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规后的信托,追本而求生

时间:2020/05/28 08:49:24用益信托网

在很多人几乎忘记了资管新规还差信托资管细则尚未补充的时候,《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5月8日,又是一个周五下午,银保监像一个慈爱的班主任,从不放过从业者的周末,是时候挑灯夜读了。


办法共5章30条。有看到放开正回购欣喜的证券投资信托经理,也有看到限定到200人关灯吃面的财富销售,亦有看到50%非标额度,赶紧看看自家融资结构的房企大佬。不得不说,我在去年《站在中国金融的十字路口》中对信贷模式的担忧,正在越来越清晰的呈现出来。“信托转型”的口号喊了最少5年了,但敢于真迈步子的少之又少,那么作为习惯了信托固收产品的投资人,应该琢磨点啥?毕竟,信托可管了市场17.9万亿的真金白银。


首先,是否因为监管而不安全了?


从投资者保护的角度,监管的目的,是为了避免危机,而非制造危机。之所以在当下的经济压力如此显著的时刻,仍然坚定不移的推出极为严厉的信托新规,是为了加速消化处理信托长期以来积累的问题,并纠正过往的发展模式。


最典型的就是处理资金池和类资金池运作的信托,这个从资管新规开始的老问题,又一次被清晰的写进《资金信托的管理办法》里。不要怀疑监管的决心,也不要低估监管的智商,过程再痛苦,都是通往可持续发展的必经之路。


第十七条 信托公司应当做到每只资金信托单独设立、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单独清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将本公司管理的不同资金信托产品的信托财产进行交易。


当然,监管眼里的更安全,是个长期的、持续的视角,并非当下,毕竟壮士断腕,哪儿有不流血的道理。对投资人而言,这个过程,对待资金池属性的产品(旗号不同,本质一致,在信托行业中广泛存在),显然需要格外谨慎。


其次,对普通投资人最大的影响是啥?


第八条 资金信托面向合格投资者以非公开方式募集,投资者人数不得超过二百人。每个合格投资者的投资起点金额应当符合《指导意见》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拆分信托份额或者转让份额受益权等方式,变相突破合格投资者标准或者人数限制。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另有规定的除外。(每个集合信托,甭管多大规模,就限200人,你20亿的规模,就意味着人均1000万)


第十二条(六)信托公司管理的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于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合计金额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百分之三十。信托公司管理的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向他人提供贷款或者投资于其他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合计金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合计实收信托的百分之五十。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另有规定的除外。

(今天有18万亿的资金信托,明天就被腰斩到9万亿,再剔除掉通道,可能就剩5-6万亿,也就是说每3个存量客户里,未来就只剩一个了)


以上两条,一端控需求,一端控供给,是最核心的新规。其影响可以分为表面和实质两个层面。


先看表面影响:信托不是你想,想买就能买……


集合信托从原先的不限制300万以上投资者人数,降为无论高低,最多200人。这就导致被压缩的有限的产品规模,极容易被大客户挤占,秒光的现象会比今天更常见。尤其是100万-300万的“小号”客户,只会难上加难。


此时,大的融资交易对手因为信托公司净资产的限制,不得不多跟几家合作;信托公司又因为,50%非标规模的限制,难以满足大客户的需要;


比今天更火爆的信托抢购场面,是好是坏呢?


咱们再看看实质影响:被挤出去的需求,被严控的供给,预示了非标的没落和信托的回归。


若要理解实质,得站在信托公司的视角来看。过去十年,信托公司的大发展依赖于银行的信贷让渡和监管的灰色套利,非标准化债券就是承接此二者的最佳选项。如今的新规是否让红利发生了根本改变?


其实无论是围绕净资产做出的集中度和杠杆做出的限制,还是总资金信托规模的穿透合并计算以及非标占比限制,都是对信托的净资本提出了本该存在的高要求,这也是信贷让渡(做大表外杠杆)的关键点。


至于监管套利,本质是态度。监管的加码从2013年的银监8号文就开始了,逐步加码,大家却总能发现空子可钻?监管不是不知道,只是环境所需而已。如今,疫情冲击猛烈,但3月至今,先是压降融资类信托一万亿,再是新规加码腰斩资金信托。


态度说明一切,形式就是内容。剩下的过渡期,只是信托转型的节奏问题,态度是不可逆的,挑战更是不可为的。


至于信托行业的分化,反而会因为需求供给的双向限制而走弱。双管齐下,无论是融资人,还是投资人,开始从被动从头部信托公司身上溢出,中小信托又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有钱的信托会大力发展标品(证券投资类信托),没钱的跟公募基金多多合作,但既然都没有标品的基因,也缺失了躺赚的利差,想给客户挣来“固定收益”,只能说:欢迎来到Hard模式。


从融资人来说,一家信托的融资既然喂不饱,那就各家都去借点碎银子,更要提高标公募市场标品的融资占比;非标的退潮中,68个兄弟反而手拉手,心连心,说不定会形成合纵连横的抱团服务。


从客户的角度来说,会面临更多中小体量做交易对手的产品;可能会被迫选择更多信托公司去对比;可能会被动提高自己对单个融资人的集中度;会有标与非标的资产组合;如何把控潜在风险的变化,是每个客户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但是,被监管逐渐修正后的非标产品,会成为稀缺的投资机会,服务更高净值的客户,会衍生出更多非标和标品的组合,也会融入交易策略的思想,也算是一种进化。


从行业的角度来说,信托的未来,在于回归本源,以真正的家族信托(可资金,也可财产权)为代表,法律搭台,资管唱戏,花大力气研究大类资产配置,验证和组合交易策略。服务是根,管理费是本,创利嘉奖,回撤有度,这是一条异常艰难的康庄之路,任重而道远。


作者:默 默 观 察
来源:默 默 观 察

责任编辑:yuz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