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投非标违约风险高,如何实现风险预警?

时间:2020/06/02 08:45:12用益信托网

 城投非标融资潜藏较高违约风险


非标融资作为城投企业的重要融资途径,为城投企业带来融资便利的同时,城投非标融资也潜藏着许多风险。城投非标融资指城投企业通过信托产品、私募产品、券商资管计划等非标准债权资产进行的融资。相比于标准债权资产其融资形式灵活,一定程度上为城投企业弥补了资金缺口,但其透明度低、流动性差等特点也意味着城投非标融资存在信息不对称,容易导致信用风险,而信用风险的背后潜藏着较高的违约风险。


● 贵州省和云南省累计非标违约规模总和超全国违约规模一半


据统计,截止2020年5月27日,最近一年全国累计城投非标违约已达218.97亿元,其中违约规模最高的省份为贵州省,累计非标违约规模为96.62亿元,其次是云南省,累计非标违约规模为23.46亿元。这两省的累计非标违约规模总和达120.08亿元,占全国累计非标违约规模的54.84%。


根据城投非标数据统计,全国城投平台最多的省份是江苏省,有738家,同时江苏省也是全国信托存续规模最高的省份,达1863.69亿元。但江苏省的非标违约规模却远低于贵州省、云南省,仅有0.96亿元。这和江苏省地方政府的财政实力雄厚、偿债能力强密不可分。


2019年5月至今,全国共有15个省份发生城投非标违约事件。2020年以来,贵州省、云南省、四川省、甘肃省均有曝出城投非标违约,累计非标违约规模为45.71亿元。数据显示,目前城投非标违约类型主要集中在信托计划。从2019年至今,纳入统计的违约事件中,违约类型为信托计划占比为53.94%。


● 遵义市非标违约居省内首位


分析了全国各省的非标违约情况后,进一步聚焦至地级市。贵州省的非标违约规模占全国的44.12%,其中,贵州累计非标违约规模最高的为遵义市。截止2019年5月27日,该市累计非标违约规模为29.44亿元。其次是黔南州。达21.41亿元。遵义市和黔南州的违约规模占贵州省的52.63%。此外,黔西州的城投违约也超过10.00亿元,达14.00亿元。


贵州省累计非标违约规模和信托存续规模的前五名的城市中,均未出现贵阳市,可看出,贵州省非省会级城市对非标融资的依赖程度比省会级城市更高。而非省会级城市的地方政府偿债能力相比省会级城市更弱,这也导致了非省会级城市的城投平台的违约风险更高。


● 遵义市多家城投企业面临融资困难


城投违约主体方面,统计显示,贵州省遵义市的城投非标违约主要来自五家城投主体。其中,发生城投非标违约规模最高的城投企业为遵义市汇川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该城投主体的违约规模达9.50亿元.。其次是遵义市新区建投集团有限公司,违约规模为5.67亿元。


据统计,遵义市汇川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从2019年5月至今,共发生三起违约事件。其中一次发生在2019年7月,违约事件类型是信托计划,因融资方资金紧张而未能兑付。另外两次违约发生在今年3月,违约事件类型均为私募基金,因平台融资渠道受限,且债务偿付集中,未能兑付。无独有偶,上述五家城投企业均因出现资金紧张而延期支付或未能兑付。可看出,当城投企业发生融资困境时,如果为其担保的地方政府的经济实力不够雄厚,偿债能力不够强,发生非标违约事件的风险极高。而发生违约事件后,将进一步对该城投企业融资产生负面影响。


城投企业在当前产业转型、金融行业去杠杆的背景下,很可能面临外部支持减弱、融资渠道受限导致再融资困难的境地,此时企业财务困难,而相关政府偿债能力不强则导致发生非标违约的风险大增。所以城投非标违约风险不仅和当地政府的债务规模相关,更和当地政府的偿债能力紧密相连。而某一城投企业或某地区高频发生非标违约事件后,进一步的会对该企业、该地区造成融资的负面影响。


对于投资方而言,投资非标产品既需要关注当地政府的经济、财政、债务水平,也需要关注地区的总体非标违约情况,同时需要及时掌握城投企业的最新舆情资讯,了解市场动态,才能实现风险预警。


作者:普 益 君
来源:普 益 标 准

责任编辑:yuz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