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财富行业非标市场回顾(一):近期风险事件背后的共性分析

时间:2020/05/21 11:03:53用益信托网

前言

 

财富行业里每月都会发生一些新鲜的事件,但大多数人习惯聚焦表面的现象,鲜有思考背后的原因。自从2018年开始,这个行业的波动越来越大、变化越来越快。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也是最不适应的是,过往的观念不断被颠覆。市场(战场)是最好的老师,总有办法教会投资人和理财师不愿学或不想学的东西。

 

近期风险事件梳理与分析

 

我能够查到的,5月份出问题的非标产品有24个,其中6个是信托计划,2个证券公司的资管计划,2家P2P的尘埃落定,剩下14个都是私募基金。金交所产品由于信息披露相对封闭,未有所得。另外有一部分财富公司只是有所“症状”,并未实锤,因此也没有记录。


微信图片_20200521105719.jpg


顺便在企业预警通上抽取了2020年截至5月19日所有出问题的非标。


其中私募基金120只,信托计划109只,占了绝大的比例。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信托的违约增加了,信托公司整体性问题也开始爆发了。信托行业的分化非常明显,头部信托产品拿不到,尾部信托到处找飞单。

 

说一下这些风险事件的共性和要点。

 

首先我们应该意识到,“所有今天看到的问题,都不是今天的问题。”

 

这话有点绕,意思就是爆雷、踩雷,甚至崩盘的财富公司其实老早就有问题了,或者已经出现些状况了。很多时候投资人和理财师是不愿相信,而非没有看见。

 

就拿4、5两个月份爆发的风险看,分别来自两种情况:

 

第一种,存量风险的延迟爆发。在2019年底,春节期间已经有了问题,比如纳泓财富,无法兑付+涉众事件,以非吸立案基本板上钉钉,但被新冠疫情延迟了。再比如普信,项目兑付也出现问题,但是通过续投转完成了延期,客户安抚工作也做得不错,所以没有造成涉众事件,便渡过了这波冲击。

 

第二种,新增风险的首次暴露。之前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项目正好在这个节点上到期。这跟销售周期有关,即便没有公司内部的详细数据,大致靠项目打款体量和周作为时间单位的粗颗粒度,也能够推算出潜在的问题。

 

接着,我来说一下这些风险背后的共性。

 

共性1-明股实债(SPV架构)、票据基金连续被证伪


背后原因:多次周转/重复交易的不可知与不可查


常见类型:各种供应链金融,应收款、其他形式的权益

 

SPV架构最大的问题是“资金流向掌控在基金管理人(财富公司)的手中”,再加上交易过程的“不可知和不可查”,为挪用、侵占资金留下了巨大的操作空间:非常便利,并且无法监管。因为在对方动手的那一刻之前,他是合规的。而投资人和理财师永远无法知道什么时候人家会动手,说得通俗一点:你们是把自己的脑袋别在了人家的裤腰带上。

 

不可知和不可查略微展开下,比如最近民创基金出现了兑付问题,为此我还专门写过一篇分析票据基金风险的文章(为什么票据老是出事?)。1年前我提醒过一些朋友,但他们的反馈是,自己看到过交易的底单,是真实的。

 

为什么最后还是出事了呢?难道这些交易的底单是假的么?

 

我认为当时他看到的交易底单是真的。但是你不可能每时每刻都盯着人家,要求拿出交易底单来看。总有你眼睛看不到的地方,票据贴现业务就是钱换票,票换钱,这么来回倒腾。他倒腾100次,有1次把资金挪走做别的事情,但就是这次资金没回来,窟窿就形成了。

 

出事后,如果投资人想将所有的交易底单信息查出来,基本上做不到。这就是我所说的“不可查和不可知。”

 

不仅票据是这样,所有供应链交易都这样。去年诺亚承兴的案件大家应该还没忘,京东从采购到入库再到付款,会有很多系统的单据,也会有很多地方核对。全部买通来作假,成本非常大。但可以是一年交易100次,20次是京东上走的,款结清后80次去做别的,投资人要看交易记录,就把那20次拿出来,足够应付了。

 

这就是漏洞,一大堆白花花的银子,没有人监管,大部分都会动心。心思一偏,行为就偏,结果跟着偏,到最后发现已经没办法回到原来的路径上去了,只能不断错上加错,一直到崩盘。

 

相同问题的还有很多大宗的贸易,比如煤炭,钢材,农产品,粮食等。跑去仓库确实能看到一堆堆的货物放在那,但这些货物不会说话,你不知道真正归属谁。2010年上海钢贸信贷违约爆发,仓库的一堆钢材被押给了三家银行,套了3笔铅。然后借款人的弟弟又用同一批钢材套了另外两家银行的钱。五家银行的人为了争一堆钢差点没打起来,最后仓库老板制止了他们——这厮从我这边借了200多万,这批螺纹是我的……

 

不可知+不可查,最后就是不可兑付。

 

共性2-先前过度销售的恶果,在今日造成加倍打击


背后原因:业务模式先天缺陷+后天瓶颈,从公司到理财师短视化

 

5月天气不错,随着疫情防御级别的下降,户外活动变得频繁,这也让遭遇兑付问题的投资人能够更加方便地组团走上大街。

 

类似的情况这两年已经屡见不鲜了,大部分的愤怒来源于前后反差过大。比如在2年前卖产品的时候,把项目使劲往天上夸。但实际情况并没有那么好,再加上这两年经济的拐点,以及新冠疫情,真实状况就暴露出来了。

 

这当中必定存在各种不实宣传和过度营销,并且不是个体现象,而是行业的整体现象,只不过程度有所不同。

 

为什么呢?

 

因为你不说保本保息,不说没有风险,客户就会跑开,他会跑到跟他这么说的理财师那边去买产品。

 

你不骗他,他就不理你——新鲜吧?

 

因此,在出问题后,所有人的口号都是出奇的一致:还钱(还我血汗钱)!

 

这句口号背后的潜台词是:因为你(理财师or财富公司)骗了我的钱,所以你必须把从我这里骗走的钱还给我。

 

这跟情侣分手,男生要女生把两人在一起花掉的钱还回来的情绪是一样的:当时有多爱你,分手时就有多恨你。

 

共性2是不可逆的,过往销售的时候话已经放出去了,出了事情再收回来是不可能的。投资人手里有营销材料、有录音、有视频,理财师一点招架的办法都没有——理亏。客户的怒火怎么平息呢?没辙了,要不带着去闹公司吧,至少表明下自己的站队和立场。(具体原因看这篇:为什么爆雷之后,理财师总喜欢带着客户去闹公司?)这样一来公司就毛了,觉得给你们发这么高的工资,居然出事了倒打一耙,良心大大滴坏。

 

对立情绪就是这么产生的!

 

对立演变成愤怒,愤怒吞噬掉仅存的理智,当所有人都变得非理性的时候,便是崩塌的开始。

 

共性3-破刚兑去非标、新旧交替拐点阶段的不适应


本质原因:高成本募资+低能力投资 —>踩雷多 + 获利少


过往认知被颠覆+既定模式不管用+突发风险应对弱

 

加杠杆阶段是顺风局,投什么都不会太糟糕。即便失败,还可以依靠借新还旧兑付本息,树立起“安全”的形象。

 

2017年开始去杠杆,顺风变逆风,原形就露出来了。但是募集资金成本更高了,因为爆雷多了,市场信心丢了,募集资金更难了。这样激励就更多了,花样也更多了,成本也就更高了。

 

这就叫高成本募资,低能力投资。

 

资金弄进来之后干了些啥呢?

 

所谓投资无非这几种:第一,干些影子银行的勾当,银行信托不愿意做的单子,自己接过来做,还可以收高利息。表现出来的资产的堆积,比如商业楼盘的并购,旅游地产的开发,看上去规模很大,动辄几百亿的资产,但是肥大不等于强大,项目到了退出的时候问题来了。

 

什么问题呢?

 

估值过高、泡沫过大、流动性差。

 

说白了,资产增值是账面上的,卖出去变成现金才是真正赚钱。但是卖不出去了,因为现在商业地产、大宗交易(楼盘)并不好做。遇到点问题,买方可能乱杀价。不趁你病要你命,实在对不起那些蓝底白字。

 

投资人遭遇的就是这个问题,看基金净值,表现很好!到期了,没钱!

 

咴儿咴儿咴嘶儿~

 

第二种所谓的投资是联合别的机构去拿些大白马股权或者大白马证券基金。除非铁了心要转型二级市场基金,否则这个主要是丰富下产品线,看上去多元化而已。如果理财师只买二级、保险,老板心里其实是不待见的。

 

第三种是自己主动管理去投二级,传统三方财富公司不具备这个基因,干这个基本上是做大死。前几年有尝试的,碰一鼻子灰,后来就只搞大白马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除了影子银行业务能挣点钱,其他两个得看命。没有大资管新规,这个势头或许还能继续个几年,但现在清理非标趋势明显。募集难,退出难,回款难——风险就被挤出来了。

 

这是外因,内因是路径依赖。

 

能开财富公司的老板,都是不甘于人下的。如果公司开得早,还赚到了一两桶金,自我感觉就更加好了。所以当行业出现变化,趋势发生转变的时候,总觉得过去的方法还能行得通。

 

带着这种想法的,多半已经在里面了。

 

剩下是感觉到不妙,也希望转变和转型的。

 

可是,习惯了。很多时候潜移默化,不知不觉地会把自己局限在既定的框架中。再遇到些极端的事件,昏招迭出,葬送了自己和一票员工的前途。

 

行业拐点阶段的不适应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不仅是老板、所有高管、理财师、投资人都会有不适应。接下来比拼的,就是谁先缓过来。


作者:Hanson 老 师
来源:Hanson 老 师

责任编辑:yuz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