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信托新规带来的五大挑战

时间:2020/05/27 10:41:10用益信托网

与《资管新规》发布以来的金融强监管一脉相承,《暂行办法》也是意在加大对资金信托产品的监管,并且有针对性的从信托“非标债权资产投资比例”“非标债权集中度”等层面进行“精准监管”,意图解决资金信托中存在的监管套利、尽调不当、违规嵌套、规则不一等问题,并且要引导资金信托回归私募本源,发展其直接融资特点,促进其与其他金融产品的有序竞争。


关键词:资金信托;非标;关联方;通道


对资金信托的定义


《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暂行办法》”)第2条第2、3款对资金信托、资金信托业务进行了明确的定义。


其中,第3款规定信托公司接受“投资者以其合法所有的资金”设立的信托才是资金信托。但需要指出的是,《<暂行办法>答记者问》第4点明确“对于以非现金财产设立财产权信托,若其通过受益权转让等方式向投资者募集资金,也属于资金信托”。


此一补充,也是直接堵住了通过相关收益权、受益权转让绕开《暂行办法》监管的企图。


1、禁止通道与监管套利


有关监管套利,这是从《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资管新规》”)即明确禁止的,《暂行办法》第3条第3款也是再次明确了去通道。


并且,如果委托人“隐瞒信托目的或者信托目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损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信托公司“不得为其设立信托”。


也就是说,法院有可能依据这一条规定,确认某一信托合同无效,进而可能出现不当得利、资金返还并承担相关违约责任和资金成本的问题。


所以,在目前的金融监管环境下,通道业务存在的价值已经不大。与微薄的管理费相比,一旦产品出现问题,信托公司不但没办法援引其为通道提供方或者事务管理方而免除任何责任,而且可能会因为未尽到“谨慎、有效管理”的义务而承担额外的违约赔偿责任。


如果信托公司想被认定为主动管理,那么至少需要达到三个标准,即自主募集资金、自主尽调、自主管理及承担风险。自主募集资金方面,无论是委托人拿着项目找到信托公司还是信托公司拿着项目找委托人,在文件层面很难判断,但是应当尽量避免出现由委托人进行信托资金募集的情况。


自主尽调方面,也是本次《暂行办法》强调的一点,信托公司对于被投资方的了解、项目是否合规、如何设置风控措施全然基于尽职调查,如果信托公司没有进行全方位的自主尽调,不可能称得上自主管理、履行了谨慎、有效管理的义务。


自主管理及承担风险方面,要达到自主管理的标准,则不能再有以往通道业务中长期存在的由资方作为投资顾问来对项目进行日常的管理、资金的监管;风险承担方面,由于通道不被认可,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需要承担相应的信托义务,如果出现风险,承担风险则不在话下。


2、破除刚兑与“谨慎、有效管理”义务


遵循《资管新规》的规定,《暂行办法》第3条明确有关破刚兑的规定,并且强调了信托公司“诚实、守信、谨慎、有效管理”的义务。


与《资管新规》以及《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保险资产管理产品管理暂行办法》中的“诚实守信、勤勉尽职”表述不尽相同,信托公司更需要承担“谨慎、有效管理”的义务。可见信托公司相比于银行理财子公司、保险资管公司需要承担更重的义务,也有可能因为未履行相应义务而需要对产品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有关“谨慎、有效管理”的上位法出处来自于《信托法》第25条,但是该法并未对“谨慎、有效管理”进行定义。谨慎和有效这两个词汇本身的含义分别是周到严谨、小心慎重和可见成效。


前文有关主动管理的论述,自主尽调、自主管理肯定属于该等义务的必要内容。《暂行办法》中也是多处体现了对信托公司“谨慎”和“有效”的要求,如其中规定在信托公司做出一定投资决策时,应当事先取得投资人的书面同意(第12条第1项、第13条第3项、第15条)。相比之下,银行理财子公司、保险资管机构则没有如此严格的要求。


《暂行办法》还开辟了一条“中间监管道路”,即对中等投资者和嵌套结构产品在一定情况下需要额外的比例限制。其第12条第3项规定,如果单个合格投资者投资未超过1000万元或该投资者本身是一个资产管理产品,则该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的某公司股票的市值不得超过信托计划净资产的25%,也就是该等资金信托必须投资4只以上的股票。结构化资金信托前述单只股票投资比例限制更是要在20%以下。


此一规定,严格限制了中小投资者和嵌套的资金信托过度集中投资于单只股票,避免因为单只股票股价的变动而影响产品的收益和风险。相对于银行理财产品不得持有超过某公司流通股票市值15%的规定要谨慎很多,因为该15%在大多数情况下已经远远超出了单个资金信托产品的金额。该条第4款另外还规定,同一信托公司的资金信托产品不得持有某上市公司30%以上的流通股,也是堵上了“化整为零”的规避行为,从整体上限制了资金信托在股票市场的投资行为。


因为股票市场的风险与信托“谨慎、有效管理”的初衷还是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冲突,并且也是希望能引导金融产品进行更多的实体经济投资而非二级市场的投机。


3、资金信托的私募属性与禁止违规嵌套


《暂行办法》第8条第1、2款明确资金信托同样是私募产品,投资者人数不可超过200人,且必须按照《资管新规》中规定的合规投资者标准来确定投资者。作为合格投资者的其他资产管理产品,其投资者人数并不会被穿透合计计算在信托计划的人数中,但是该条第3款还是规定信托公司应该对该等投资者和资金有明确的识别。


而且,虽然投资者的人数不会被合计计算,如果有两层嵌套结构,则需要进行底层资产的识别,并且需要合并第一层与第二层所投资的相关同一或者同类的资产比例。在业务操作中,对最终投资者及资金的识别、对底层融资人和资产的识别,必将是一项重要的合规点。


4、限制非标投资的规模


《暂行办法》第12条第6项可谓是一记重拳,对资金信托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非标资产”)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首先,其要求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投资于“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资产不得超过该信托公司净资产的30%。也就是说,信托公司净资产如果是100亿元,其能投资于“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资产的产品则不能超过30亿元。考虑到相关“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体量,30亿元可能也就是一个项目公司的一个项目的量。


其次,该项第2句明确规定信托公司提供贷款或投资非标资产合计金额不得超过集合资金信托实收金额的50%。此一比例限制,虽然相较于银行理财、券商资管等35%的非标占比看起来更加宽松。可是,从不同产品的投向来看,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多数是投资于标准化产品,其本身并未过度依赖非标资产投资。反观信托投资,却大量集中在非标资产领域。所以,非标投资总量被严格控制,对“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资产投资亦被限制,无疑是在逼迫信托公司尽量向标准化产品、权益类投资倾斜。但是,标准化产品的利润低、权益类投资难度大,未来信托公司将需要与其他金融机构进行更多的正面竞争,对信托公司的管理及业务能力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既然对非标资产进行了严格的限制,那非标资产的准确含义需要进行明确。2019年10月,人民银行发布《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认定规则》”),在重述了标准化债权资产“等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这5点要素条件外,还对要素条件进行了进一步的详细规定。可以概括总结为以下四点:


(1)原来认为是标准化债权的仍然是标准的,比如各种债券、存单等具有共识的几种资产;


(2)当下的“非非标”直接被认定为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即银登中心、北金所、保交所、中证报价系统、理财直融等相关产品;


(3)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可以向人民银行单独申请将某产品认为标准化债权资产;


(4)新的“非非标”浮现,即存款(包括大额存单),以及债券逆回购、同业拆借等形成的资产。参照《认定规则》,标准化及非标准化债权资产已经较为明确。目前2020年已经过去近一半,《资管新规》的过渡期只剩下半年的时间。虽然存量未到期产品可以继续运作,但是目前信托公司再要发行新的产品则需要严格遵循《资管新规》所确定的大政方针及《暂行办法》的具体规定来运作。


此外,为了规避“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比例限制,未来可能会出现多个信托公司互相配合对该等主体进行融资服务。因为,如果仅有一家信托公司,则会极大程度占用相应的额度。信托公司之间将会需要更多的互相合作,类似于银团贷款。但是,不同信托公司因为投资策略、风控要求的不同,合作的余地有多大将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前述规定不可谓不严格,但其仅是针对“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单一信托计划并未在此中受限,信托公司通过多个单一信托进行投资的路子似乎还是可行的。但是,单一信托未免容易落入通道业务之中且单一信托数量未来也有可能受限,具体操作方式未来仍需考量。


5、融资人与信托公司的关联方


《暂行办法》中多处涉及“关联方”,包括前文中的“融资人及其关联方”以及“信托公司及其关联方”,均与一定的投资限制和投资比例有关。


关于“关联方”的范围,《暂行办法》第13条第1项中规定“信托公司的关联方”为“主要股东和主要股东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关联方、一致行动人、最终受益人”,但是这个范围里又包含了“关联方”这个概念,已经构成了一种循环定义,到头来还是没法弄清楚关联方到底包含哪些主体。


总结《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企业会计准则第36号—关联方披露》的规定,关联方至少应当包括以下主体:


(1)母公司及实际控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

(2)归属于同一控制的兄弟企业;

(3)持股5%以上的自然人股东及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

(4)本企业或母公司的关键管理人员及与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

(5)持股5%以上股东、关键管理人员或与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控制、共同控制或施加重大影响的其他企业。


按此规定再结合一致行动人、最终受益人,《暂行办法》中的“关联方”范围不可谓不大。只要交易对象是此范围内的关联方,涉及融资人的相关投资比例就需要和并计算,涉及到信托公司关联方的还需要履行额外的“谨慎、有效”与披露义务,相关投资比例限制则更为严格。


作者:徐 宇 舟, 崔 云
来源:原 本 法 律 视 界

责任编辑:yuz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