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企业传承的“惑”与“破”

时间:2019/09/26 11:08:56用益信托网

据美国布鲁克林家族企业研究学院的研究表明:约有70%的家族企业未能传到下一代,88%未能传到第三代,只有3%在第四代及以后还在经营。


同样,在中国最常见的家族发展史是:第一代白手起家,艰苦创业;第二代固本守旧,艰难维持;再下一辈坐吃山空,家道中落。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成为家族企业前赴后继的使命和愿景。


有调研数据显示,中国民营企业绝大多数是家族企业,而其中大约3/4的企业在未来10到20年内面临交接班问题。中国家族企业传承问题的集中凸显,带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中国特色,我们缺乏成功的经验,也缺乏失败的教训。


追溯历史,放眼全球,家族信托在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洛克菲勒、肯尼迪这些国外知名富豪家族,无不是借助家族信托实现家族财富的永续传承,成就家业常青。



家族传承面临哪些挑战?


目前,我国正值一二代传承家族企业的窗口时期,问题和挑战严峻异常:一是家族企业本身是否适应行业的发展,是否具备传承下去的先天条件;二是接班人缺乏企业经营经验,教育成长经历不匹配,尚未做好交接班的准备;三是伴随着家族成员的增多,家族企业的控制权面临稀释和分散的风险;四是交接班后,新掌门能否驾驭老团队,保证团队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五是家族企业的管理权是由内部家族成员还是外部职业经理人掌握。


除了家族企业传承本身,相对于对一般家庭,富豪家族的烦恼更多。财富是一把典型的“双刃剑”,既是成就和荣耀,也是负担和麻烦。家族传承的路,是一条充满荆棘之路,稍有不慎,恐将被财富的负能量所反伤。


第一,婚姻变故风险


比起资本市场上的搏杀,富豪们的“爱恨情仇”也丝毫不逊色。比起普通人群,富豪们的婚变往往将承担更为承重的代价,不仅将造成家族财富的大幅缩水还将影响企业的经营和控制权。相关案例不胜枚举,例如默多克就曾因和第二任妻子离婚拿出17亿美元天价“分手费”;土豆网因创始人的婚变导致上市被推迟。


第二,企业经营风险


家企不分是很多富豪人群的通病。由于没有将私人财富和企业财产进行有效隔离,往往当企业经营出现问题时,企业债务会对私人财富构成巨大威胁。比如:个人帐户收取企业往来经营款,导致刑事、民事双重法律责任;企业融资由股东个人或家庭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导致家财尽失。


第三,继承风险


在家族财富继承中,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是目前采用较多的形式。但在实操中,常常“鸡犬不宁”。存在开证明材料难、查明遗产难、遗产价值难以确定、遗产分割难以达成一致、难以保护隐私等方面的问题。因此我们认为,在家族财富的传承和分配中,法定继承是分配工具的禁忌,遗嘱继承也尽量避免采用。


第四,传承风险


家族的传承,毫无疑问充满“破”与“立”。二代的人生必然不同于一代的人生,与其说是接班,不如说是一场再创业。如果仅仅是简单的财富传承,对于后代使用财富缺乏必要的约束,将导致后代被财富的负能量所伤,例如丧失斗志、缺乏进取心,甚至误入歧途。另一种情况是二代对家族企业不感兴趣,不愿意接班。


除此之外,还有法律风险、税务变化风险、金融市场风险、健康风险、人身意外风险等等。如果没有未雨绸缪的保障措施,一旦发生上述风险,每一个都将对家族生活造成巨大的影响。


WHY:为什么是家族信托


对于家族信托,国内高净值人士普遍存在误区。家族信托和普通意义上的“信托产品”是截然不同的概念。信托产品本质是自益信托,是以投资增值为目的的一类理财方式。而家族信托并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一种法律架构,是以财富传承、资产保护、风险隔离、生活保障为目的的他益信托。两者的目的、功能,适用的法律内容均不相同。


资管新规信托细则的发布,对国内家族信托的功能进行了第一次官方认证:“非纯自益信托”、“实现家庭财富保护、传承、管理”。


此外,信托法里规定,信托一经生效,信托财产就成为独立运作的财产。信托财产从委托人的自有财产中分离出来,且独立于受托人的自有财产,受托人只能按照信托合同的约定来运作和分配,同时在信托利益支付前也不属于受益人的财产。信托法的规定,实现了信托资产的三重隔离:独立于委托人、独立于受托人、独立于受益人。家族信托的传承和隔离功能获得双重加持。


WHAT:家族信托的作用


家族信托的使用较为广泛,但由于其隐私制度的安排而鲜为世人所知晓。比较为大家所熟知的,如我国台湾地区前首富王永庆先生为规避遗产纷争所设立的家族信托;香港地区李嘉诚先生所设立的股权传承家族信托和家族基金;内地富豪中龙湖地产吴亚军夫妇的家族信托;SOHO中国潘石屹夫妇的家族信托等等。


由此可见,家族信托不仅在国外非常普及,也日益成为中国地区家族企业首选的传承工具。


首先,将家族企业股权装入家族信托,使得家族成员与企业所有权相剥离。受托人直接持有公司股权,并按照家族治理组织或家族成员的指令行使股权,也不至于导致家族丧失对企业的控制权。


其次,家族信托可以建立不同的期权激励计划,稳固和调整非家族成员管理层与家族成员(管理层)的关系。


第三,可以采取将部分公司股权纳入或出售给信托计划并确定公司员工作为信托受益人的模式,可以激发员工共同参与的热情,提高员工的主人翁意识。


除了在家族企业传承领域,家族信托还可以有效发挥风险隔离、生活保障、税务筹划、婚姻保护、子女教育、家族治理、慈善公益、资产增值等多方面的作用。


案例一:玖龙纸业


张茵与其丈夫刘名中、儿子刘晋嵩、弟弟张成飞通过三支信托基金持有玖龙纸业大股东Best Result Holdings Limited 64.12%的股权而实际控制玖龙纸业。这三只信托基金分别为The Liu Family Trust(刘氏家族信托),The Zhang Family Trust(张氏家族信托),The Golden Nest Trust(金巢信托)。他们均由BNP Paribas Jersey Trust Corporation Limited作为基金管理人进行管理。此外,张茵、刘名中、刘晋嵩又直接持有玖龙纸业2.3%的股份。


复杂的信托结构设计,其主要目的是为了使未来公司的经营不会受到婚姻变动、财产分割、遗产继承等影响,保证企业股权不会被稀释。


案例二:杨受诚家族


杨受成家族是香港英皇集团的控制人。杨受成家族是典型的以家族信托形式来控股的上市公司,即家族创始人发起设立家族信托基金,委托在离岸地注册的离岸公司持有原家族成员手中的股份,从而实现对家族企业股权的长远把控。


为实现信托控股,杨受成设立全权信托The Albert Yeung Discretionary Trust,受托人为STC International Limited;STC International Limited通过该信托,控股杨受成产业控股有限公司、英皇钟表及其他上市公司,杨受成产业控股有限公司通过全资附属公司英皇集团(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持有上市公司英皇国际74.83%的股份。


美国信托业权威斯考特曾说过:信托的应用范围可与人类的想象力相媲美。家族信托的应用范围远比您想象的更广。



作者:航 空 工 业 中 航 信 托
来源:中 航 财 富

责任编辑:zhangshi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