以上述两类金融资产近似替代的非标资产到期分布为:(1)已逾期、无期限、即时偿还的非标资产占比1%;(2)3个月以内到期的非标占比9%;(3)3个月-1年到期的非标占比19%;(4)1年-5年到期的非标占比44%;(5)5年以上到期的非标占比27%。


RPjhGOqDogTHcx.jpg


2018年上市银行年报显示,(1)已逾期、无期限、即时偿还的非标资产占比0%;(2)3个月以内到期的非标占比5%;(3)3个月-1年到期的非标占比12%;(4)1年-5年到期的非标占比53%;(5)5年以上到期的非标占比30%。


RPjhGP5Bm8xpLu.jpg


这里隐含着非常关键的信息:


(1)2017年末,1年内到期(即2018年到期)的非标资产占比合计28%。事实上,2018年非标规模压缩28%,可以理解为2018年到期的非标全部自然到期。


(2)2018年末,1年内到期(即2019年到期)的非标资产占比合计17%。假定这部分非标也全部自然到期、不续作,则2019年非标压缩程度大约就是17%。


总而言之,预计2019年非标规模继续压缩(17%),但力度很可能弱于2018年(28%)。


诚然,上市银行表内非标资产的到期分布无法等同于全市场的情况,但是可以作为“知秋一叶”,帮助我们进行一些适当的推测。


RPjhGPT72Xg8Y.jpg

RPjhGPhIQWXAOA.jpg


5、2019年非标到期放缓对基建投资增速的启示


非标的最终借款人,现实中以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开发商为主。前者融资主要用于基建投资,后者用于房地产开发投资。即非标主要满足基建和地产的融资需求,从而对经济增长提供支持。


非标资产在两类固定资产投资中的地位如何?


从房地产开发投资的资金来源看,50%来自客户的销售回款(包括30%的定金及预收款,15%的个人按揭贷款,5%的其他到位资金),15%来自国内贷款(主要是银行贷款,仅少量非银贷款是非标),35%是自筹资金。在自筹资金中,15%是企事业单位的自有资金,剩余20%主要是非标。


RPjhGQ9BtjY6Jt.jpg


从基建投资的资金来源看,资金来源金额与投资完成金额之间有10%的缺口(可能为统计口径差异),预算内资金和国内贷款分别占比15%,另有60%是自筹资金。在自筹资金中,政府性基金、专项债、城投债、PPP等合计占比约30%,剩余30%主要是非标。


RPjhGibAynEh48.jpg


比较而言,非标对基建投资的影响更大。不仅是因为基建资金来源中的非标占比更高,更主要是平台融资相对更严峻。在非标压缩下,地产融资可以更多依赖其他渠道,比如房地产开发贷款、客户的销售回款、发债甚至是海外发债,以及私募基金、并购等。而平台融资能够转换的融资渠道有限,从其他几个资金来源来看,预算内资金、政府性基金、专项债等金额在年初就已经比较确定,城投债又受到限制。因此,如果占比30%的非标来源缺失,对于基建投资的影响更大。


2019年,基于非标到期放缓,基建增速或反向修复5个百分点。2018年末上市银行表内非标资产同比减少28%,简单推测投向基建的非标也同比减少28%。则2018年基建资金来源中的非标为3.7万亿,同比减少1.4万亿,拉低基建增速超过8个百分点,贡献了当年基建增速降幅的60%。


后续来看,根据上市银行非标到期分布,2019年将有17%的非标资产到期。假定全部自然到期、不续作,则非标规模将压缩17%。同样地,简单推测2019年投向基建的非标也同比减少17%,则非标为3万亿,拉低基建增速不足4个百分点。


由此,2019年非标到期放缓(规模继续压缩、但压缩力度弱于去年)将带动基建增速反向修复5个百分点。叠加隐性债务平滑机制,基建存在超预期修复的可能。


RPjhGio8XJ6cR4.jpg


作者:尹 睿 哲
来源:睿 哲 固 收 研 究

责任编辑:yanzhi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