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参与普惠金融服务的商业模式构建与风险控制难点

时间:2019/12/12 13:53:04用益信托网

目前信托在普惠金融服务方面已经积累一定的经验,但是在信托参与普惠金融服务的商业模式构建、风险控制等方面依然存在一些需要关注的难点和障碍,需要通过各方力量及时得到解决。


商业模式构建问题


在信托公司开展普惠金融业务的过程中,要实现普惠金融信托业务持续、有效、广泛开展,就需要在普惠金融服务客群的可得性与普惠金融服务机构提供普惠服务可持续性间找到合理的解决路径,背后所隐含的是开展普惠金融业务的商业模式构建问题。通过魏朱商业模式理论框架,对信托公司参与普惠金融业务的商业模式进行分析,可以系统的梳理出业务战略、业务系统、资源能力要求、盈利模式、现金流结构等多个方面存在的问题。


微信图片_20191212134439.png


第一,普惠金融信托业务的战略定位。关于普惠信托的战略,首先是行业客户定位,即确定信托行业所服务的客户。市场上存在着各种类型的客户,每种客户的需求都各不相同,而每一类客户的需求都是多元的,并且在不同的阶段具有不同的需求,信托业如何与其他金融机构进行区分,从客户群体中选择自己的重点服务对象,并为他们提供何种服务内容以满足其需求是关键,比如云南信托选择投入消费金融业务服务个人消费分期人群,中信信托运用中顺易为客户提供综合信托账户服务“消费+投资”人群,上国投运用系统去评估客户的投资能力服务合格投资人群,中诚信托专注小微企业抵押贷款服务小微企业群体。每家公司的定位不同,选择的客户对象及服务内容也不相同,而这样的客户定位需要与公司的使命与愿景相契合,普惠金融信托业务才能成为信托公司长远发展方向和目标,促使其长期致力于开展普惠金融业务。


第二,普惠金融信托业务的运营机制。运营机制是商业模式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包括业务系统、关键资源能力、盈利模式、现金流结构四个部分。第一,业务系统。在普惠金融体系下,信托业务系统需要解决普惠金融客户信用评估(投资者适当性评估)、放款机制、风险监控、违约处理、资产可视化等问题,投行、资管、财富、事务管理业务对于系统要求的侧重点有所不同。第二,关键资源。每家公司的资源不一样,关键资源塑造的能力有所不同,资金、风控、系统运营、数据分析等方面的能力各不相同。而且普惠金融业务也有不同种类,包括个人信贷、投资、财富管理、事务管理等,信托公司需要根据自己的禀赋,选择开展适合自己的普惠金融业务,如华能信托、中融信托依靠资金端优势开展消费金融流贷业务,而外贸信托、云南信托则依靠系统优势开展消费金融助贷业务。第三,盈利模式,即信托公司如何通过普惠金融业务进行盈利。目前主要集中在PB服务和贷款服务,分别获取事务管理费和资金利差(且主要依靠后者),盈利方式相对单一。第四,现金流结构,信托公司进行普惠金融业务布局,需要在前期持续投入,比如开发相应的系统,相关人才培养,在前期的投入之后,经过长期运营才能为信托公司带来收入。信托公司需要在过程中保持良好的现金流结构,平衡好长期持续回报和短期高强度投入之间的关系,并充分利用好股东资源及其他业务收入等来支持普惠金融信托业务。


第三,普惠金融信托业务的企业价值。企业价值是商业模式的归宿,对于信托行业而言,普惠金融业务的商业模式最终产出多寡便是为信托公司实现企业价值。目前一些普惠金融相关的新金融企业已经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实现普惠金融业务的产出,例如2017年,灿谷盈利10.52亿元,净利润3.49亿元;微贷网盈利35.45亿元,净利润5.16亿元;泛华金融盈利20.13亿元,净利润5.33。然而,对于信托行业整体来说,目前普惠金融业务所占信托公司业务的比例依然十分有限,需要更多信托机构参与到普惠金融服务的队伍中。


风险控制问题


投行、资管、财富、事务管理等不同的业务类型,在尽职调查、合同设计、项目决策、资金募集、投后/贷后管理、风险处置等方面,所面临的风险控制难点有所不同,但是整体而言,信托公司开展普惠金融业务普遍面临着尽职调查难度大、风控标准差异大、贷/投后管理难度高、风险处置难等一系列问题。其中,最核心的问题是普惠金融服务的风险控制问题,尤其是对于普惠金融服务的重点客群体而言,由于征信信息不足、贷款金额小而分散、资料收集困难、贷后管理难度大、催收不易等因素,致使普惠金融的风险控制成为需要攻克的难题。普惠金融信托业务风险控制的完善程度决定着普惠金融业务拓展的宽度与广度。


对于资产管理与投行类的普惠金融业务,主要所面对如下几大类风险,分别散布在尽职调查、合同设计、项目决策、贷后管理、风险处置等不同阶段:


微信图片_20191212134445.png


第一阶段,尽职调查环节是重中之重,普惠金融业务难于传统业务。目前尽职调查需要完成:1)助贷机构准入评估,包括能力和信用水平;2)个人客户风险评估,包括用户画像数据不完整、人行征信数据缺乏、多头借贷情况难以掌握、反欺诈手段需持续升级等等;3)合格投资者适当性评估,包括收入水平真实性核查、(金融)资产持有数量等等;4)数据缺失及治理。包括很多公共数据孤岛不易获取、供应链数据造假、核心企业ERP数据不共享、个人信息非法泄露等。


第二阶段,在合同设计环节,各类业务的侧重点不同。投行、资管、财富、事务管理等不同的普惠金融信托业务,信托公司所面临的合同设计重点有所不同,信托公司不仅需要注意普惠金融服务经营活动或各类交易应当遵守相关的商业准则和法律原则,还需要关注:1)投行业务重点需要关注融资人的义务、抵押物的落实、风险处置等落实在文件中;2)资管业务则更强调信托公司自身的勤勉尽责,重点关注操作风险、市场风险、信用风险等等,在交易文件中清晰界定管理人权责;3)财富业务需要关注投资者适当性,防止误导销售等工作,不得有保本承诺,也许将投资者自担风险落实在合同中;3)事务管理业务则需要重点关注操作风险,将清晰的内部控制、管理及流程制度化,落实在交易文件体系中。


第三阶段,在项目的决策阶段,风险不易识别,影响决策效果。一般的普惠金融客户决策已经常规化,但是面临普惠金融所重点服务的三农、小微、中低收入人群等客群,鉴于现阶段在普惠金融业务的调查及审批环节,多数信托公司目前主要依赖于资产服务机构的一道风控,自主风控系统进行第二道风控,但目前信托公司的自主风控系统还缺乏有效的手段,难以对普惠金融重点服务客群进行有效核查,无疑加大信托公司对开展普惠金融业务进行审核的难度。


第四阶段,贷后/投后管理阶段,普惠金融资产运作情况复杂,管理难度比较大。对于普惠金融业务来说,如何建立有效的风险监测指标,设立合理的指标阈值目前已成为难点及重点。就小微金融信托业务而言,因小微企业自身管理不规范、信用观念淡薄从而加剧了管理风险,部分小微企业甚至不惜借用高息社会资金,一旦出现资金链条断裂,极易发生信用风险及流动性风险,而小微企业的风险表现千差万别,不同的企业背景,不同的财务背景,也给风险监测体系带来新的挑战,给信托业务的贷后管理增加了压力。对于消费金融信托业务来说,底层资产质量参差不齐,数量庞大,且涉及到的消费场景不尽相同,因此需要较长周期来建立差异化的风险监测预警指标体系,从而形成一定的数据积累及业务积累。需要较长的时间去积累相应的管理与处置经验,给普惠金融信托业务的贷后/投后管理带来较大的困难。


第五阶段,普惠金融业务风险处置存在难度。三农、小微、低收入人群等等项目的风险处置,决定了信托公司需要积极发展金融科技,实现全流程监控,既要服务好普惠金融群体,又要守住风险底线。目前存在的难点主要在于,小微企业融资的房抵贷,抵押物处置困难;无抵押的三农、低收入人群,金额小、分散,催收困难且成本高。另外,市场上进行该类不良资产处置的专业机构也少。法律漏洞还容易引发债务人恶意欺诈、恶意规避债务、暴力催收等问题。


微信图片_20191212134450.jpg

作者:中国信托业协会重点课题研究组
来源:云 南 信 托

责任编辑:zhangshi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